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4)

4.

 

“你把摄影当作爱好,我和大姐都是支持的。”明楼慢条斯理地说,“但你出去旅个游,就嚷着要把摄影当职业,我坚决反对。”

“你大哥说的没错。”明镜也劝道,“明台,你已经不小了,不能再这么由着性子,得踏实下来。”

“大哥,大姐,我不是一时脑热,我是真的喜欢摄影!”明台据理力争,“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做什么都没长性,但摄影这件事,我已经坚持十多年了!”

“就算是在国外专业学摄影出身,也未必能吃摄影这口饭,更别提你从小就是当娱乐而已,你是想一辈子就做个游手好闲的少爷吗?”明楼知道明台的自尊心不允许,故意把话说得很重。

“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弟弟的!”明镜一秒倒戈,开始护短,“我们明台一直很乖的,只是现在没想清楚而已。”

“大姐,我想得很清楚。”明台并不领情,“我想当摄影师!我会努力的!不需要家里给我花什么钱……”

“不需要家里花钱?”明楼皱起眉头,“你手里哪台相机不是我们给你买的?”

“我都不要了!就留那台卡片机!算我跟阿诚哥借钱买的!”明台的脾气也上来了,“老师已经答应我去工作室打工了,阿诚哥,以后我每个月都会还你一部分钱的!”

明诚没说话,默默地给所有人添水。

“乱说什么呢!姐姐怎么可能让你出去打工!”明镜拍了他一下,转向自己的大弟弟,“你要干吗!你要跟自己的弟弟算账吗?你要跟他算账的话,我先跟你算算账!”

“大姐……”明楼放低了姿态,“我这不也是想给明台浇浇凉水,让他别再头脑发热,惹你生气嘛。”

“还有你那位老师,”他继续道,“跟你才处了几天就收你做学生,行事如此草率,恐怕也教不出什么好学生来。”

明台的表情瞬间很难看。他一语不发地甩下客厅里的人噔噔噔地上了楼,又噔噔噔地抱了一摞东西下来往茶几上一放。

“大哥,你可以说我,但不能诋毁我老师。”青年把照片集小心地翻开,摆好,“这些都是我老师的作品,你们看过以后我们再说吧。”

明台很清楚,视觉的冲击力是最直接的。果然,明镜和明楼各自拿起一本册子翻了起来。

“你这位老师,”明镜边看边赞叹道,“确实有点与众不同。”

“大姐,你还记得之前那个摄影展上的爱尔兰少女吗?就是你很喜欢的那张照片。”明台趁热打铁道,“是老师的学生拍的,一个女孩子,叫于曼丽,年纪比我还小一点儿呢。”

“如果他真愿意收你当学生,好好教你的话……”明镜看上去有些松动了,“明楼,你说呢?”

明楼把相册一合,看见了封面上的名字。

“王天风?”他的声音都变了,“你老师是王天风?!”

“王天风……”明镜说,“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大姐,”明诚好心提醒,“是大哥的大学同学,您还记得吗?”

“啊!我想起来了!就明楼每次电话都要——都要说起的那个。”明镜改口,把“骂上半个小时”几个字咽了回去了。

“什么?”明台看看哥哥又看看姐姐,“老师跟大哥是大学同学?”

“大哥在巴黎念书的时候,跟王先生是同一级的同学。”明诚解释道,“他们还住过一栋公寓,彼此……不太合。”

他选了个委婉的说法。

明楼咬着后槽牙:“你老师是王天风的话,那就更不行了。”

明台脸色一暗:“大哥,你不能因为自己跟老师有恩怨,就妨碍我追求理想吧!”

“我妨碍你?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明楼抬高声音。

“摄影师啊。”

“摄影也是分不同方向的,你知道他是拍什么的吗?”

“主拍风景。”

“那是这三年的事。之前的七年,他都是做战地摄影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战地摄影……”明镜倒吸一口气,紧紧抓住明台的手,“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跟着他!”

“老师当年是战地摄影师又怎么样?他现在已经转方向了!”明台完全没有被这个信息吓到,“况且,他收的两个学生,郭骑云和于曼丽都没从事战地摄影,也没跟着他拍风景,怎么到我这儿就一定得上战场啊!”

