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弱水三千

原来想着生日发,后来觉得还是新年更应景儿。

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1.

 

“那好,我先过去打个招呼,失陪了。”

“您慢走。”明台礼貌一笑,心里松了口气。

作为明氏集团的三公子,鲜少出席这种金融论坛的他成为许多人首要的社交对象。从晚宴开始到现在,一直有人过来跟他搭讪寒暄,交换名片。

“明总!”

刚抿一口手里的香槟,又有人喊他了。明台转过身,看到熟悉的面孔,商业模式的笑容变得真实起来。

“宁哥,就知道您肯定在。”青年笑吟吟道。

宁海雨是明家长期合作的国际商业银行中国方面的首席风险官,与明家人私交也很好。

“给你介绍一下。”宁海雨还带了个人过来,“这是我大学同学王天风,MG中国的MD和CIO。天风,这位是——”

“VA的CEO,明氏集团董事,明台。”站在他旁边的男人自然地接过话,“久仰大名,这是我的名片。”

明台接过名片,稍稍打量了下对方。笔挺的西装,胶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一看就是金融圈的精英。眼睛生得不错,又圆又亮,唇上的一抹小胡子让整个人显得稳重且颇为严肃,平添几分距离感。

“哪里哪里,都是沾了哥哥姐姐的光。”明台轻巧地说,“不好意思,我的名片都发出去了。”

王天风体谅地点点头:“没关系,想认识明总的人肯定很多。”

“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也让你喘口气。”宁海雨半开玩笑地说。

明台夸张地叹气:“那真是太谢谢宁哥了。”语毕,他便向二人身后的餐桌走去。与那位CIO擦肩而过时,有什么顺着他的西裤口袋滑了进去。明台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顿,直到满足口腹需求后,他才拿出看了看。

果不其然,是房卡。


AO3


几轮之后临近午夜一点,他们照例一起洗澡。明台想着王天风白天还有重要的工作,就没有趁机再来一回。

吹干头发,穿戴完毕,青年变回原来风度翩翩的模样。

“那我先走了。”明台牵起王天风的左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眼中含笑,“多谢款待。”



*Managing Director,董事总经理。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首席投资官。


2.

 

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在纽约碰到。

“哇哦,不愧是大投行。”明台站在落地窗前眺望不远处的哈德逊河,“在曼哈顿租这样的大平层,每个月得上万了吧?”

“两万四。”

“出差待遇这么好!”明台摸摸下巴,“有点心疼我自己的员工了。”

“我去洗澡了。”王天风没接他的话,“这边,和那边,还有两个卫生间。你需要的话就自便吧。”

“明白!”明台夸张地行了个军礼,试图逗笑他的情人,结果失败了。

青年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澡,在三个整齐干净的卧室里分别犹豫了几秒,最后选择躺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等人。从见面的那一刻起,他就察觉到王天风心情不好。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吧?之前说出差两周,现在已经延长到快两个月了。

但明台并不会问出口。不干涉彼此生活,这是他们的默契。现在的王天风需要发泄,需要排解,也需要安抚,做爱是很好的一种方式。


AO3


爽过以后,时差没完全倒过来的青年很快就睡着了,再醒来天色已黑,被子好好地盖在了身上。明台随便披上衬衫,光着脚走出卧室。饭菜的香味将他引诱到了厨房。

几个小时前跟他干柴烈火的床伴现在正围着围裙,一本正经地尝着砂锅里的炖汤,看着很有贤妻良母的风范。

明台走过去,从背后将人拦腰抱住。王天风的手顿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你看,”青年往前凑凑,深深嗅了下砂锅里的香气,“我们现在是不是像夫妻一样?”

“别闹。”王天风关了火,试图挣开明台的双手,“快去盛饭。”

明台手圈得更紧了:“亲一下,亲一下我就去。”

王天风颇具威严地瞪了眼身后的小无赖,后者仍是嬉皮笑脸的样子,让人没脾气。他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在明台画出的圈子里转了个身,勾住青年的脖子吻了过去。

这是他们头一次在床下接吻,感觉还不错。

 

又过了将近两个半月,某个周六的晚上,明台送朋友去机场。回到停车场时,他看见王天风拿着行李箱站在不远处。

“等人吗?”明台把车开到对方身边。

“嗯。”王天风看到青年有点意外,“我的飞机到早了,助理的车还堵在环路上。”

