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8)

8.

 

明小少爷的求爱行为向来都是明目张胆,唯恐全世界不知道的。但谁要是认为他只会吃饭看电影送玫瑰,那就大错特错了。以于曼丽的作品即将在某个知名摄影展展出为由,青年买了一整套适宜拍人像的镜头送给自己的师姐。价格不菲是一方面,有些收藏级别的镜头是用了人脉才买到手的。于曼丽推辞几次,最后还是收下了,毕竟摄影师没有不喜欢好镜头的。

收了礼,也就欠下了情,之后明台再拿着摄影方面的问题来找她,她便不好推测。而这位富家公子,也像是突然对人像摄影萌生兴趣似的,三天两头过来找于曼丽,有时候是给她看照片,有时候是捧着国外摄影师的照片集找她探讨。讨着讨着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两个人便顺理成章一起吃饭。于曼丽平时喜欢在外面跑,明台就主动给她当司机兼职苦力。反正王天风现在也不押着他上课了,郭骑云也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忙,除了偶尔打杂和周六洗照片,青年多了不少自主时间。几周下来,不说工作室的人,就连于曼丽央美那边的朋友,都把明台当成她的准男友看待了。

周六的批评会因为明台心情的恢复,又变得热烈了起来。青年努力解析师姐照片想表达的内容,哪怕说得离谱被嘲笑也没有停下。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从黑板上拿下最后一张照片,王天风环视面前的学生们,“于曼丽,明台,你们俩留下来收拾。”

“是,老师。”

“知道了,您放心吧。”明台说完,就凑到了于曼丽身边,“师姐,我听说今天晚上——”

“老师。”郭骑云跟着王天风下了楼,“您今天晚上有空吗?”

“有事?”

“嗯,我想请您喝次酒。”

王天风驻足:“你请我喝酒?又跟小凤吵架了?”

“哪儿敢啊!”郭骑云笑得憨厚,“自打您把明台带过来,咱就没再喝过酒了。”

王天风一怔:“啊……是啊。”

他白天忙着教导明台,晚上忙着自己的工作,几乎没什么空闲时间。郭骑云是他最放心的学生,这次主动约他,恐怕是真的有什么事。

“今天晚上我有空,你定地方?”王天风说。

“好。”

 

“今天晚上我有约了。”于曼丽边擦黑板边说。

“在哪儿?我送你过去吧。”明台顺理成章道。

于曼丽停下手里的活儿:“明小少爷,你追人一直都是这个套路吗?不说目的光讨好,等着别人自己来问。”

“也不是都这样。”明台笑起来,“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不喜欢我。你不喜欢我,我还跟你说那些情情爱爱的话,不是招人讨厌么?”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姑娘不咸不淡地说。

“不过我也感觉到了,你的讨厌不是针对我的,所以我还有希望,是不是?”

于曼丽没有理会他的问题:“你到底喜欢我哪里?”

“你长得漂亮,别笑,一见钟情就是这么一回事嘛。”明台毫不掩饰自己颜控的事实,“我喜欢你的模样,也喜欢你乌黑的头发,更喜欢你的照片。”

“我的照片?你又打算像刚才那样乱说一气了?”

“我没有乱说,我只是在说我感受到的那种凛然的美感。”明台说,“你的照片总是非常干净,简洁,拍摄的永远是女性力量和柔美结合在一起的瞬间。”

“照搬老师的话可没意思。”

“……老师也这么说过?”明台微怔,然后迅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看来我说的没错嘛!”

“你说你喜欢我,我就得考考你了,你知道我最喜欢的花和最喜欢的吃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青年没有丝毫窘迫,大大方方地说,“但你现在告诉我,我一定会记住的。”

“那你知道老师最喜欢的花和最喜欢的吃的是什么吗?”于曼丽又问。

“是——”明台刚说一个字就察觉不对,“你问这个干什么?”

于曼丽一下子笑出声:“郭骑云说的果然没错。”

青年皱起眉头:“他说什么了?”

“明台。”姑娘转过身,靠在干净的黑板上,“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你只是喜欢我身上其他人的影子。”

 

“说吧,有什么事?”酒保刚把鸡尾酒送过来,王天风就单刀直入地问。

“老师,我想离开一阵子。”郭骑云说。

“离开?你要去哪儿?”

“四处走走,跟小凤一起,就算是……”学生低头笑笑,“……婚前旅行了。”

“恭喜,定好日子了吗?”想到上辈子郭骑云和李小凤的终局,王天风心中三分复杂,七分欢喜,“到时候让曼丽把你俩拍得漂漂亮亮的。”

“还没有,等我们回来以后再决定。”

“……你打算走多久?”王天风察觉到不对,开口问道。

“不知道。”郭骑云摇摇头,“我只是不想再继续现在这样了,我想……变一变。”

作为一个成名的商业大片摄影师,贸然改变道路是风险极大的事情。郭骑云说出口的时候心里也没有把握,一旦他改换风格,老师之前为他谋划筹措的那些人脉资源很可能统统作废。

“我理解,”王天风凝视学生的侧脸,并没有表现出不赞同,“你和曼丽一样,喜欢的都是人文摄影,你们想拍的从来都不是聚光灯下的人。”

“只不过当初,你需要稳定的收入,我才让你去拍那些时尚大片。这些年,你一直做得很好。”

“老师……”

“看来小凤也很支持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王天风拍拍郭骑云的肩膀,“放心,这边要是再有邀约,我会帮你推掉。”

“谢谢您。”郭骑云感激地说,“如果不是三年前您收我做学生,我现在可能已经放弃摄影了。”

“是你自己一直坚持,一直努力。”王天风叫来酒保,又加了两杯酒,“来,这杯酒我请你,就算替你饯行了。”

“应该我请您才对。”郭骑云说,“我还想拜托您一件事。”

“你说。”

“我跟小凤的婚礼……可以请您来拍照吗?”

王天风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又放下,久久没有说话。

“行吗?”郭骑云又问。

“骑云。”王天风垂着眼睛,“你知道我不拍这些。”

“我以为明台来之后会好一些。”郭骑云把目光收回到自己的酒杯上。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郭骑云把一个透明袋子放在吧台上,里面全是明台前些日子的废片。

“都是明台拍的照片,之前您都拿走了,这几周没拿,我就自作主张分出来了。”他说,“您还要吗?”

 

“咳咳咳咳咳……”

明台死死地捂住嘴巴,把呛到的咳嗽声降到最小。

于曼丽白了他一眼:“你生怕不会被发现是不是?”

他们现在坐在酒吧二层靠近栏杆的地方,郭骑云和王天风背对着他俩,看不到这边,他们却能听到那边的谈话。

“可、可是……”

“嘘!”

明台苦笑着点点头,继续集中注意力。

 

TBC

12 Jan 2018
 
评论(10)
 
热度(8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