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5)

5.

 

去工作室报到的前一天晚上,明台做了许多功课。他把王天风的照片集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查阅了许多批评家写的评论,然后从自己几个G的照片中挑选了近五十张最满意的出来。弄完这些东西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王天风跟他说了要早上八点到,明台不想第一天就迟到,混乱抹了把脸,直接倒床上睡了。

然而第二天迎接他的并不是他心心念的老师,而是一份超长的试卷,和一位板着脸的大师兄。

“这是……什么?”明台眨着眼睛,努力保持清醒。

“入学考试。”郭骑云简短地说,“现在到十二点半,一共四个小时,你慢慢做。”

明台不敢置信:“老师的意思?”

“对,我们当初都做过。”郭骑云答道。

这话不假,只是他跟于曼丽做的也就明台这份的四分之一长。

“不是吧……”明台把额头磕在桌面上,“摄影不是艺术吗?艺术也要这么考试?”

“你做不做?”郭骑云懒得废话,“不做就走人。”

“做做做……”

“水和饼干我都给你放在窗台上了。”郭骑云指了指,“你需要就自取。”

倒是贴心。四个小时的考试,体力消耗肯定不小。明台认命地叼起笔,却见对方转身就要走。

“哎哎哎,你就这么走了啊?”他瞪大眼睛。

“还有什么事儿?”

“你不监考,不怕我作弊啊?”青年挑衅似的拿出手机晃了晃。

郭骑云笑了:“你想作就作,反正影响了老师对你情况的认知,是你自己的事。”

明台撇撇嘴,放下手机,正要看题,突然又想起什么:“老郭!”

“……你喊我什么?”

“我要是考得很差,”青年看上去有点慌,“老师不会不要我吧!”

“明少爷,你已经浪费五分钟了,”郭骑云有点搓火,他准备工作还没做完呢,“我劝你赶紧开始写,老师最在意的是一个学生有没有尽力而为,我还有工作,不能跟你这里耗着了。”

明台做出受教的模样,低下头。郭骑云看对方总算老实了,便下楼继续自己的事。

所有的题都是问答,没有选择没有填空没有任何提示。青年写了几道就忍不住往后翻。不翻不要紧,越翻他越绝望。

这份试卷的前一半涉及艺术史,艺术理论,摄影流派、发展、代表人物、境遇、及后世评价,后一半全部是摄影批评,列举了几十张照片让明台写自己的看法。

十足的严肃学院派感。

幸好明台在美国念本科的时候曾经上过一门艺术学院开的入门课,知道部分相关的常识。他二哥爱画油画,平日里又给他科普了一些。试卷开始的那部分答得还算可以。之后摄影相关的理论知识就完全是知道什么写什么,争取不让试卷空白太多了。

前半部分写完,时间竟然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

青年塞了几口吃的,猛喝了些水,继续答题。说也神奇,可能是因为前半部分的试卷让他回忆起许多知识点,评论这部分倒真是有话可说了。他学习过批判式思维,只是头一次真正应用在摄影上,越写感悟越多,竟从试卷上学到了不少。

以至于郭骑云来收卷的时候,考了四个小时的青年非但没有力竭萎靡,反而十分兴奋。

“出去吃饭啊?明台伸了个懒腰,“我都快饿死了!”

“你自己去吧,我带了饭,一点半还有个活儿。”郭骑云说,“下午两点半之前回来就行。”

青年抖抖:“不会还要考试吧?”

“不知道。”郭骑云故意吓他,“下午老师会来。”

明台喜忧参半,也没什么心思吃饭,早早回了工作室。郭骑云正在给某个演员拍照片,跟着的经纪人加助理,还有摄影这边的工作人员,呜嚷呜嚷一堆人。明台不想凑热闹,就上楼去了。

之前忙着答题,现在可算有心情参观参观这个“考场”。这里很像大学教授的办公室,很大的办公桌,书柜,沙发,还有一个黑板。明台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照片,都是各地的风光照,出自名家之手。他又浏览了一遍书柜上的书,挑出几本翻了翻,最后开始在黑板上乱写乱画。

 

王天风推门进去就看见他新收的学生在黑板上画小人,简笔画,特点抓得倒是很清楚。他认出了自己、明台、他们在维也纳遇到那个小女孩、郭骑云、还有郭骑云正在拍的那个明星。

“老师!”明台有点尴尬,飞快地擦起黑板来,“对不起——”

“你喜欢画画?”王天风问。

“画着玩儿。”看见对方没有发怒,青年松了口气。谁知老师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的卷子我已经看完了。”王天风把包放在办公桌上,“你自己觉得怎么样?”

“我……有点意外。”明台答非所问地说。

“哦?”

“我以为理论是从实践中学习来的。”青年直白道。

“如果你把摄影当成一门技术,跟我出去拍个半年你能比大部分人都熟练。”王天风说,“但如果你真的想做这一行,你就得把摄影当成艺术。”

他从包里拿出明台的卷子和一本很大很厚的硬皮书,坐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讲,你还差得远着呢。”

青年自觉地接过两样东西,然后坐在沙发上。

“一周之内,你要把这本书看完,下周我会给你下一本。周一到周五,上午我给你上课,周二和周四的下午你去给骑云打下手,一个月以后这份卷子的前半部分你要再考一遍,如果还记不住,就只能请你另找老师了。”

“每周我会给你布置摄影主题和限定条件,周六上午在工作室洗照片——你洗过胶卷吗?”

明台赶紧点头:“洗过洗过。”

“好,从今天起不要再用你的数码相机了,改用胶片机,如果没有让骑云从工作室给你拿一台。拍之前不过脑子这个毛病必须改,周六我会跟你一起洗照片,拍成什么样就洗什么样,下午和晚上我们一起做摄影批评。”

“我们?”

“你,我,还有骑云,曼丽回来以后她也会来参加。”

摄影批评非常重要,它能让一个摄影师了解到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到底有多少真正传递到了他的观众那里。

“于曼丽……师姐不在吗?”

“她有工作,要出去几周。”王天风说,“这周的主题是花,限定黑白照片。”

明台咽口唾沫,压力和动力都涌了上来。花的一大特点就是吸引人的颜色,老师偏偏要求黑白,对于构图和光影的要求就会变得很高。

“您也会拍吗?”他问。

“当然。”王天风颔首,“还有别的问题吗?”

“有。”明台坐直身体,认真地问道,“如果让您来概括的话,您觉得摄影是什么?”

“问得好。”王天风起身,走到黑板旁边,“我觉得摄影是一种语言。”


“它有自己的发音规则,有自己的词、句式、语法。它是表达和传递的一种方式。思想哲学,文化情感,它可以用来表达一切你想要表达的东西,甚至包括那些无法用一般语言去描绘清楚的。”

“今天我要教你的,就是摄影最基本的表达式。”

 

 

TBC

20 Dec 2017
 
评论(10)
 
热度(7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