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

现代AU,前世今生设定

老师有记忆,明台目前没有,后面会想起来的



1.

 

明台坐在多瑙河畔的长椅上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并没有感到不耐烦。

身边拉手风琴卖艺的老人换了一首又一首曲子,每首都很好听,青年心情愉快地跟着哼,目光在风景和三脚架的照相机间来回变化。

他在等维也纳多瑙河的夕阳。

这是明台的大学毕业旅行,也是他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点自由的时间。回去以后,他就要正式入职家族企业,变成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了。

明台热爱摄影。这里面大概有他大哥明楼的功劳,从小他就喜欢摆弄大哥那些不用了的器材,相机、镜头、滤镜、甚至还包括脚架。明楼是个百分百的器材党,哪怕只是大学社团玩儿过一阵子摄影,装备也是齐全的。

头一个发现明台对摄影感兴趣的是他的二哥明诚。那年生日,明诚送了他一个小巧精致的卡片机。这个相机对于还是小孩子的明台来说非常实用,他每天都捧着它到处乱拍,课余时间都用来研究卡片机不多的、可以调节的属性。初中的时候,明镜给明台买了第一台带可乐标的旁轴数码相机。很多人嫌那家的黄斑对焦难用,明台用起来却很顺手,从此他就成了可乐标相机的忠实粉丝,去哪里都会带上一台。

这回乘坐M皇家号游轮的欧洲之旅,他也带了不少自己喜爱的相机和镜头来。

日落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想要捕捉最佳的美景没有那么容易。明台的注意力没有丝毫松懈,他敏锐地察觉到天色的变化,立刻站起身来。

“啊……”

时间太久而被遗忘在腿上的镜头盖轻巧地落在不远处,明台正想去捡,却被路人踢了个正着,飞得更远了。青年心中暗叫不好,他犹豫地看了眼相机,再回头,镜头盖已经被人捡起来了。

“是你的吗?”

捡起镜头盖的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亚裔男人,比明台稍矮一些,圆脸,头发胶得整整齐齐,唇上有一抹小胡子,英语发音很标准。

“是的!Danke(德语:谢谢)!”明台匆忙接过,来不及多说什么,就全心投入在拍摄夕阳中了。

等到天色暗下去,明台满意收工,才发现刚刚的好心人一直站在他身边看着。

“抱歉!”他顿感失礼,“刚刚我着急拍照——”

“你喜欢摄影吗?”男人问。

“喜欢。”明台说,“您不觉得刚刚的日落很美吗?我想把它留下来。”

男人笑了笑:“你是中国人吗?留学生?”

“是,”明台立刻换成中文,“我是来这里旅游的,您呢?”

“我也是。”男人转过身,看向华灯初上的城市,“维也纳……真是个好地方。”

明台赞同地点点头。“我很喜欢这里。”他小心翼翼地把相机收起来,“如果可以,真想也拍拍日出的多瑙河,可惜我夜里就得走了。”

“夜里走?”

“我是跟团过来的。”明台瞅了瞅对面的港口,指向停靠在那里的一艘轮船,“就是坐那艘船,明天去梅尔克。”

男人一怔:“M皇家号游轮……”

“哎?”明台迅速反应过来,“您也坐那个来维也纳的吗?”

男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记得,游轮上的几个旅游团到地方都会有导游带着,并不是自由行。”

“一般是这样没错,但这种事,加点钱变成VIP不就解决了嘛。”明台笑呵呵地说,“您也是这样吧?”

“我不是第一次来维也纳了,那些著名景点去过不止一回。”

“我也是。”明台说,“我家在维也纳有栋别墅。”

“你跟团就是为了坐游轮游多瑙河吗?”男人又问。

“是啊,”明台答道,“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过,餐厅里挂着一张维也纳多瑙河的照片。”青年看着夜幕下的河流,眼睛里透着憧憬:“我来这里拍照就是想亲眼看看照片里的景色,再用自己的手把它拍下来。”

为此等几个小时他都心甘情愿。

“可那是朝阳的照片。”

“我知道。”明台顿了顿,“但夕阳和朝阳,又有多大的区别?就算是夕阳,我也想拍出充满希望的美感。”

男人低头笑起来:“不错的目标。”

“您吃过晚饭了吗?”明台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有点饿了。”

“还没有。”

“一起回船上吃?”

