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1)

11.

 

开车前往青海湖的路上,明台的心仍旧没有平静。他瞄了瞄在副驾驶上闭眼休憩的王天风,摇摇头,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开车上。

事情得从三天前说起。

“所、所以说,只有我跟老师去西北?只有我们俩?”明台惊喜道。

“嗯,我有别的事。”于曼丽说,“提前恭喜你毕业啦。”

“毕业?噢……”明台稍稍冷静了些,“这就是你跟我说过那个毕业旅行。”

“对,我与老郭都跟老师这么出去过。别这么看我啊!”于曼丽瞥了青年一眼,“我那次老郭也一起去了。”

“需要我提前准备些什么吗?”明台赶忙取经。

“没什么特别的……”于曼丽仔细想了想,打趣道,“安心吧,老师不会路上掏出份卷子给你做。”

“现在让我再考一次试我也不会发憷的!”明台说,“……大概。”

“师弟,你大概还没明白毕业的意思吧。”师姐笑吟吟地说,“毕业以后,老师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管你了,周六都不一定会来工作室。毕竟,想找他拍照的地方太多了。”

“你是想说这次毕业旅行是最后的机会?”明台看穿姑娘的小算盘,也笑起来,“我理解你想找个同志的心,但我还得想想。”

“真不像个男人!”

“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不是随便玩玩,慎重一点不好吗?”

“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于曼丽满脸写着恨铁不成钢,“据过往经验,老师现在带你出去,基本等同于你们回来之后,他会立刻出国一个月以上。”

明台皱眉:“一个月以上?那春节……?”

“老师家里的情况我也不了解。去年春节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在澳大利亚。”于曼丽说,“真这么一个月不见面,有点什么也会变成没有了。”

对于师姐这句话,明台是将信将疑的。疑的不是话里的因果关系,而是那个“有点什么”。单恋哥哥那么多年,于曼丽可算遇见一个可能跟自己同病相怜的同龄人,于是她就开始致力于把还在边缘试探的明台彻底拉下水。姑娘曾经给青年列举过“老师待你不一样”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条(其中大概还有郭骑云的成果),言辞凿凿,几乎盖棺定论王天风对明台有那么点超出师生范围的意思。不得不说,对比出真知,青年在知道工作室的零食是特别为他买的,这里也只有他吃过老师做的夜宵以后,着实惊讶了一把,小心思也更活络了些。

若是以往,对象不是王天风,明台会选择大胆试探几次。可是对着老师,他不敢,他觉得自己的想法都会被看透。 

然而于曼丽的话到底还是给了明台些危机感。他知道,感情是拖不得的,越拖越没戏。

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青年就睡了三个小时,第二天顶着俩黑眼圈去了机场。王天风皱着眉说了他一顿,上飞机以后还是让他坐在自己靠窗的位置,安心补觉。到青海西宁后,明台总算打起一点精神来。王天风让他去拿事先预定好的露营车,自己则去买野外需要的东西。

两人此行的目的是拍摄青海甘肃一带的自然地貌和星空。王天风一直合作的相机厂家新出了一组镜头,想借他的手进行推广,张掖那边的朋友也一直招呼他过去。王天风考虑一番,选中了西北的风光作为拍摄对象。

 

“老师,我们到了。”明台把车停好,转过头发现同行人已经全副武装,帽子围巾手套一个不少,围得严严实实,只露眼睛,看上去有些可爱。

“你也快把衣服穿好,外面冷。”假装没看见学生扭头偷笑,老师严肃地说。

“没事,我抗——”那个“冻”字还没出来,明台就被冷得打了个哆嗦,“老师!您别突然开车窗啊!”

“赶紧的,一会儿我们还得赶路。”

他们要在夜幕降临前赶到茶卡盐湖,然后在那里拍摄星空夜景,并露营一晚。

明台迅速穿戴好衣物,向王天风行个礼,就义似的打开车门走到外面。冬季的青海湖冷得要命,白天也在零下十度以下。但冷也有冷的好处,这个夏季的旅游胜地此时空无一人。明台的注意力很快就从冷转移到了眼前的景致上。

整个青海湖的湖面都冻上了厚厚的冰层,一眼望不到边际,湛蓝的天空中白云美得如同精心绘制的画作。鸟岛空空如也,连一只飞鸟都没有。没有喧嚣,没有吵闹,空旷、安静、又唯美。

明台小心翼翼顺着冰面往湖中央走去,结了冰的湖面依旧能看出底下的一点点碧蓝色。

这里太静了,竟让他觉得有些压抑。

青年想喊,想叫,想说话。他回过头才发现自己离岸边已经不远,而前方还是看不到头。他的老师站在汽车的不远处,架好三脚架,已经开始工作了。明台暗叫不好,开始加速往回走。王天风冲学生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着急,可惜对方未能领悟,还是在快到岸边的时候摔了一跤。

“疼疼疼——”明台勉强站起来,在老师的帮助下离开冰面。

“都让你慢点了!着什么急?”王天风说,“摔哪儿了?我看看?”

“没、没事。”明台躲闪着,“已经不疼了!”

“真的?”

青年努力扯出一个笑容:“真的!”

“不用急着拍照。”看出学生心中的焦急,王天风安抚道,“你是头一次来,多看多观察。找到你心里最佳的摄影角度和位置是最重要的。”

“我是想帮老师的忙。”明台认真又带点委屈地说。

王天风一怔:“那……那你去拿两瓶水吧,天冷补水也是很重要的。”

“好!”学生吸了吸鼻子。

“赶紧擦擦。”老师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鼻涕都快冻出来了。”

“?!”

明台慌忙接过纸巾,转身擦鼻子,没有看见王天风在他背后露出的笑容。

 

到达茶卡盐湖时天色已晚,他们在房车里解决晚饭,开始整理夜里会用到的装备。明台翻出一次性取暖贴,拿了三片在手里,剩下的都递给王天风。他将一片贴在脖根部,一片贴在心窝,还有一片是要贴在后背肩胛骨中间的,需要他们给彼此帮忙。贴完之后再围上围巾,穿上羽绒服,保暖效果就立刻显出来了。

扛着相机装备下车,明台一眼就看到暮色下的茶卡盐湖。平整如镜面的湖水反射着夕阳彩霞,秋水共长天一色,美得让人心折。

“好看吗?”王天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的身边。

青年侧过头,看着夕阳下的盐湖和他夕阳下的老师,重重地点了点头。



TBC

28 Jan 2018
 
评论(12)
 
热度(6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