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盲狙北京卷】纽带

原题是说纽带,想看说纽带点这里



 

 

“啊……手机没电了。”

“我的还有电,要用么?”

“您的也没多少了,留着需要的时候用吧。”

“好。”

“……”

“……”

“您睡着了吗?”

“……这种情况下,谁能睡得着?”

“不知道是不是整栋楼都停电了,也没人出来看看。”

“这么晚,估计都睡了。”

“我们不会要困到明天早上吧?”

“说不定。”

“……”

“怎么了,你怕黑?”

“不是,就是突然……不知道做什么了。”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我盯着外面的情况。”

“刚才您还说没人能睡得着。”

“……”

“您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公司有点事情,你呢?”

“有应酬。”

“……”

“……”

“……”

“没想到您也住在这儿。”

“我也没想到你住在这儿,刚搬过来的?”

“嗯!上个月调过来的,一个人住。”

“哦。”

“您呢?”

“两个人。”

“……”

“……”

“……还是一点信号都没有吗?”

“没有。”

“可惜了,不然您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解决了。”

“嗯。”

“师……师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

“也没听谁说起过…我不会是头一个知道的吧……嘿……这个八卦他们肯定都特感兴趣——”

“明台。”

“——您不知道吧,当初我们还开过赌局呢哈哈……现在回想起来也挺无聊——”

“我收养了一个孩子。”

“……呃?”

“我收养了一个孩子,男孩儿,今年五岁了。”

“……”

“回来晚的时候,请的阿姨会先哄他睡。”

“……有点吃惊。”

“嗯?”

“不,我不是说……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亲戚的孩子,父母双亡,我就接过来养了。”

“……”

“你想说什么?”

“想说客套话,比如您一定是个好父亲什么的,可又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说挺没劲的。”

“……”

“其实……”

“……”

“其实……哎?我的手机去哪里了?啊不用,不用您给我照亮,省着点电吧。我自己四处找找就好。”

“明台,这是我的手。”

“啊……哦……您手上这是创口贴?”

“昨天被纸划了一下。”

“您手怎么这么凉……嘿……难道您也在害怕吗?”

“天生的,体寒。”

“唉,您过去都没——呃,抱歉,我不是……”

“没什么。”

“……”

“……”

“其实今天之前我就知道您住在这里了。”

“……”

“上上周我回家的时候看见您了,您一个人,但我没能跟您打招呼,抱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你不想跟我打招呼,很正常。”

“不是不想。”

“……”

“这么多年……我以为已经过去了,我可以坦然面对了。可是真看到您的时候,我发现还没过去。”

“……”

“我不想造成您的困扰,我只是……很害怕。”

“你害怕什么?”

“您当初辞职离开学校,是我的错吗?”

“不是。”

“真的和我无关吗?”

“与你无关。”

“……”

“你害怕的就是这个?”

“……”

“明台?”

“……”

“明台,你怎么了?”

“……这下您的手机也没电了,我们只能等着外面有人经过了。”

“如果你害怕的话——”

“您不用这样,老师……您总是这样。”

“……”

“……对不起,我不是想……我只是……”

“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吗?”

“都过去了。”

“我不这么觉得。”

“……”

“我真的不这么觉得。每次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您的时候,您都会出现在我眼前,大一的时候,毕业的时候,三年前,还有现在。我觉得我跟您之间就像有一条无形的纽带——您在笑对不对?我知道您肯定在笑,您对这种说法一向嗤之以鼻。”

“我没有。”

“……”

“我没有,明台。但你已经有了你现在的生活,我也有我的。人要向前看。”

“如果我们出不去了,您也要这么说吗?”

“不会出不去的。”

“谁知道电力恢复的那一秒会发生什么,如果电梯急坠呢?”

“明台,别慌,电梯如果真的——”

“老师!”

“……”

“我不怕死。”

“……”

“……”

“你右眼上的那块儿疤……是怎么回事?”

“……”

“……”

“巴塔克兰音乐厅……出事的时候我在那里。”

“……巴黎?”

“嗯。”

“……”

“……”

“……”

“……出去以后我们去吃夜宵吧!我知道周围有一家卖馄饨的,做的很好吃!”

“这么晚,早关门了吧。”

“没事儿,我跟老板关系好,他就住在店铺的二楼。我去敲门!把他敲醒!”

“嘿……”

“您现在不喜欢吃馄饨了吗?”

“喜欢。”

“那就说好了,等我们出去之后!”

“嗯,等我们出去之后。”

 

END


10 Jun 2017
 
评论(17)
 
热度(5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