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番外(END)

这顿饭吃的还算和平。明镜威严满满,震慑全场,把所有干架的苗头都掐死在萌芽状态。明台专心致志地给老师夹菜和吃老师夹的菜,恩爱的样子让大姐很满意。

吃完饭以后,明镜请王天风去了自己的书房,明楼也跟了过去。明台和明诚则去厨房帮阿香洗碗筷。

“阿诚哥,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刚才你们在吵的到底是什么事?”明台问道。

明诚还没回答,就听书房门响,明楼满脸不悦地走出来,瞪了厨房的明台一眼,在客厅的沙发坐下了。

“你等我一会儿。”

明诚说完,也去了客厅,过了好几分钟才回来。

“怎么?大姐把大哥轰出来了?”明台脸上写着“八卦”俩字。

“只是大姐想跟王老师单独谈谈而已。”明诚四平八稳地说,“好好洗你的碗。”

“我好好洗碗,阿诚哥也好好给我讲讲当年的事儿呗。”明台揪着不放。

明诚叹了口气:“好好好,我告诉你。”

这件事说起来是真不大。明诚大一的时候也加了学校的戏剧社,那时候明楼跟王天风都是大四的学生,前者是学生会主席,后者是戏剧社的台柱子,所以明诚和王天风经常能碰到。后来有一回,明诚为了竞争一个角色,私下做了很多努力,其中之一就是跑去王天风的宿舍跟学长练台词练表演。他知道学长跟大哥不对付,但王天风台词功底着实厉害,又当过导演排过剧,是极佳的人选。明诚本来不怎么抱希望的,没想到对方一口答应了,而且很认真地指导他,这让他很感激。

本来一切都是暗中进行没出什么问题,结果某一次他们的声音稍微大了些,被路人误以为是真的有什么感情纠纷,然后八卦就传了出去。况且这段时间里,明诚确实经常往王天风的宿舍跑,再加上明楼跟王天风一向针尖对麦芒,事情就越描越黑,越扯越大。

这种八卦没有澄清的可能,只能等群众丧失兴趣,这件事自然就成了明楼心里一踩就炸的雷点。

“原来还发生过这种事……”明台喃喃地说。

“是啊……你这是什么眼神?”明诚警惕地往旁边移了一步,“我跟你的王老师清清白白,只有同社团前辈后辈的关系。”

“我当然知道。”明台有些得意地笑起来,“我才是老师的初恋嘛。”

“哈?”

“洗碗洗碗。”

阿香干完手上的活儿想过来帮忙,却被明台推走让她好好休息。了结手里的工作之后,明诚从冰箱里拿出几个苹果,开始削皮。明台拿了其中的一个,在手里扔着玩儿。

“阿诚哥,”他又问道,“大哥是不是特别反对我跟老师在一起啊?”

“大哥和王老师吵架是常态,他就是不反对也会吵成那样的。”

“所以大哥其实不反对咯?”

明诚停下手里的刀:“你套我话啊?”

“我这是关心大哥。”明台赔着笑。

“大哥要是一直反对,你就真不结婚了?”

“那不可能。”明台半秒都没犹豫,“只是以后尽量不在大哥面前刺激他了呗。”

明诚笑出声:“你倒是真为他着想。”

“所以大哥真的那么反对吗?”

“你以为,那天在饭桌上,大姐怎么那么容易被说通啊?”

明台敛了笑;“什么意思?”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每次回来都乐成那个样子,只有大姐会单纯以为你因为回家而开心。”明诚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几块,“至于对象是谁,拉你公司随便一个人问问,都知道。恋爱谈得那么张扬,怎么可能瞒得了大哥。”

“……所以你们早就知道了?”

“嗯,大概过了半年左右,”明诚回忆道,“大哥就跟大姐谈过一次了。那会儿他们只是把所有可能都设想了一遍,其中包括结婚这个选项。”

“那他那天还那么生气!”

