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6)

本打算昨天应景更新,没想到突发高烧……拖到今天才写完(´-ω-`)

Merry Christmas!



6.

 

“老师老师!”明台从大老远就开始喊,“我终于买到了!”

下一秒就献宝似的把刚出炉的章鱼烧捧在他面前。王天风一手拿着棉花糖,一手提着学生赢的买的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完全腾不出手。明台就自然地把吃的喂到了他嘴边。老师在万分期待的目光中有点别扭地咬了一口,又在炮语连珠的“好吃吗烫不烫”后点点头摇摇头。青年眼里的光更亮了,有点闪。

“您吃,”明台把章鱼烧放在旁边的台子上,“我再去那边排队!”

“别。”王天风拦住他,“吃完再去,不然会凉的。”

“凉了就不要——”

王天风肃然道:“不许浪费食物。”

“听您的。”明台眨眨眼,主动接过对方手里的东西。

 

一个小时之前,王天风绝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今天是平安夜,他家旁边的广场例行举办圣诞露天派对,不少餐饮店都推了小吃车过来,中央的舞台有乐队表演,还有好几个游戏点。主办方为了活跃气氛并促进生意,每年都会搞一个集点活动,指定地点消费一次盖一个雪花章,集满20个可以换一份圣诞礼物,先满先得,送完为止。

王天风只要圣诞在家过,就会自己来参加这个派对。他喜欢这种带着人间烟火味的活动,喜欢人们的笑脸,那么平和,那么幸福。光看着他就觉得高兴。只不过从来都是一个人来,他没集满过雪花,倒是被工作人员都记住了。

“王先生,”带着圣诞帽的工作人员递给王天风一张卡片,“今年我给您留了一份礼物,祝您圣诞快乐!”

“谢谢你,圣诞快乐。”他笑着接过空白的纸。

广场上多半是情侣,一小半是结伴而来的友人,偶尔有几个带着小孩的家庭。热门的摊位前已经排起了长队,王天风挑了人最少的那个买了个棉花糖,给卡片上盖了第一个雪花。

舞台乐队休息的时候,广场喷泉响起了四重奏的声音。大部分的人要么在排队,要么在舞台那边,只有几个小孩和几只鸽子在喷泉那边。王天风走过去,占领特等席位置,饶有兴致地听了一会儿现场演奏。四重奏的中提琴手极其热爱与观众互动,一首曲子的功夫已经离席绕着他转了好几圈,他也随着音乐的节奏带着那帮小孩子鼓掌,兴致颇高。

乐曲结束,王天风正想拿些钱算作小费,就听见有人在旁边喊“老师”。他转头就看见明台举着相机站在那里,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

王天风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拍的,但这个学生就是喜欢拍他。从他们在维也纳相遇开始,到后面正式入门成为弟子,明台逮着机会就要拍他,还不给他看。他板着脸说不许,对方就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不跟他说话,最后还是他妥协了。王天风也反思过自己对明台是不是太纵容,但一看到学生那张无霾的笑脸,再想想上辈子那些硝烟和血泪,他就觉得这些都是小事,又有什么不行的呢。

“您怎么来这儿了?”明台的语气里透着惊喜。

“家在这附近,你怎么来了?跟女朋友一起?”王天风半开玩笑地说。

“我没有女朋友。”青年举了举手里的相机:“主办方里有我朋友,受他委托,过来免费帮忙拍照。”

“手冷不冷?”王天风看他没戴手套,把自己的摘了递过去,“别逞能啊。”

“没事,我天生手热。”说是这么说,明台还是接了手套,“啊……还说我,您这手才凉呢!”

王天风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我也是天生的,体寒。”

“体寒?您不是胃寒吗?”

“……你怎么知道我胃寒?”

“之前您接受XX杂志采访时提过一句,说您当初因为胃寒,在南极摄影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明台不疑有他,坦然地说,“您等等,我去买杯热饮来!”

说完,他就像一阵风跑远了。

王天风等了足足有十几分钟,学生才捧着饮料过来。

“让您久等了!”明台把热奶茶塞到他手心里,又用自己的手包住他的手背,“这样暖得快一些。”

王天风笑起来:“可你这样我就没法喝了啊。”

“噢,对。”青年赶紧松手,“您尝尝吧,这家店人特别多,味道一定不错。”

王天风看了眼杯子上的名字:“这家店是指定店,人肯定多。”

“指定店?”

他拿出那张只盖了一个雪花的卡片:“就是这个活动。”

“挺有意思的。”学生看了看背后写的规则,“老师,我们一起来集吧!”

“你不用拍照了?”

