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

2.

 

维也纳的夜晚非常热闹,当地人很喜欢露天饮酒和用餐,史蒂芬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街头艺人,有吹笛子的,有玩儿气球的,也有变戏法的。

明台和王天风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市中心的赌场门口。

“进去玩玩?”明台问。家里人不许他进这种地方,但他觉得王天风并不会反对。

果然,同伴点头应允。

在明台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的本金都由他来出,输光就走。青年本来走稳扎稳打的路线,却被现场的气氛,还有王天风大胆的赌法带动,好好疯了几把。赌场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们放得开,便来鼓动他俩去后面筹码更大的地方玩儿,被王天风一口回绝了。

“如果你还想去别的地方,我们得走了。”他有点强硬地把明台从桌上拉了下来。

出了赌场的门,青年的大脑才冷静了些。看起来是胜的次数比较多,最后钱只是多了一点点,再继续玩儿下去,肯定会把本金赔个干净。

“还好还好……”明台庆幸地拍了拍胸口,“还好您在!”

“赌场都是这种套路,以后你就知道了。”王天风说。

“您喜欢赌博?”

“我喜欢刺激。”

“那您有没有玩儿过蹦极啊跳伞啊一类的?”明台问。

“当然。”王天风答道,“我也喜欢户外攀岩和潜水。”

“太好了!”明台兴奋地说,“等旅行结束,我们一起出去玩儿吧!”

王天风看了看青年,似乎是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以后有空再说吧。”他说的模棱两可。

“诶……那个小姑娘是跟家人走丢了吗?”明台指向不远处。

王天风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金发小女孩靠在墙边抽泣着,偶尔有路人注意到她,却没人靠近。

明台径直走过去,蹲在小孩面前:“小妹妹,怎么了?”

小女孩边哭边嘀咕了些青年听不懂的话。

“小姑娘,”王天风也蹲了下来,用德语问道,“你是跟父母走散了吗?”

小女孩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抬起头眼睛红红地看着王天风,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们送你去警察局,让警察叔叔帮你找你的爸爸妈妈好不好?”王天风又道。

小姑娘明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低下了头不理他们。

这时,明台打了个响指吸引对方的目光。他向女孩展示了自己空空的两手,然后用手绢盖在了握成拳头的左手上,递到她面前。

“吹口气试试?”王天风配合着说。

注意力被明台吸引的小女孩已经不哭了,她吹了口气,明台紧接着抽走手绢,一只玫瑰花出现在他的手里。

“送给你。”青年用简单的德语说。

小姑娘接过漂亮的花,表情缓和了很多。王天风趁机向她伸出手:“我们一起去警局吧。”

在路上,小女孩一直牵着王天风的手,两个人用德语说着什么,明台听不懂,但是能看出她的神情越来越放松了。到后来,小姑娘甚至唱起了德文歌谣。青年暗暗落后几步,举起相机将两个人的模样都拍了下来。

照片上的王天风,眼神比平时要柔和许多,嘴角带着笑,让明台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干什么呢?”突然的中文打断了他的思绪。明台抬起头,看见那两人站在前面三步远的地方,一起回头看他,小女孩还伸出了手,似乎在邀请他加入。明台扬起嘴角,关上相机,快步上前牵住了那位小小姐。

本以为送到警局就完成任务了,没想到小姑娘对他俩生出了依赖心,非要他们陪着。二人不得不等到小女孩的父母来了之后才离开。

“还有四十分钟游轮就开了,”王天风看了眼手表,“我们快点回去吧。”

“好。”明台加快步伐,“您很擅于哄小孩呀,平时在家里也是这样吗?”

“我没有孩子。”王天风说,“工作太忙,至今单身。”

“是吗?看着不像啊……”

“你以为呢?”

“我以为您早就结婚了。”明台答道,“您看着就像有一份稳定工作和一个稳定家庭的人。”

“你直接说我显老不就好了。”王天风故意道。

“不是不是,”明台连忙摆手,“您一点儿都不老,真的,特别年轻!”

“好啦,别拿你哄姑娘那一套哄我了。”

“我没有哄您!”明台有点委屈,“我什么时候哄过姑娘了!”

“你刚刚变玫瑰的手法那么熟练,没少给女朋友变过吧?”

明台顿时语塞。“……变过又怎么样,该没还没。”他低声嘟囔道。

“嗯?”

“我是说,您喜欢的话,我也可以给您变啊。”明台手一翻,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两根棒棒糖,“您喜欢哪个?”

他本以为王天风会接着吐槽他,没想到对方真的拿走了一根,道声谢就吃了起来。

摸不透摸不透。明台看着对方像小孩儿似的叼着棒棒糖,心里想道。

虽然摸不透,但是很有趣的样子!

 

之后的几天,他们一起步行于梅尔克小镇、林茨老城和雷根斯堡的街头。王天风有幸(不幸?)成为了明台照片的主角。青年总是喜欢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拍他,还说这样比较自然。他阻止几次无果,也就随对方去了。

在轮船上的最后一晚,船员们准备了丰盛的告别晚宴,大家欢歌笑语,直到十点才结束。

“您要不要来我房间看看这几天的照片?”散场时,明台提议道。

王天风同意了。

两个人来到青年的套间,明台打开电脑,将他精选出来的照片展示给对方。王天风一张一张翻阅着,在维也纳日落那张多停留了会儿,继续认真看到了最后。

作为一个没有系统学过摄影的人,明台竟有意识地避免拍出糖水片,这让王天风感到惊讶。所谓糖水片,是指那些一眼看上去色彩很丰富,有冲击力,能让人说出一个“美”字,但是看完就忘的照片,是业余摄影师很容易陷入的状态。王天风记得明台在梅尔克拍了近百张照片,现在展示在眼前的不足十张,但都很有意思。

可以看得出,青年正在光影和角度上寻求突破,虽然手法粗糙,甚至有基本错误,勇于尝试的精神却是一个摄影师必备的要素。

“你真的不考虑走上摄影这条路吗?”王天风开口问道。

“这两天我也在考虑未来的事。”明台的表情是难得的严肃,“您觉得我可以吗?”

这个问题为什么要问他?王天风心下奇怪,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明台一下子笑了起来。

 

“船上那张维也纳多瑙河的照片是您拍的吧?”

“去年哈苏大师赛风景组的获奖者就叫王天风,是您对不对?”

青年起身,站得笔直。

 

“请您收我做学生吧!”



TBC

04 Dec 2017
 
评论(19)
 
热度(7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