“别干耗着了,我送你回去吧。”明台提议道。

王天风看了眼手表,晚高峰还有半个多小时才会结束,但要明台送他回家,他还是有点犹豫。

“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青年看出对方的心思,“我们先去万斯吃饭吧。”

万斯是他们常去的酒店内部餐厅。在B市见面的时候,他们经常在万斯吃晚饭,然后去顶楼明家长期包下的套房做爱。明台的话有足够的暗示性,王天风想了想,没有拒绝。

吃饭的时候他们少有地聊到了王天风这次漫长的出差。

“我差点以为你就要这么调去纽约总部了呢。”明台说。

“纽约确实有意向想让我过去……”王天风晃了晃酒杯,“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调走了。”

“那就太糟糕了,我会很困扰。”

 “明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王天风似笑非笑地说,“你不是一向喜欢新鲜的?”

明台翘起嘴角:“你对我来说永远都是新鲜的。”

套房的按摩浴缸舒服得让王天风想就那么睡过去,连日加班和长途旅行的劳累一起涌了上来。他拍了拍脸,明台还在外面等他,不能让对方失望。

卫生间门口传来三下象征性的敲门声,然后就看到明台围着一条毛巾光着上半身走进来。

“抱歉,”王天风说,“等太久了吧?我马上就出来。”

明台摇摇头,解开毛巾,迈进浴缸里。

“真舒服啊……”他滑到王天风旁边坐下,“今天累了一天,不想做了,我们洗完直接睡吧。”

青年的眉眼间神采奕奕,看着可不像劳累。王天风低头笑了笑,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明台公司新推出的高科技产品。

“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个用着玩儿。”提及自家成果,明台很兴奋。

“好啊……”王天风感觉自己的上眼皮已经在跟下眼皮打架了,“……做这块儿的大公司可不少,我现在就在用A家的那个。”

“我们有我们的优势,你用起来就知道了。对了,你手机是安卓还是iOS的?”

半天没有回音,明台转过头,又好气又好笑地发现王天风靠着浴缸边缘睡着了。他放掉浴缸里的水,用浴巾把半睡半醒的男人裹起来擦干,扛到床上,又给对方盖好被子。

“晚安。”明台低声说着,亲了亲王天风的额头,也睡了。

 

第二天醒来时,身边的男人如往常一样不见了。明台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时发现旁边的床头柜上有一张卡片。

   谢谢。

           王天风

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看着就赏心悦目。

明台愉快地在手指间玩了一会儿,这才把卡片放进西服内衬的口袋里。

 

3.

 

明台在大街上注意到那辆粉红色的Mini Cooper不算偶然,这么少女心颜色的车在B市街头很少见。

令他惊讶的是,坐在驾驶位上的人是王天风。

“……与TP的会面在两个小时以后,”秘书边开车边说,“明总中午有什么想吃的吗?”

“靠边停车。”明台突兀道,“中午你不用管我了,车你开回公司,开会前我会回去的。”

“是,明总。”已经习惯老板心血来潮的秘书没有多问。

下车后,明台一路小跑,赶在变绿灯之前敲到了Mini Cooper的车玻璃。

王天风放下车窗:“真巧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路上?”青年一身西装革履,看着可不像在闲逛。

“啊,临时有点事儿,让秘书开我的车去处理了。”明台扬手指了指前面的大厦,“我公司就在那边,走路二十分钟吧。”

王天风看看那栋高楼,又看看站在车边上的人:“顺路,我送你一程吧。”

明台好像就等他这句话似的,迅速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他身长腿长,不得不把座位往后调到极限才勉强舒展一点。

“我记得你原来是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啊,什么时候换的车?”青年系上安全带。

“这不是我的车,是我上司的。”眼看绿灯亮起,前面的车开始缓缓移动,王天风也启动了车子,“她送车去保养,没空去取,我来帮个忙。”

“哎?这是你上司的车?”明台睁大眼睛,“我这么坐进来没关系吗?”

“没关系。”王天风说。

“看来你跟他关系很好啊……”明台若有所思地说。

“除了是上下级,我在纽约念书的时候,她是我同系学姐,大了我三届吧。”

“美国人?”