“好。”

“我叫明台。”青年主动伸出手,“您贵姓……?”

男人礼节性地握住他的手:“王天风。”

 

他们回来的较晚,大部分旅客都吃完晚餐离开了,餐厅里没剩几个人。明台挑了个靠窗的位子,正好能看见多瑙河。点餐的时候二人发现口味出奇的一致,干脆也就选了同一种红酒。

“所以,你结束这趟旅行之后,就打算进公司了?”在听明台讲完自己的事情后,王天风问道,“这么喜欢摄影,没想过做一名摄影师吗?”

他的话正中明台的心,青年想过这种可能,但大姐和大哥的教导还是占了上风。

“我只是玩儿票,摄影这个职业……”明台斟酌着用词,“需要天赋。”

他见过太多摄影爱好者无法以这个为生。虽然家里的实力足够养他一辈子,但明台并不希望成为哥哥姐姐的累赘。

“摄影的门槛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高。”

明台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捧着的蛋糕走过来的侍者吸引了目光。那个蛋糕做得很小,但很精致,上面还插着三根点着的蜡烛。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吃蛋糕的理由,就带着疑惑看向坐在对面的王天风。

“王先生,”侍者将蛋糕放在他们的桌子上,“这是波尔先生的一点心意,祝您生日快乐。”

明台的表情变成了惊讶。

其他的侍者站成一排,唱起德语版的生日歌来。还没离开的客人都看向他们这里,有人拍照,有人随着生日歌拍起手。王天风在欢呼声中轻轻吹灭了蛋糕上的三根蜡烛。

“谢谢,谢谢你们。”他勾起嘴角,“也替我谢谢波尔先生。”

“好的。”侍者躬了躬身,退下了。

“今天是您的生日啊,”明台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我也得给您准备份礼物才好……”

“不用这么麻烦。”

“您稍等我一下。”明台把垫在腿上的餐布放在桌子上,起身去了吧台那边。过了几分钟,他端着两杯浅蓝色的酒走了过来,和蛋糕配在一起十分好看。

王天风看见酒杯的杯口抹着一圈雪花边似的盐:“Margarita,你自己调的?”

名为Margarita的鸡尾酒由龙舌兰与柠檬汁为主材料调制而成,最标志性的特征就是酒杯杯口抹的盐。这款调酒口感清爽,带着果香,又可以做成各种颜色,是明台最拿得出手的鸡尾酒。

“是,”青年看对方半天没拿起杯子,心里有点打鼓,“您……不喜欢Margarita吗?”

王天风摇摇头:“不是的。”他尝了口青年调制的鸡尾酒,周围的盐边很好地中和了柠檬的酸味,丰富了鸡尾酒本身的口感。

“关于龙舌兰,还有另一种喝法,不知道你有没有试过?” 

“您是指……?”

王天风招来侍者,吩咐了些什么。不一会儿,两个小酒杯被端了上来。明台看着王天风用手掌盖住其中一杯的杯口,然后猛地往桌面上一磕。

“Shotgun!”青年脱口而出。

“这么喝过?”王天风品尝着小酒杯完美混合在一起的龙舌兰和碳酸水,强烈的刺激感让他心情大好。

“没有。”明台看上去跃跃欲试,“我大哥不许我这么喝酒,说太不文雅。”

他学着对方的样子用力一敲,竟被喷溅出来的鸡尾酒弄了一脸!

王天风忍着笑给青年递纸巾:“这种喝法虽然有趣,但没那么容易掌握的。”看着对方挫败的脸,他把自己的小酒杯也递了过去:“喝我这个吧。”

明台仿佛看到太阳的向日葵,瞬间复苏过来。这次他没有托大,只是浅浅抿了一口。

“怎么样?还习惯吗?”

“好刺激……”青年还在回味,“但是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

“本来是想送您一份礼物的……”从喜悦中回过神来,明台有点懊恼地说,“现在好像反过来了。”

“没关系。”王天风举起浅蓝色的鸡尾酒,“你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

“一会儿您有空吗?”

“嗯?”

“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看看维也纳的夜景?”青年提议。维也纳有不少好吃的好玩的,他决定自己请客,让这位同伴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好啊。”王天风答应了他。

 


TBC

03 Dec 2017
 
评论(14)
 
热度(12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