“大哥当然生气!我也生气!”明诚肃容,“咱家千般宠爱的小少爷在这个人身上花了那么长的时间,陷得那么深,掏心掏肺地……直到现在才……”

“我们只要想想你过的日子,就忍不住心疼你。”

“阿诚哥……”明台露出微笑,“其实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老师待我很好。”

明诚低下头继续收拾苹果:“那天你坚定地表示要结婚,会结婚,连婚前准备都做好了,大哥挺开心的。虽然他嘴上跟我说是因为他的死对头终于被降伏有弱点了,其实是真心为你们高兴。”

“大哥这个人啊……做什么都不愿意提前告诉别人,哪怕是对人好的事,非要直接丢个结果让人慢慢感悟。”明台小声抱怨道,“现在弄得好像我欠了他什么似的。”

“自家兄弟哪有什么欠不欠的。”明诚拍拍弟弟的肩膀,“把苹果给大哥端过去吧。”

 

“我想问您的大概就是这些。”明镜有些客气地说,“如果哪里冒犯了,请您体谅一个做姐姐的,把自己的弟弟彻底交出去之前,总是会担心很多事。”

王天风笑着摇摇头。

“明台经常跟我提起他的大姐,他总说您是天下最好的姐姐。没有您,他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优秀又可靠。”

说起弟弟,明镜的眼神立刻变得很柔和。

“我自己什么样我还是很清楚的。我对明台宠爱有余,教导不足,这点上明楼作为大哥做得比我要好。不过我们都只是帮助他成长而已,真正让明台成熟的那个人是您,”她说,“关于这点,我很感激。”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他决定跟您一起出柜,公开结婚这件事,还是让我有些……不是说我迂腐,但是这样肯定会带来很多现实问题,有些东西过去您可能也经历过,”明镜婉转地说,“只要想到你们未来会面对的那些……嗯,异样的眼光,或者更恶劣的情况,我就忍不住会担心。”

“您说的这些,我跟明台都掰开揉碎地谈过。确实,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要暂时隐瞒并不难,运气好的话,一生都不必公开。如果明台真的打算这样,我也不会反对。但我觉得他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们为什么要隐瞒?”

“您可能觉得这话说的过于叛逆或者出格,或者不够现实,但仔细想想我觉得明台说得对。隐瞒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暗藏了心虚的。这种心虚可能是因为不好,也可能是因为不合时宜。”

“现在越来越的人已经意识到同性恋是一种少数的性取向,它是不同的,但不是病态的。越来越多的国家也立法认同了同性恋婚姻。所以我想不应该是我们隐藏自己,以此来换取旁人正常的眼光,而是他们应该去正视这个事实。”

“况且我们两个各自奋斗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么?如果连爱这么重要的事都要隐瞒都要心虚,几十年的奋斗岂不是都没有意义了。”

“真不愧是明台的老师……”明镜笑着点点头,“好,既然你和我弟弟已经想透,准备好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老生常谈了。”

“严肃的东西不说了。”她话锋一转,又道,“剩下的,就是我想拜托你的事。”

“您说。”

“明台是我最心爱的弟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明镜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但她始终维持着笑容,“从今往后,就要麻烦你来照顾他了。当然你们同居这么久,彼此肯定已经磨合好了。”

“我会尽我全力去爱他护他。”王天风说。

“还有就是,虽然刚才说了些不好的,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尽情地生活下去。一起去吃好吃的东西,一起去看美丽的风景,自由地爱,自由地吵架——打架还是算了,动手总是不好的。”

“我们是明台的家人,也就是你的家人。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站在你们身边,都会支持你们。所以请自由地、尽情地、安心地生活下去。”明镜真诚地说。

“我们会的。”王天风回以一笑,“谢谢大姐。”

 

王天风推开明台卧室门的时候,青年正坐在游戏机和电视对面的地毯上,背后靠着一个很大的软垫。他拍了拍自己身前的位置,然后把其中一个游戏手柄递出去。

“一个月。”他正经道。

“好啊。”

王天风爽快地接过手柄,盘腿坐到明台身前,放松地向后靠在爱人的怀里。青年伸手一揽抱住他的老师。两个人开始打游戏。

“刚才我吃醋了。”明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

“与其说吃醋,可能是不甘心……嗯,失落的感觉更重?”明台边想边说。

“为什么会觉得失落?”

