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番外(1)

明台头一次说“我要结婚了”的时候,饭桌上没人当真。

“结婚?”明镜笑着给弟弟又盛了些粥,“你哪里来的结婚对象呀?”

“王天风。”明台说,“你们都记得吧?”

他边喝粥边看向在场的其他人,久违地看到了全家人一起瞪着自己的盛景。

“本科教过我的老师,后来是我的房东兼室友。”青年好心补充道。

“我当然知道他是谁!”最先回过神的是明楼,“为什么!”

明台被这个问题逗笑了。

“为什么啊……”他煞有介事地想了想,“省钱?”

“你们看啊,我在他那里租房子,每个月的房租也不低,跟他结婚之后不就——”

“明台,”明诚打断了青年的话,“你看看大姐。”

明台转头看向脸色发白的明镜,立刻敛了笑。

“大姐,”他肃然道,“我是认真的,我要跟老师结婚了。”

不是“要结婚”而是“要结婚了”。

这是通知,不是征求意见。

明镜抿紧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结婚?你知道结婚到底是什么吗?”明楼怒极反笑。

“这个问题嘛……”明台垂下眼睛,言语却没有半点退让,“我觉得咱家恐怕没人能回答吧……”

“明台!”

“财产公证和婚前协议的事你们感兴趣可以去问袁律师,他全程在场。”

明诚扬了扬眉毛:“准备还挺充足。”

“深思熟虑的决定。”明台勾起嘴角。

“深思熟虑个——”明楼费劲巴力才忍住最后一个字,“这些年瞒得够好啊!你是不是住进他家的时候就已经……不当演员你真是可惜了!”

“谢谢大哥夸奖,老师也这么说过。”明台笑得气人极了,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明楼,随时准备逃跑,“不过没那么久,我们是去年10月才正式在一起的。”

明楼果然拍案而起。

“阿诚!”他喝道。

明诚跟明台同时起身,场面一触即发。

明镜的一声啜泣让三个弟弟都停了下来。

“大姐!”

“大姐……”

明楼和明台赶快凑过去,明诚则贴心地抽了几张餐巾纸递给姐姐。

“明台……”明镜的眼里只有自己最小的弟弟,“为什么啊……”

同样的问题。这次明台没有选择插科打诨。

“大姐,我爱他。”青年低声道,“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变过。”

明镜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是我的错吗……”她紧紧抓住明台的手,“是我的错吧……”

大姐的反应让青年有点慌,他下意识地看向明楼。他的大哥与二哥对视一眼,前后开了口。

“大姐,”明楼放柔声音,“这怎么会是您的错呢。”

“是啊大姐,”明诚接话道,“我们先听明台接着说吧?”

明镜摆了摆手,闭上眼稳定了下情绪。

“是我的错吧。”她的声音里还有细微的颤抖,“是我害你失去母亲,不能像个普普通通的孩子那样长大。我……我没有结过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是我对你不够好……是我对你不够好才弄得你——”

明台一把抱住明镜。

“不是这样的,大姐,不是这样的。”他坚定地说,“家里最疼我的就是您了,您对我的好我全都记得。没有您我成不了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我特别感激您,真的。”

“明台啊……姐姐这样不是因为……我不是觉得同性恋是什么不堪的事情。”明镜又担忧又难过,“只是……一想到以后你可能面对的事情,我就……”

她说着又哽咽起来。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包容和理解,姐姐……姐姐保护不了你,没有办法为你做什么……”

“支持我。”明台松开手,认真地看着明镜,“只要大姐支持我,我就什么都不怕。”

“真的……非他不可吗?”明镜满怀期待地问,“你过去不也喜欢过其他女孩子吗?要不姐姐再帮你介绍几个?你再考虑考虑?”

明台的笑容充满歉意。

“对不起,姐姐。”他说。

明镜叹了一口气。

“如果……如果就维持现状呢……”她缓缓地说。

“嗯?”明台没听明白。

“大姐的意思是,你们就像现在这样同居交往,不是非要结婚不可。”明楼开口道,“有些事只要不说开不说透,大家都可以当作没有。”

明台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交往这件事,大姐……”明楼顿了顿,瞪了弟弟一眼,“我们算是认可了,但结婚是不是可以再考虑一下?”

“为什么?”

“你考虑过这么公开的后果吗?”明楼问,“你在明氏工作,除了家里人,没人能管你,可王天风不同。”

“他是一位教授,在大学教书。前不久H大还有人拉横幅反对同性恋。你跟他结婚的事情一旦传开,学生会怎么看他,家长会怎么看他,过去的事情会不会被人翻出来,你想过吗?”

明楼虽然生气,脑子还是清晰的。他知道明台的弱点在哪儿。

明台果然沉默了。

“仔细想想吧。”大哥乘胜追击,“别又为你自己一时的冲动让别人替你背负后果。”

“说完了?”

“说完了。”

“结婚不是我的一时冲动,是我们两个人商量之后的决定。”明台不紧不慢地说,“如果国内的环境真的恶劣到那种地步,我们会一起离开。”

“离开?”明镜睁大眼睛,“你要去哪里?”

“嗯……维也纳?”明台半开玩笑道,“我可以接手明氏在国外的那部分产业。”

“至于你们提议的秘密交往……欲盖弥彰,太可笑了。我不是在愤世嫉俗或者为了打破规则而如何如何,我没想做那种先驱,也不觉得自己能做。”

“我只是想堂堂正正地告诉所有人,王天风是我选定的、一生的伴侣,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这是我想要结婚最根本的原因。”

明台说得太过真挚,一时没人知道该回些什么。

最后还是明镜先开了口。

“你那位王老师……我虽然没有见过,”她说,“但从当年的事情我就能看出来,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对你也很好。”

“你刚搬进他家的时候,我担心过。后来什么都没发生,我以为你已经放下执念了,没想到……”明镜苦笑着摇摇头,“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明台,有件事你要时时记得,是你,把你那位老师拉上这条路的。你既然认定了,就要挺起胸膛走到底,绝不可以中途把人家扔下。”

明镜很久不曾这样严肃地和明台说过话。

“如果你敢不负责任,大姐第一个不原谅你,听懂吗?”

“是,大姐。”明台郑重道。

明镜的表情柔和下来。

“下周末,或者下下周末,让王老师来家吃顿饭吧?”她提议道。

明楼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下。

“好啊。”明台笑着说。

 


21 Jun 2017
 
评论(16)
 
热度(130)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