“是。”

明台不说话了。他想起大概半年前,王天风曾以与朋友有约为由,拒绝过他的邀请。好巧不巧那天晚上他们去了同一家餐厅吃饭。明台看到了王天风,王天风却没有注意到明台,目光始终聚焦在自己的同伴身上。没记错的话,那是一位栗色头发蓝眼睛的女士,衣着大方气质高雅。明台总是忍不住望向那边,看着两个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出神,搞得跟他同去吃饭的朋友连连抱怨。

那个人就是王天风的上司兼学姐吗?他们会不会……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王天风的话打断了明台的思绪。

“啊,没什么,一会儿有个会。”明台下意识找了个借口,Mini Cooper仿佛变得更狭小了,让他很不舒服。

“到了。”王天风把车子稳稳停在青年的公司楼下。

明台没有立刻下车:“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今天啊……”王天风想了想自己的行程,“有。”

“我订好餐厅以后把地址发给你。”明台露出招牌笑容,“谢谢你送我过来。”

 

王天风到达餐厅时,明台已经到了。服务生把菜单连同一杯粉红色的鸡尾酒拿了过来。

“这是……?”王天风问。

“我给你点的,他们这里调得不错的一款鸡尾酒,大都会。”明台的眼睛没有离开菜单。

大都会是以伏特加、利口酒、蔓越莓汁和柠檬汁为原料调制的鸡尾酒,盛放在马提尼杯中,外表呈现粉红色,口感酸甜清爽,在女性中有很高的人气。

想想白天明台的样子,王天风忽然明白了这种带点孩子气的试探是因为什么。他看着这杯酒,用咳嗽掩盖了笑声。

“感冒了?”明台抬起头。

“没有。”王天风端起酒杯,还是忍不住笑了,“我一般不喝这种酒。”

“是吗?”明台倒是面色如常,“我以为你在纽约肯定没少喝过大都会。”

“就算是在纽约,”王天风伸手取过明台的酒杯,轻抿一口,“我现在最常喝的还是香槟。”

“那真是太好了。”青年浅笑道。

吃到主菜的时候,明台主动挑起了他早就想聊的话题。

“你想过以后的事情吗?比如……找个人安定下来这种。”青年开口问道。

“像我这种经常要在办公室熬通宵的人,跟旁人在一起只怕会给对方添麻烦。”

“照你这么说,在投行工作的人岂不是都要一辈子单身了。”明台并不信服这个理由。

“对我来说,恋爱和结婚都是非常严肃的事。”王天风放下刀叉,看着青年,“它们会给我现在已经稳定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风险太高,收益率未知,这种事,你觉得我会去做吗?”

他的精神需求和身体需求都不需要靠恋爱来满足。

明台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天风的这套说法十分理性且直接,一如他本人。那么爱呢?会让人混乱痛苦却又幸福的爱呢?眼前这个人也从来没有憧憬过吗?青年不敢问。

“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王天风问。

“大姐让我去跟CQ集团董事长的千金相亲。”明台说。

明氏与CQ的程氏一直有商业上的往来,这次联姻对两边都有好处。

“这么重要的情报……直接告诉我没关系?”

“没关系,成不成还不知道呢。”明台无所谓地说,“两边长辈的意思是让我们先处处看,合适就结婚,不合适就算了。”

王天风扬扬眉毛:“你们两家倒是开明。”

“你自己呢?”他想起之前明台的话,“在犹豫?”

“我如果认真和她交往的话……”明台缓缓道,“我们就不能再保持这种关系了。”

王天风笑起来:“舍不得我了?”

“当然。”明台没有笑,“毕竟处了这么久。”

“所以……”王天风看着桌上的美食,“这是散伙饭?”

“你就这么着急摆脱我吗?”明台看似无奈地笑了,“我还没跟她见面呢。”

“那我该不该祝你相亲顺利?”

“别为难我了……”明台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主菜。

不知道为什么,王天风忽然有伸手摸一摸青年的头的冲动,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过了一会儿,明台的手机响了。“嗯,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他放下电话,“抱歉啊,我公司临时有点事情,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明台走后,王天风长长出了一口气。虽然面上维持着年长者的气度和轻松的态度,心里那丝失落却是实实在在的。不知不觉间,他与明台竟然处了快两年,超过了他与之前任何一任床伴相处的时间。时间把他们烙印进彼此的生活里,已经成为了无法轻易抹去的存在。

真糟糕。他好像犯了419的忌讳。不过还好,现实让他及时清醒了。

王天风继续切起他的牛排,手指不小心碰到旁边的马提尼杯。他望着那杯粉红色的大都会,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疑问。

 

——如果明台打算跟他告别的话,为什么还会吃他上司的醋呢?