“看到您跟大哥吵架,阿诚哥在旁边劝,我有种自己格格不入的感觉。”青年说,“就算从其他人那里,从您这里知道再多,那也是我无法介入的一段时间。”

他们之间相差的岁月永远都摆在那里。

“明白这个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强烈的不甘心,然后又明白这种不甘心太过无理取闹,所以就……”明台低声笑了笑,“很傻吧?”

“嗯,很傻。”

“……”

“我的过去确实没有你。”王天风缓缓道,“但我的未来都是你的。”

明台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些:“老师……”

“我感受到了你激动的情绪,”他的老师冷静地说,“但你再不专心的话,马上就要输了。”

明台赶忙集中精神。

一局一胜的比赛被拖到三局两胜,再拖到五局三胜,青年甚至出屋去洗了趟手试图转运,可还是输了。

“……老师,您不能这么耍赖。”他挫败地说。

“我哪里耍赖了?”

“您在我怀里又这样又那样的……这是场外干扰!”

“只要能赢,耍不耍赖有什么关系。”王天风扔下游戏手柄,露出胜利者的笑容,“这一个月的地都由你擦了。”

“所以我说还是地毯好。”明台嘟囔道,“像我卧室这样的,平时也就吸吸尘。”

“真弄脏了多麻烦。”

王天风想要起身,却被明台拉了回来。

“可以送出去洗啊。”青年顺势把他的老师压在地毯上,“您看,这么软,躺着多舒服。”

王天风看了对方一会儿。

“锁门了吗?”他问。

“锁啦。”

明台说完便伏下身,把头埋在老师的颈窝里,却半天都没动。房间安静得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王天风抬起手,慢慢抱紧对方。

“大哥说,会让阿诚哥来帮我的忙,这样我就能尽快请假,也能多休息一段时间。”

“他居然让阿诚离开他身边了?真难得。”

“老师……”明台不满地抬起头,“我的意思是很快我们就能走了。”

“我知道,”王天风揉揉他的头发,“代课的老师我已经找好了,随时都行。”

“大姐的想法是,等我们从国外回来之后,再慢慢筹备婚礼的事情。我估计她会把明家所有的亲戚都请过来……”

“我没问题。”

“真的?人会很多……”

“我喜欢这种带有人情味的家庭聚会。”

“那就好。”明台停了几秒,“结婚之后……就真的是法定伴侣了。”

王天风勾起嘴角:“你连这些都没想过就答应了我的求婚吗?”

“当然不是!”明台反驳道,“不过是您比我快了几天而已!”

“从一个人奋斗变成两个人一起奋斗,从一个人承担变成两个人一起承担。”他说着说着就笑起来,语气也变得半真半假,“在未来五十年里,我会努力让您清晨醒来的时候,不会有动手掐死我的冲动。”

“我拭目以待。”王天风也佯装严肃地回应他。

明台信心满满地点点头。

“说起来,大姐刚刚都跟您说什么了?说了那么久。”

“你对你大姐说的话这么感兴趣?”

“我是对老师的秘密感兴趣。”

“这也算秘密?”

“我不知道的当然算了!”

“那好,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也得告诉我,那张剧照是谁给你的?”

“咋了?我订的那套衣服有哪里不对吗?哪里不对可以再改嘛,定制的穿过了也没关——疼疼疼!老师您别动手啊!别、别打脸!脸花了结婚照还怎么拍啊!”

明台一面努力把他的老师圈在怀里,让对方没有施展拳脚的空间,一面止不住地笑出声来。

 

他二十九岁了,即将与最爱的人结婚。

不再相信自己无所不能。

但始终无所畏惧。

 

END





这个故事写到这里就真的结束了。写了不少一开始没打算写的桥段,也删了不少本来打算写的桥段。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们下个故事见。

19 Jul 2017
 
评论(23)
 
热度(12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