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9)

9.

 

王天风扫了一眼那些照片。

“我会拿走他的废片,是因为我想确认一件事。”他说,“如果你仔细看过他的照片,就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拿走。”

“……色彩?”

“对,”王天风随意从袋子抽了几张照片,一字排开,摆在吧台上,“明台的照片,哪怕是黑白的,都会让人有色彩冲击的感觉。”

“之前我拿走那些照片,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偶然。现在我确定,明台眼中的世界,和我们眼中的,的确不一样。”老师的语气里不自觉地流露出赞赏和发现天赋的兴奋。

郭骑云的心底涌起一阵复杂的感情,混着羡慕高兴嫉妒,可能还有点失落。他想到了于曼丽刚刚入门的时候,王天风也曾这样跟他讲过这个小姑娘身体里的巨大能量,然后,很快,师妹就获了奖,成为圈内一颗闪亮的新星。

“骑云?”

“啊……嗯。”郭骑云一口喝光杯中酒,“老师,明台是不是惹您生气了?”

“何出此言啊?”

“就是感觉您对他冷淡了不少,也不怎么给他上课了,来工作室也多半趁着他不在,好像刻意避着似的。”

 

“哇……想不到老郭是这么直白的人啊。”明台小声感叹道。

于曼丽还在翻着明台娱乐用数码相机里面的照片。王天风的评价让她心生好奇。

“当然,老郭比你爷们儿多了。”姑娘飞速浏览着,暗自惊叹于自己看到的东西,“如果不是他直球打得好,他跟小凤姐恐怕早就分手了。”

“老听你们说起李小凤,我可从没见过她来工作室找老郭啊?”

“小凤姐是话剧演员,天天要排练,忙着呢。”于曼丽把相机递过去,“看完了,还给你。”

“嗯。”

 

“该教的都教了,剩下的得靠他自己的摸索。”王天风说,“你也知道我手里压着活儿,再不干你替我交违约金啊?”

“话是这么说……”

“我教你,教曼丽的时候,不都是到时间就放手么,对明台也是一样。”

郭骑云没接话,默默喝了一口酒。

“倒是你,怎么突然这么在意起我教明台的事了?”

“您的教学方法从来都是最妥当的,我在意的不是这个,是您跟明台的关系。”

“我跟他的师生关系有什么问题吗?”王天风挑眉,“他跟你抱怨什么了?”

主动权顷刻反转,让郭骑云有些郁闷。

“我以为他是不一样的……从您把他带过来,我就觉得您对他,和对我、对曼丽都不一样。我不是觉得您偏心。”他赶在老师开口前抢着说道,“我只是以为,明台是那个能让您活得轻松点的人。“

 

“活得轻松点?老师过去发生过什么吗?“明台看向于曼丽,却发现师姐紧缩眉头,眼中的茫然和他一样。

“我也不知道。“于曼丽说,”师兄是最早跟着老师的,在那之前他也一脚踩在摄影圈里,可能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吧。“

 

“你,于曼丽,明台,都是我重要的学生,我对你们的期盼是一样的。明台在拜我为师之前,就非常喜欢我的作品,所以……多多少少有些粉丝心态。我欣赏他的热情也欣赏他的才华,我对他的未来充满期待,但也就到此为止。“王天风缓和了语气,话还是说得滴水不漏,”如果让你误解了什么,或者让他误解了什么,我很抱歉。“

“别,您别跟我道歉。“郭骑云连忙摆手,”是我拉着您说这些有的没的。“

“况且明台的注意力不是转移到于曼丽身上了吗?他俩岁数相当,又是同行,挺好的。”

“您想撮合他们?所以最近才总让他俩留下收拾工作室?”

“顺手给年轻人制造一点机会。”王天风笑起来,“这点上你是从来不用我操心。”

“可是于曼丽心里有别人。”

“我知道。如果明台能把她拉出那个泥沼,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郭骑云又沉默了。

 “明台的话题就说到这里吧。我倒是很想听听你以后的计划……“

 

楼下的两个人开始说起别的,楼上的两个人便找机会溜了。许是明台在路上太沉默,于曼丽好心陪他去了第二家酒吧。

“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青年摩挲着酒杯的边缘,“我没有觉得被打击,他那些话本来就是说给我听的。”

“说给你听?”

“我们偷听的事早就暴露了。”明台无声地笑了笑,“从第三杯开始,老师就没点过单子上的酒。隐藏酒单是酒吧的秘密。这不就是在暗示说,你们的秘密我早就知道了吗?”

“那你还……”

“我想听。”青年干脆道。

“你对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于曼丽问。

“你和老郭又是为什么觉得我对你不是真心的?”明台反问。

“我本来就没当真,老郭来找我,让我知道了原因而已。”姑娘没有跟他拉锯,直白道,“只要老师在,你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从没看过我。”

“就这样?”

“不要小看女人的感觉。”于曼丽摇摇手指,“你们这种公子哥我见多了。”

“那……‘泥沼’呢?”明台仔细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如果你不想提,我给你赔不是。”

“没什么不能提的。”于曼丽浅浅地扬起嘴角,毫不避讳,“他们说的是我哥。”

“你……哥?”

姑娘轻笑出声:“除了老师,你是我见过表情最克制的人了。”

“于晞仁不是我亲哥,他在我十三岁那年救了我。”她说,“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男人。”

于曼丽很小的时候被拐进大山里当童养媳,吃了许多苦,甚至因为之前的一场病得不到及时的医治而神志不清。警方打击拐卖犯罪时她趁机逃出来,流落街头,遇到了于晞仁。于晞仁好心,花钱给她治病。等她病好想带她去警局时,却遭到了小姑娘激烈的反抗。他不得不收留了她,一面以兄妹相称,托关系弄了个远亲身份,供她上学,一面暗中寻找她的父母。连“于曼丽”这个名字都是于晞仁给起的。

于曼丽讲的坦然,明台听的唏嘘。都是失去父母再被收养,他的经历可比她幸运太多。

“我来帮你吧。”青年克制不住自己的同情,“我帮你找到你的亲生父母,没了这层兄妹关系,你们就可以——”

“谢谢你。”于曼丽笑着打断他,那笑容却仿佛浸过黄连,透着苦涩,“他大了我十四岁,看我的眼神永远是看妹妹的。”

“若他爱我,这层表面的兄妹关系又如何?外面的流言他从来不当回事。若他不爱我,没了这层关系,他也不会怎样。”

“所以我情愿找不到亲生父母,这样我就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光明正大地看着他,尽我所能地去爱他。”

这确实是个泥沼。明台看着于曼丽,想到许多。可如果陷进去的人甘之如饴,泥沼又如何?

 

 

TBC

15 Jan 2018
 
评论(9)
 
热度(7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