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

3.

 

“只因为名字发音一样,你就认为我是那位摄影师,”王天风缓缓道,“不会太草率了吗?”

“不止是因为名字。”

“哦?”

“最开始是提到船上那张照片的时候。”明台说,“那张照片的名字是维也纳,并没有写是日出还是日落时拍的,我问了船员也没有人知道。通过照片去分辨朝阳还是夕阳是很困难的一件事,除非……”

他看向王天风:“除非是照片的拍摄者本人。”

“或许我只是随口一说的。”对方并没有被这套说辞说服。

“第二点是您戴的表,”明台继续道,“表盘上写着WPP,这是荷赛发给年度照片大奖获奖者的奖品,每年只有一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表盘背面应该刻着您的名字和获奖日期。”

王天风扫了眼自己的手表:“还有吗?”

“我向船员打听了一下,那天给您准备生日惊喜的波尔先生,就是这家游轮旅游公司的老总,餐厅、客房、还有他们首页那些航线风景照片明显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如果维也纳那张照片是您拍的,那么这些宣传照也都是您拍的。所以我推测,波尔先生为了答谢您,或者跟您就是朋友,才准备了那个蛋糕。”

王天风叹了口气:“你的想象力还真挺丰富的。”

“您还打算否认吗?”

“我还有否认的余地吗?”

“那……”明台满怀期待地问,“我可以跟您学习摄影吗?”

 

上辈子最记挂的三个学生里,只有明台,王天风没有主动去找。

三年前,好友的死带给了他巨大的打击,但这份悲痛并没有让他患上同行常见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而是成为了打开前世记忆门锁的钥匙。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王天风本不相信灵魂转世前世今生这种说法。然而梦里的情形太过真实,他不是一个旁观者,是事件的体验者。那些烙印在他身体里的喜怒哀乐都被梦境唤醒,让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这些事都是“发生过”,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梦到过”。

找郭骑云是最轻松的。王天风记得自己的副官上辈子就喜欢摄影,在上海潜伏的时候表面身份都是影楼的摄影师。他在圈里打听了一下,很快找到一边上班一边把摄影当第二职业的郭骑云。

那时候郭骑云正站在职业摄影师的边缘,他有技术,有感觉,但是没有门路,也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持。王天风把他收在门下,指点技艺的同时,用自己的人脉为他在这个行业里铺了路。郭骑云也没有让自己的老师失望,仅仅一年就让工作室能够自主盈利,不再需要依赖王天风的支持。

三年后的郭骑云,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时尚摄影师,为许多杂志和明星拍摄时尚大片,十分忙碌。

找到于曼丽多少靠了些运气。一次饭局上,有同行提到中央美院前不久开除了一名在外面当裸模,勾引有妇之夫,闹得沸沸扬扬的女学生,名字叫于曼丽。王天风登门拜访时,她的哥哥于晞仁正发愁妹妹的将来。说来也巧,于曼丽在外打工就是为了攒钱买相机。她只是做模特,没想到却被摄影师看上,那个摄影师已经结婚了,被自己老婆发现之后就把脏水都泼到小姑娘的头上。他老婆有点背景,跑到央美去闹,逼着学校把于曼丽给开除了。

王天风不顾摄影圈的议论声,将于曼丽也收作自己的学生。小姑娘美术功底很好,对色彩有着独到的见解,多方面尝试之后,开始专注于女性人文摄影,从各个角度发觉女性的美。开始人们提到她还是那些龌龊的八卦,等到她拍摄的少数族裔照片获得了徕卡面向25岁以下年轻摄影师的新人奖后,赞美的声音就渐渐多了起来。不过对于于曼丽来说,围观者的声音已经影响不到她的世界了。圈里都觉得比起郭骑云,她我行我素的风格更像王天风一点。

王天风没有主动去找明台,最大的原因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大学时,他在摄影社团里和两辈子的冤家明楼相遇,曾经与对方的两个弟弟都打过照面。明台还是那个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被明家收养的他不需要王天风介入就能有一个很好的未来,或者说,没有自己的介入,明台的人生会更加平稳。王天风真心希望,就像他上辈子说过的那样,这个孩子不要再落在他手里。

所以,在维也纳偶遇后,在知道明台热爱摄影后,王天风仍旧没有暴露自己摄影师的身份。他琢磨了三四位适合当明台老师的摄影圈友人,准备旅行结束回去后一一联络。

没想到明台竟然和上辈子一样敏锐,甚至更加直接大胆。

 

看着王天风久久没有答话,青年紧张起来。

“我是真的非常喜欢摄影!”他急切地说,“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我会比其他人都刻苦,尽快赶上他们的!”

“你这么想学摄影的话,我可以介绍其他老师给你。”

“不!”明台直接回绝了对方的提议,“我想跟着您学!”

“为什么非得是我不可?”

“因为我——”

明台低下头,咽了口唾沫,复看向王天风。

“——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您。”

 

明台初次见到王天风的照片是在一本国家地理杂志上。他当时就被那种强烈的个人风格吸引了。王天风的风景照总是给人很强的冲击力,构图极其简单,色调多半偏冷,却能在众多浓墨重彩吸引眼球的照片中脱颖而出。

青年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就知道那是他想要的东西。

他在世界地图上标注出王天风拍过的每一个地方,利用假期到处找寻拍照地点,亲眼去看那些景色,然后自己再拍一次。这次会坐M皇家号游轮旅行,也是因为他在那些商业照片里看到了王天风的影子。

“登过您拍的风景照的杂志我全都收藏了,您出的照片集我也有好几本。”明台说,“在维也纳和您相遇,对我来说就是奇迹。”

“请您给我一个机会,我想成为您这样的摄影师。”

他的目光真诚而炽热。

 

王天风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什么交集的他们会在这时候,会在维也纳相遇。

他曾经以为,这是他结束漫长的三年假期,回到自己该回的地方前最后的奖励。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亲眼看看现在的明台过得有多好。

谁知缘分的线早就把他们拴在了一起。就算他不去找,明台迟早会来到他身边。

那么他应该遵从自己的心,就像他当初伸手去捡了那个镜头盖一样。

 

“事先说好,”王天风看向明台,“我可是个很严厉的老师。”

青年灿然一笑,眼睛里闪着跳动的火焰。

“我会努力的,老师!”

 


TBC

荷赛: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 PRESS PHOTO)


04 Dec 2017
 
评论(23)
 
热度(9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