“已经拍的差不多了。”

看着明台跃跃欲试的脸,王天风颔首:“好吧。”

打算认真参加活动之后,他们才发现集满20个雪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味道好的指定店前面总是人满为患,必须要计划好时间,不然到排队结束都集不满印章。王天风对这件事没那么执着,可明台年轻,激起胜负欲之后表现得非常积极。卡片只有一张,青年就变成了冲到前面买东西盖章的那个人。

他又高又帅,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目光。王天风几次看到姑娘们的眼神从明台身上转到他身上,然后开始兴奋地窃窃私语,不知道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由得有些头大。

“明台……”他想跟学生说,不用这么拼命,工作人员已经给他留了礼物。

“嗯?”青年的眼睛还盯着一边的摊位,“等我抢到那个之后,咱们就只剩下一个雪花了。您放心!我一定把圣诞礼物搞到手!”

那个神采飞扬的模样,比挂在圣诞树上的彩灯还要好看。

“都交给你了。”

算了算了,误会就误会吧。

 

等到他们攒完印章,活动已经快结束了。

去兑奖点的途中,王天风隐约听见有人说“礼物已经没有了,真遗憾”。果然,入场时堆在那里的礼物盒们已经都不见了,然而明台并不知道这些。幸运的是,兑奖的工作人员就是当时在门口发卡片的那位。他本想跟明台说抱歉,却看见站在青年身后的王天风。

王天风将食指放在唇前,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工作人员立刻会意,把事先预留的礼物拿出来交给明台。

“给您!”青年得意地把盒子递过去,“他跟我说,这可是最后一个呢。”

王天风打开礼物盒,里面有一个圣诞帽,一个驯鹿角的头饰,一个可以刻字里面是圣诞景色的水晶球,还有一个小型烟花筒。

“你挑吧,咱俩分。”他说。

“我挑?”

“是啊,这可是你赢回来的。”

这话说的明台心里有点美。他犹豫了一下,戴上了圣诞帽,又趁对方不注意,把驯鹿角扣在了自己老师头上。

“我不戴这些——”王天风伸手就要摘,被学生阻止。

“戴吧戴吧!有节日气氛!”明台拉着老师的手,“我好不容易赢来的……”

“您好!”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是个没见过的姑娘,“两位也是刚刚赢了圣诞礼物吗?”

“是。”

“里面有个烟花筒?”

“对啊。”

“我们这边有几十个赢了礼物的,打算一起在那边的空地放烟花,”姑娘指了指东边,“烟花越多越漂亮,你们要不要一起来?”

明台期待地看向王天风,后者点了点头。

真到地方他们才发现有点小尴尬,除了他俩,其他人都是情侣。可答应都答应了,也不好临时反悔。派对送的烟花虽然小,但凑在一起就有了些气势。平安夜,又有这么漂亮的烟花,情侣们自然而然就开始做些情侣会做的事了。前后左右都是这么个气氛,饶是明台经验丰富,也不由得有些面红心跳。他瞥了眼自己的老师,发现对方目不转睛地看着中间燃起的烟花,仿佛没有被周围的气氛影响一样。

突然,远处传来“嘭”地一声,明台扬起头,错过了王天风瞬间僵硬的表情。

是大型的烟花!真正的烟花!

广场上的人们都抬起了头。

五彩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格外美丽。那些焰火着不同的图案,有铃铛,有袜子,有圣诞帽,还有槲寄生。

“好漂亮……”明台边赞叹,边开始换镜头拍照,“老师,您喜欢烟花吗?”

“我……喜欢。”王天风说。

“他们都说烟花太短暂,可我觉得,只要曾经有过那么一瞬的辉煌,哪怕短暂也是值得的。”

“……”

一个檞寄生烟花正好出现在他们头顶。

“老师,”明台放下相机,侧过头去看站在旁边的男人,“您知道圣诞节的槲寄生代表什么吗?”

王天风看向自己的学生,没有答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冷,他的眼睛微微有些泛红,那抹红从下眼睑漫到眼尾,说不出的好看。

明台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刚刚的冲动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勇气加热膨胀,与多年的仰慕之情混在一起,像天上的烟花一样炸裂开来。名为理智的聒噪声音消失了,大脑彻底空白。

他闭上眼,一点一点靠过去。

烟花还在接连不断地闪耀着。

王天风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圣诞节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可以拒绝别人的亲吻。

学生说出“槲寄生”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思。无数疑问涌上心头,可他没有思考的时间。

明台……明台永远是那个想到了什么就要去做的人,从不计后果。

双唇相触的瞬间,王天风听到了烟花炸开的声音。这次炸开的地点有些近,声音有些响。

那声音让他想到了三年前,又让他想到了七十年前。

他近乎仓皇地后撤了一步。

明台停下来,睁开眼,表情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老师,圣诞快乐。”他说,“这个时间,我得回家了。”

“嗯,注意安全,圣诞快乐。”



TBC

25 Dec 2017
 
评论(28)
 
热度(9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