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番外(3)

永远压不住的长度_(:з」∠)_




明楼的心态在王天风进家门前已经爆炸了。

明明只是吃一顿饭,明台却重视的不行,不仅亲自决定菜单,还事无巨细地询问里面会用到的材料,就差自己动手包办了。等定下来之后明楼一看,菜系都变了,基本没有家里常吃的那些——他喜欢的更是一个没有,合谁的口味不言而喻。还没娶(嫁?)呢,胳膊肘已经外拐成这样了。

明楼感到气愤。他打算找明镜说说理,虽然大姐在明台的事情上基本是不讲道理的,但他可以把自己择出来,写作感叹读作告状地说小弟还没娶媳妇就忘了姐。

谁知他刚走到客厅,就看到自己的亲姐姐被弟弟逗得喜笑颜开。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明楼问。

“这不是在商量王老师上门的事情嘛。”明镜眼里全是宠爱,“明台真是长大了,要给姐姐做饭吃了。”

“我跟老师说大姐喜欢吃这道菜,老师就教我做了。”快三十的人装起乖巧还是一把好手,“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让大姐尝尝,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得,没什么可以说的了。有这么一道菜在,剩下的菜怎么样明镜都不会在乎了。

搞定大姐等于搞定全场,这是明家的共识。

明楼瞪向明台,后者露齿而笑。

“大哥,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佯装关心。

明楼气不打一处来,可在明镜的面前还得憋着。

“我没事。”他几乎是咬着牙,“你们慢慢聊。”

现在让明诚给他安排出差还来得及吗?

但那好像他怕了王天风似的!这可不行!

“几岁啦?钢笔都要咬坏了。”明诚用一杯好茶停止了大哥破坏物品的行为。

明楼皱眉:“你胳膊肘也往外拐是不是?”

“我永远站在大哥这边。”明诚立刻表态。

“这还差不多。”

“只是,大姐都让学长上门……”

“学什么长。”明楼打断道,“你跟他根本都不是一个院的!”

“好好好,既然大姐都让王老师上门了,”明诚赶忙改口,“他跟明台的事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以后免不了诸多相处,不如趁这次放下过去的恩怨?”

“我向来是讲道理,想要好好相处的。是他一直胡搅蛮缠,从大学那会儿就是,他撒泼的样子你没见过吗?”明楼愤愤道。

“是,”明诚尽量顺着对方的情绪,“大哥从来都是成熟理智的,可谁让咱家小少爷那么早就把心都给出去了,这些年就没变过。”

他清楚明楼的性子。

果然,一提过去的事情,明楼就冷静下来了。

“当初的事到底是咱们欠了王天风个人情。”他说,“我会控制自己,不跟他吵的。”

“嗯。”明诚点点头,心里却没怎么当回事。

不吵是不可能的,不动手就好了。

 

明.预言家.诚的判断在王天风到达明家一个半小时之后就获得了验证。

明台把做的菜炖上了便过来陪着聊天。明镜因为公事去别的屋接电话,客厅里就剩下四个人大眼瞪小眼。青年抓了把茶几上的开心果,边掰边吃,还顺手投喂他的老师。他俩在家里经常这么干,没觉得哪里不对,明诚却发现明楼的脸都要黑了。他赶忙打开电视缓解沉默的尴尬,还给大哥的茶杯里续了水。

就算这样,也没能在明镜回来前保持住那点平静。

起因是明楼哼笑了一声。他在用鼻子开嘲讽这件事上有着过人的天赋。

“你有什么意见吗?”王天风问。

“没什么。”明楼的每个细胞都在表达着相反的意思。

“可别憋着。”王天风说,“这岁数憋出个好歹来,还得折腾明台照顾你。”

“我这个岁数,还不至于吃个东西都得让人喂。”

“羡慕就直说。”王天风慢悠悠地剥了个橘子,喂了明台一瓣,自己又吃了一瓣,“可惜啊,你就是想这样也没人陪。”

明台看向明诚,明诚淡定地喝了口水。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明楼像是在教育公司新来的实习生,“‘秀恩爱,分得快’。”

“瞧瞧,恼羞成怒到连自己弟弟都咒啊。”

“我盼着他早点清醒过来。”

“大哥!”明台忍不住插嘴。

“求不得是人生八苦之一,你从小又是那么个性子,有执念很正常。”明楼慢条斯理地说,“现在不一样了,时间久了,会慢慢放下的。”

明台变了脸色:“大哥,我觉得我说得够清楚了。”

王天风安抚地拍拍青年的手。

“现在成情感专家啦?不容易不容易。当年但凡懂点儿,也不至于让自己弟弟天天往我宿舍跑,是不是啊,阿诚?”

“学长,”明诚突然被点名,赶紧把自己往外撇,“我可是——”

他话都没说完,明楼就拍案而起。

“王天风!有意见就冲我来!阿诚没拐成你就拐明台是吧!”

“大哥!”明诚赶快拉住明楼,哭笑不得,“大哥!过去的事儿不早就说清楚了嘛,学…王老师没拐过我,我也没被任何人拐过!”

“过去……”明台看向他的老师,“什么事儿啊?”

王天风沉浸在明楼炸毛的胜利中:“待会儿告诉你。”

“当初的明诚,现在的明台都是乐意去我那儿,乐意跟我走。”他又道,“管天管地还管得了人家乐意啊。”

“谁当初信誓旦旦跟我说不爱明台,不会爱上他的!”明楼指着王天风的脸,气得声音发颤,“转脸儿就让明台住进去!”

“你这脸一转转三年啊,真够大的。”

“可见你说话如同放屁!”

“你再说一遍?!”

“阿诚哥阿诚哥,” 明台始终停在上一个话题里,“老师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祖宗,待会儿再说行不行?”明诚在明楼要把遥控器扔出去前抓住了对方的手,“大哥!大姐要回来了!!”

“你别拦着他!你让他动手!”王天风毫不示弱地说,“就他那四体不勤的样子!没两下就得喘!”

“王天风你混蛋——”

“都疯了?!”一声怒吼从门口传来,客厅瞬间安静,是明镜回来了。

王天风率先坐下,继续跟明台分吃那个橘子。明诚也拽着明楼坐下,后者几乎喝完了一整杯水。

“我才走多一会儿啊!”明镜柳眉倒竖,“想干什么?嫌不嫌丢人!”

她不好冲着客人说,便把气都撒在亲弟弟身上。

“没事儿,姐。”明台开口道,“老师跟大哥叙叙旧而已。”

他说得轻巧极了,弄得剩下的人直看他。

“嗯,对。”明诚赶紧把话头接过来,“饭应该做的差不多了,大姐,我们吃饭吧!”

 






15 Jul 2017
 
评论(19)
 
热度(9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