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番外(2)

勤政爱民


*******


“哟,小狼狗不在家?”宁海雨边换鞋边问。

“回他姐姐家过周末。”王天风接过老友手里的东西,“好好叫名字不行啊?”

“那叫什么?弟妹?还是妹夫?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

王天风哼了一声:“赶紧进屋。”

“你一个电话我就过来了!”宁海雨揉了揉手臂,“还给你拿了东西!”

“你居功至伟牺牲良多。”王天风毫无诚意,“吃点水果吧。”

宁海雨可算坐了下来,他下意识地瞟了眼茶几下面。

“找这个?”王天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放过我吧!”宁海雨立刻抗议,“你知不知道上次我有多尴尬!”

王天风笑了:“你自己手欠,怪不了别人。”

那是两个月之前的事。宁海雨的岳父岳母寄来一大箱草莓,他们夫妻俩盘算着自家肯定吃不完,决定送一些给王天风。宁海雨当天就开车去了朋友的家,没给对方留什么准备的时间。他们都熟,不需要客气来客气去,王天风去处理那些草莓,明台在厨房烧水泡茶,留宁海雨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坐着。

他就是那个时候发现了茶几下面的小盒子。那是个挺不起眼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没盖好,宁海雨不会注意它。他发誓他是出于好心才伸手去拿,也是出于人类都有的好奇心才看了里面一眼。

盒子里整整齐齐的摆着熟悉的金属包装袋和不怎么熟悉的塑料小瓶。

宁海雨刚看到的时候还挺淡定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又是这样的年纪,明台还更年轻一些,干柴烈火是人之常情。

可是为什么客厅有,餐厅有,书房有,卫生间有……连厨房都有?

宁海雨发现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找东西的高手。他总是能一眼看到那个不起眼的小盒子。

但话说回来,就算是同样的盒子,也不代表里面的东西都是同样的。

这位不信邪的朋友本着探索精神打开了一个又一个小盒子,结果都一样。

就在他忍着内心满屏的**准备打开自己发现的最后一个盒子时,一只手阻止了他。

“真让人吃惊。”王天风说,“你竟然对这个这么感兴趣。”

感兴趣?宁海雨觉得自己冤枉极了,对那种事抱有极大兴趣的人怎么排也排不上他吧。

“这里面没有可以盖戳的印章,找齐了也没有奖品换。”王天风竟然大大方方打开盒子给朋友看,“好了,满足了?回客厅吧。”

“等等等等!”宁海雨一把拉住对方,“你……你刚才一直看着我……?”

有没有个地缝可以让他钻一下?

“不是我。”王天风拍拍朋友的肩,“是明台,他告诉我的。”

“老师?”青年快得像只召唤兽,“我听见您叫我?”

“没事。”王天风淡定地把盒子递给对方,“回客厅。”

“哦。”明台若无其事地接过来,顺手放回原位。

犯了尴尬病的宁海雨觉得自己输太多,没过五分钟就仓皇而逃。

 

“正常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打开的!”宁海雨说,“现在没这么夸张了?”

“怕吓到你,都收卧室去了,要看一眼吗?”王天风故意道。

他本意是想再逗逗友人,没想到宁海雨却笑了。

“恋爱对人的影响可真大啊。”他感慨起来。

“……什么意思?”

“不是什么坏的意味,你别紧张啊。”宁海雨赶忙解释,“就是感觉你没有那么沉重了,轻松了很多。”

“是么。”

“当初你说明台交了女朋友,我担心了好几天,怕这孩子真的就那么搬走了,你又回到过去一个人的状态。倒不是说一个人生活就不好,只是总有种感觉,他离开之后,就不会有下一个了。”

“我也这么觉得。”王天风说

宁海雨微怔:“你也这么觉得?那为什么……”

“为什么不留他?”王天风低头笑了下,“我考虑过。”

“考虑过却没有做,这倒是很像你了。”宁海雨说,“从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个活得特别认真特别自我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要什么,没见你依赖过谁,也没见你需要过谁。去者不追,来者皆拒。”

“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很无情啊。”

“不是无情,”宁海雨摇头,“你只是比谁都清醒,清醒的人总是要活得沉重一点,所以我们才说难得糊涂嘛。”

“或许是这样吧。”王天风说,“但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并不是因为我不需要他。”

“那是?”

“那个时候,如果我开口的话,他肯定会留下。我的生活确实能保持原状,可是对于明台来说,真的好吗?”王天风看向柜子上照片里笑得很灿烂的青年,“那个时候的我不懂爱情,也不曾对任何人心动过,他想要的东西可能我一生都给不了。”

“明台是个很耀眼也很温柔的人,他积极乐观有冲劲,对生活对世界对周围人都充满了爱。他值得拥有一份完整的、属于他自己的爱情,而不是一直跟我纠缠不清。”

“所以当时我什么都没说。就算他真的交了女朋友,真的搬走了,我也什么都不会说。”

“我希望他可以幸福。”

“……”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有。”宁海雨说,“我只是在想那小子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他真的败给眼前这位老友了。

“现在你们都在一起了,过去的事也没关系了。”宁海雨赶在友人开口前继续道,“今天叫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对方这么一问,王天风也想起正事来。

“你头一次去书怡姐家见她父母的时候,都做过什么准备?”

宁海雨马上反应过来:“你要去他们家了?”

“嗯。”王天风说,“明台和家里说了我们要结婚的事,他姐姐请我下周去吃饭。”

“哦……确实挺重要……等等,”宁海雨忽然想起什么,“那你也要跟明楼碰面了?”

王天风冷笑一声。

“为了明台,我可以暂时把他屏蔽掉。”

“屏蔽……?”宁海雨一脸怀疑,“总觉得我更应该跟明台聊聊……”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28 Jun 2017
 
评论(19)
 
热度(90)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