 

 

4.

 

此后的一个月,他们没有任何联系。

这是和程家小姐进展顺利的意思吗?王天风想问问,又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问。几次打开微信,他们的对话都停留在最后一次明台给他发的餐厅地址。

“你知道吗?”某次和宁海雨一起吃午饭时,友人压低声音说,“明氏跟CQ要联姻了。”

“是么?”王天风装作头回听说,“那么之前传出消息说CQ要收购AME是真的了?”

AME是一家高科技公司,不属于CQ以往常做的领域。

“我猜是了。”宁海雨说,“这次联姻的双方是明家小公子和程董事长的千金,男方就是之前在H市我介绍给你认识的那个年轻人,他就是做Tech的嘛。”

“嗯,”王天风顿了顿,“已经……确定要结婚了?”

“他俩是青梅竹马,应该不会有意外吧。”

青梅竹马?王天风的心一沉。明台跟他说的可是连面都没见过。那是哄人的吗?就像青年总会说的那些情话一样。

“赶在消息正式公布之前,先下手为强吧。”友人想的全是这情报对股市的影响。

“知道了。”

午休过后,王天风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按时在下班之前完成了该做的事。周五晚上是玩乐和约会的时间,王天风望着那些时不时偷看自己的下属,在让大家放松放松和做个魔鬼上司带着所有人加班里面选择了前者。

吃了晚饭回到家才刚刚过了八点半,以往这种时候王天风都会约明台出来玩,但现在青年已经走了另一条路,他也不能止步不前。他选了家过去没去过的酒吧,很快和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长相一般但身材不错的男人聊到一起去了。

这个男人叫Leo,是某个乐队的键盘手,手指很长,有长期练琴留下的茧子。喜欢钢琴的明台手也是这样,王天风努力忽略这个事实,跟对方谈着音乐的话题。

“你的眼睛可真漂亮……”Leo凑到他耳边说,“这里太吵了,我们换个安静点的地方吧。”

王天风点点头,两个人去了离得最近的高档酒店。

刚进房间门Leo就把他摁在墙上吻,王天风皱着眉接受了。他们推搡着来到床上,Leo开始扯起他的衣服。

“你等等。”王天风拽住对方的手,“我要去洗个澡。”

“我等不及了……”Leo舔咬着他裸露的脖颈,“一会儿我们一起洗吧……”

这种不拘小节派的419对象,在明台之前王天风也曾经遇见过。他们如同快餐食品,有自己独特的野性和魅力。作为可选择的一种类型,王天风对此并不排斥。

然而现在,他却满心都是油腻腻的感觉。以往和明台上床的经历不断跳入脑海,和当下的情境形成了鲜明对比。

王天风在Leo解开自己的裤子之前牟足劲把对方推开了。

“抱歉,我——”他生硬地说,“房费我来付,你随意吧。”在Leo懵怔的目光中,王天风迅速穿好衣服,从钱包里拿出足够付房费的现钞放在桌子上,然后立刻离开了房间。

 

酒店自带的酒吧里除了调酒师没有其他人,正适合现在心情一团糟的王天风。他点了一杯威士忌加冰,开始自我反省。

今夜他太着急了,应该再等一等再挑一挑,找个更合适的对象。他不应该只看着Leo身上和明台重叠的那些地方——他不应该用明台作为标准,那样只会让他沉溺在过去。

“先生?先生?”调酒师喊他,“您要的这款威士忌已经没有了,是换个牌子,还是换种别的酒?”

“其他酒有什么推荐的吗?”

“我们这里有新到的库克香槟,您要试试吗?”

王天风的心情更糟了。他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十一点,决定结账走人。还没出酒店的大门,王天风就注意到外面已经下起了中雨。他叫了个车,坐在酒店大堂里等着。

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酒店门口。出人意料的是,明台竟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个月未见,青年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翩翩公子的模样。王天风整了整衣领,把刚刚的吻痕盖住,准备去打个招呼,寒暄几句。谁知道,明台下车之后,回过身,牵住了第二位下车人的手。那个人是程家的千金程锦云,二十几岁,看上去娴静温雅。程小姐挽着明台的手臂,两个人宛如一对金童玉女,十分般配。

王天风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穿过酒店大堂,坐上VIP电梯,胸口隐隐作痛。这时他才注意到,今天选择的这家酒店是CQ旗下连锁的,难怪会在这里碰上他们俩了。

