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7)

7.

 

“大忙人,您可算有时间跟我吃顿饭了。”程锦云搅搅杯里的咖啡,看着明台脖子上挂一个相机,还背了另一个相机包,“哟,真有大摄影师的样子了啊。”

“你别取笑我了。”青年坐下来,夸张地出了口气,“我已经快忙死了!”

明镜和程锦云的表姐苏垚是大学同学兼闺蜜,两家时常来往。明台和程锦云同岁,自然就成了从小玩儿到大的青梅竹马,关系非常亲密。两位姐姐曾经动过把两个人配在一起的念头,可惜他们彼此太过知根知底,燃不起什么爱情的火花,只能作罢。

“身在福中不知福说的就是你这种人。”程锦云没有理会竹马的卖惨,“拜多年偶像为师,做自己想做的工作,你还有什么不满?”

明台沉默了。程锦云扬了扬眉毛:“不是吧?你真的觉得不好?”

“……锦云,”青年低声说,“我可能做错事了。”

“你后悔学摄影了?”

“不是。”他摇摇头,“我强吻了他。”

“她?”程锦云瞪大眼睛,“你那个师姐吗?你不是说她出去采风了?”

明台低着头把圣诞节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的青梅飞快搅着咖啡,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然后呢?”等对方说完,程锦云问道,“你老师要把你逐出师门?”

“没有!”明台立刻否认,“就是……我觉得他在刻意跟我保持距离。”

自那天起,王天风就没跟他一起进过暗房。等他二次考过笔试之后,更是将亲自授课的时间降到了很短,由郭骑云来替代。

虽然这一切都有正当理由,譬如王天风接了新的工作,但明台还是感觉到了老师的疏远。

“那你还想怎么样?让他对你一吻定情吗,明少爷。”

“怎么可能!”明台的眼里透着懊悔,“快帮我想想该怎么给老师赔礼道歉。”

“说这个之前,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会有人不喜欢天上的星星吗?不会。会有人想把星星据为己有吗?也不会。”

“那你为什么要吻他?”

“气氛所致吧……”青年含糊地说。

明台始终认为,自己在情场上无往而不胜最重要的原因不是他帅或者他有钱,而是他有自知之明。什么样的人不该碰,什么样的人不能碰,什么样的人他拿不住,青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准确地判断。

成为王天风的学生,成为他最好的学生,这是明台在维也纳就定好的目标。

……在这之上的东西,说没想过是骗人的,但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便已经被他自己摁下去了。

王天风是他的老师,是他的目标,是他仰慕的对象。

他愿意这样仰着头看着他,然后就能长长久久地这么看着。

“那你就直说,平安夜只是冲动,并不是真的打算如何,然后再勤奋些,没有老师不喜欢勤奋的学生。”

“都过去这么久了再提旧事,会不会太尴尬了?”

程锦云看了他一会儿,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明台不解。

“你这个拖拖拉拉的样子,倒让我想起另一个人来。”青梅笑着说。

“谁?”

“点菜点菜!”程锦云翻开菜单,略过了这个问题。

 

周六洗照片时,王天风依旧不在。

“老师下午会来。”许是看明台脸上的失望太过明显,郭骑云好心地说。

可惜他多了一句嘴:“你是不是惹老师生气了?”

明台刚刚多云转晴的脸迅速垮了下去。“这么明显?”他问。

“有一点。”郭骑云语带保留地说。

对于明台,王天风几乎算是手把手地教了一切基础。最开始郭骑云还以为是因为师弟并非科班出身,不是学艺术的也不是资深爱好者,老师才会如此费心费力地纠正每一个地方。可后来他才发现,王天风对明台的偏爱远超过对他和于曼丽。

每周摄影批评之后,明台只会带走最满意的一张,剩下那些照片就扔在工作室的废片堆里。可是周日清理时,郭骑云从来没看见过那些照片。他心中疑惑,就留意了一回,然后便看到老师把青年拍过的那些废片一一挑出来,认认真真地又看过一遍,收好带走。

更不要说自明台来之后,工作室里没断过的那些汽水和零食。明台曾经惊喜地跟他说过某款薯片进口超市都没得买,只在网上有,没想到工作室这边却储量充沛,郭骑云忍了很久才没有讲出真相。

说完全不嫉妒是假的,但也只是一点点无害的嫉妒。明台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他像块全新的海绵一般飞速吸收着摄影和艺术的知识,而且很快就开始摸索建立自己的摄影风格。别说王天风喜欢他,郭骑云对这个师弟也讨厌不起来。

从两周前开始,老师就在有意识地回避跟明台独处的情况。师弟的照片也终于出现在废片堆里,郭骑云犹豫了几秒,默默拿出袋子把明台那些都装了起来。

王天风那里他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找机会问明台,谁想到青年只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些什么。

下午批评会的气氛降到了冰点,主要是明台的问题。他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不开心的时候浑身都会散发着负面气息。郭骑云看着那两个人仿佛模范好师生却欠缺生气的样子,只觉得时间格外难熬。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老师让两个学生下楼收拾东西。郭骑云还想再问,就听门口传来响动。

一个曼妙的身影推门而入,黑风衣,皮质长靴,高马尾,还架着一副墨镜,十足的冷感。

是于曼丽回来了。

“曼丽师姐!”明台这时候脑子倒是转得快,郭骑云还没说话,他先开口了。

于曼丽摘下墨镜,看向郭骑云:“老师在吗?”

“在二楼。”

“暗房有人吗?”

“没人。”郭骑云答道。

“我去洗照片了。”她简洁地说完,完全没理会明台的招呼,雷厉风行地走了。

“老郭,”看着那个干练的背影,明台用一种梦幻般的语气说,“我恋爱了。”

“叫师兄!……等等你说什么?”

“我恋爱了!”青年兴奋地重复道,“我爱上曼丽了!”

 

 

TBC


赶在今天的尾巴更个新,祝我,也祝一下昨天过生日的 @清慕 姑娘生日快乐吧


06 Jan 2018
 
评论(9)
 
热度(5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