“大姐,大哥,我能插一句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明诚开口道。

“你说。”明楼气还没消。

“我觉得明台能找到自己真正想从事的职业,是件好事。当然!”明诚赶紧转折,“太过危险,让家里人担心的职业绝对不行。”

“我保证我不会上战场的!”明台赌咒发誓道。

“我知道大姐大哥害怕他又三分钟热度,白白浪费时间。可明台现在刚大学毕业,让他试一试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可以的吧。”

“为了给他一点压力,和一些动力,我认为我们可以定个时限。”

“时限?你是说……”明楼已经领会二弟的意思。

“对,”明诚点点头,“比如五年。”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明镜一头雾水。

“五年太长。”明楼说,“大姐,你看这样如何,给明台两年时间,如果两年之内他能拿到任何一个摄影新人奖,我们就允许他继续做下去。拿不到,立刻回来!”

这是个很严苛的条件。摄影获奖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就算是王天风那种成名的资深摄影师,也不是想拿奖就能拿的。

“可以。”明镜应允道,“明台,你同意这样吗?”

明台沉默了。说实话,他知道拿奖有多困难,他心里没底。他也知道大哥提出这种条件,就是明白弟弟的心已经飞出去了,所幸放他出去玩儿两年,等他到时候闭上嘴巴乖乖回来。

但是……

明台看向摆在茶几上的照片集。

那是他的梦想。就算做梦的时间很短,他也要试一试。

“我同意。”青年说,“但我也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这两年不管我跟着老师去哪里你们都不要干涉,我保证你们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一言为定。”明楼说。

 

结束一天的拍摄,工作室里只剩下郭骑云和于曼丽在收拾东西。

“老师真有意思,出去玩儿一趟就收个学生回来。”姑娘擦着镜头说。

“听说是个富二代。”郭骑云在盘点器具。

“玩摄影的富二代?”于曼丽扬了扬眉毛,“八成是个器材党,老师不是最讨厌器材党吗?”

“别跟我这儿套话,我知道的不比你多。”郭骑云戳破对方的想法,“老师收学生从来都不同凡响。”

王天风收他和收于曼丽的时候,圈内都议论纷纷,没人看好。

于曼丽哼了一声,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你是不是讨厌富二代啊?”郭骑云问。

“是。”于曼丽直截了当地说,“当初在央美的时候,常有富家公子哥过来炫富追女孩,一个赛一个轻浮自恋。”

“或许这个不一样呢。”郭骑云说,“你放心,老师那么严格,要是他真的只是抱着玩玩的心,待不了几天就会自己走了。”

“也对。”

郭骑云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我一会儿还有约,得走了,你锁门?”

“小凤姐吗?”于曼丽笑起来,“赶紧走吧,我锁门。”

“不是,另一个朋友。”他没多说,拿了外套和钥匙就离开了。

 

郭骑云到酒吧的时候,明诚已经坐在吧台那边了。

“来的真早。”摄影师坐到对方旁边,招手点了一杯Gin Tonic。

明诚没搭话,把手一摊,郭骑云认命地掏钱包,拿出五百块钱放在上面。

“你是貔貅转世啊!”他不甘心地说,“我还以为你家不会同意的……”

明诚把钱收起来:“吵了一架才同意的。”

郭骑云和明诚是在某个铁路爱好者论坛上认识的,线下聚会时得知同城,便约好有空喝一回酒。谁知这顿酒喝得一见如故,两人在吐槽上司中得到共识,相互理解,相互安慰,关系迅速拉近。在得知郭骑云的老师就是明台的偶像时,明诚还托对方要过王天风的签名送给小弟当生日礼物。

“老师跟我说,明天他就来工作室报到,需要我照顾一下吗?”郭骑云问。

“不需要。”明诚摇头,“你老师那样的,对他正好。”

接着他就把约定的事情说了出来。

郭骑云失笑:“你可真行啊,我到现在都没拿过奖呢。”

“你那个小师妹不是拿过吗?”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郭骑云的心被扎了一下。

“这么想得奖?”

“我不想给老师丢脸。”

“你现在一张照片的价格可一点儿都不会给他丢脸。”

“老师不太在意这种事。”郭骑云低下头,“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商业了……”

“什么?”

摄影师摆摆手:“自言自语。”

“对了,你老师原来是搞战地摄影的对吧?他还会去战场吗?”明诚问。

“不知道。”郭骑云老实地说,“老师没说过,但他哪天要是回去了,我也不觉得惊讶。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怕我家小少爷一个冲动就跟着去了。”明诚叹了口气,“要是这样,我就成罪人了。”

“这么热血?”郭骑云拍拍友人的肩膀,“放心吧,他要是有这个苗头,我会告诉你的。”

“那就拜托你了。”

 

 

TBC


这篇文是先有的英文题目,Rose of No Man's Land, 直译过来应该是无人区玫瑰,我觉得太直接,才用了现在这个标题。

09 Dec 2017
 
评论(18)
 
热度(8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