王天风苦笑起来,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大概说的就是现在这个状况吧。

那份闷痛直到后半夜也没有平息。幸好第二天不用上班。失眠的王天风索性起床,把家里衣柜里明台赠送的所有东西都翻了出来,放进一个打包箱,封上口。

做完这一切,王天风少有地坐在了客厅的地毯上。

 

他不该再找其他借口了。不是今夜选错了类型,不是换个人就可以。

——而是谁都不可以,除了明台。

 

他爱上明台了。

 

半个月后,降职调回总部的申请被批了下来。公司给王天风开了欢送会。那些经过他调教的下属们都来跟他道别,被他骂得最惨的那个孩子却是哭得最凶最舍不得的。

“师父,您还会回来吗?”跟他时间最长,接了他位子的下属问。

“或许吧。”王天风模棱两可地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得好好的,不能松懈,听见没?”

“是!”

“知道了!”

“您放心吧!”

王天风笑了笑,跟所有人道别之后,独自一人去了机场。宁海雨抱怨过他走得太急,可他真的很想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候机时,王天风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微信将“我调去纽约了”发给明台。直到他上了飞机,回复才姗姗来迟。

“我要订婚了。”

好了,这就是结果了,剩下的事都是他自己的了。

“祝你幸福。”

发送完毕,王天风关上了手机。

 

华尔街的工作比预料的还要忙碌,正合王天风的意,让他无暇去想别的事,一心扑在工作上。他换了个住所,格局摆设地理位置都和原来完全不同。

12月31日那天,王天风仍在加班。他走出工作的大厦时,还有十几分钟就要零点了,庆祝新年到来的人们已经从时代广场一直站到了这里。挤着回家太过麻烦,他干脆就加入了庆贺的队伍。人们不是跟爱人在一起,就是和家人朋友在一起,一个人的王天风显得有些形单影只,但他并没有觉得寂寞,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等了十分钟左右,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王天风转过身,他花了几个月时间去忘记的那个人就这么站在了他眼前。

“这么巧,你来出差吗?”他庆幸自己已经调整好了心情。

明台抓住了他的手。青年喘着粗气,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的。

王天风一眼看见对方中指戴着的戒指,自以为平静的心瞬间翻江倒海。

“可能说得有点晚了,”他说,“恭喜你订婚。”

“我没有订婚。”明台立刻否认,“我没有订婚,因为我才找到我想要求婚的对象。”

“……什么意思?”

“我知道,我大概没办法说服你选择这种高风险的事情,但是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 青年牢牢握住王天风的手,“我不知道在一起之后我们会面临什么,我们的未来会发生多么好的事情,多么糟糕的事情,我们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让我愿意去承担这一切,承受这一切的话,那个人就是你,只是你。”

“除了你之外,谁都不可以。”

明台拿出一枚戒指,和他中指戴的款式相同。

“你愿意——”

话没说完,只听人群中发出欢呼声,倒数六十秒!人潮开始往前涌,明台赶紧把戒指收了起来,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被挤散了,王天风站在他身后五米处。青年努力逆着人流,想回到对方身边,却是徒劳无功,雀跃的人群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30!”

明台伸出手,还是够不到。他侧过身,尽力将手伸得更长。

“20!”

他的手被人牢牢地抓住了。明台蓦地回头,是王天风抓住了他。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他们眼中闪着同样的火焰。

“10!”

人群彻底沸腾!明台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向前推,可是紧紧相握的双手让他觉得安心。

他们不会再走散了。

“5!”

王天风随着涌动的人群来到明台身边。

“4!”

广场上空的水晶球缓缓降落,倒数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有力。

“3!”

明台把王天风拉进自己的怀里,在对方耳边说道:“你愿意——”

“2!”

王天风缓缓地笑起来:“好啊。”

“1!”

他们开始拥吻。

 

“Happy new year!”

水晶球落下,烟花四起,彩色的绸带在天空飞舞。人们欢呼着,尖叫着,互相祝贺着,四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新年到了。

新的篇章开始了。

 

END


*************************************************

小料特别留了一部分给不能去CP的大家~公平起见,每本1元,邮费自理,有愿意收的姑娘请在评论留言,留言没说要的我就默认不要了,按顺序来【评论很打动我的话会考虑黑箱/w\

实体repo点我看~





01 Jan 2018
 
评论(49)
 
热度(12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