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2)

12.

 

太阳落山后,星空终于露出了真容。冬夜星空的银河没有夏夜那么壮丽,亮星却更多,如镶嵌在黑色天鹅绒上的钻石那般绚烂夺目。明台欣赏片刻,低下头继续摆弄他的相机。

“你见过星空?”王天风问。

“嗯。”青年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把相机固定在三脚架上,“还是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吧?我跟当时的朋友一起去城郊别墅过周末。起夜时无意中从窗户看到了外面的夜空,那是我头一次看到那么多星星,目瞪口呆了半天,后来还把伙伴都叫醒,大家一起偷偷去了最上面的露台,看了好久才回去睡。”

“然后第二天大家就集体感冒了,把家长们吓了一大跳。”

王天风轻笑出声:“你是罪魁祸首的事情暴露了吗?”

“没有,至今是个秘密,所以……”明台把食指放在嘴唇前,狡黠道,“您得帮我保密喔。”

将相机设定好,两个人来到了停靠在铁轨上的小火车旁,爬上火车头,一起坐下看星星。青年转来转去不肯安定,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在天上找什么。

“你是在找北斗七星吗?”王天风伸手指着北面的天空,“在那边。”

“噢!老师好厉害!”明台顺着对方指的方向,一下子就看到了。

“我对星星了解不多,知道的也就北斗七星和……”他沿着北斗七星的前端仔细往前找,“这个!北极星!”

“嗯。”

“我喜欢北极星。”明台看着那颗星星,“它永远在那里指着北方不会改变,像是天上的路标一样。”

“是吗?北极星可是会变的。”王天风故意打击他。

“诶——?”

“因为地球的自转轴有周期性摆动,北极指向的天空位置也会发生变化。北极星往东一点,有一颗也很亮的星星,你看到了吗?那颗星星叫北极二,也叫帝星,就是俗称的紫微星。古人之所以把它当作天子的象征,就是因为那会儿它一直指着北极,其他星星都围着它转。”

“帝星就是那时候的北极星?”

“没错。”王天风顿了顿,“其实不只是北极星,北极都是在变的。”

“这个我知道!”明台像是在抢答,高高举起右手,“地理北极和地磁北极对不对?地磁北极是不断变化的,而地理北极是不变的。”

“恭喜你,答对了。”王天风半开玩笑地说,“但是没有奖励。

他眺望着北方:“所以地理北极也被称为True North,很美丽的名字,不是吗?”

“嗯。”青年说,“人这一辈子要是能找到自己的True North,也是一大幸事。”

“加油吧。”老师拍拍学生的肩膀,笑道,“你还年轻,可以慢慢找。”

“话说回来,您对星星还真是了解……”

“看多了自己就会琢磨琢磨。”

“能给我讲讲吗?”

“讲完了我可是要考试的。”

“——?!”

“瞧给你吓的……你看啊,天空最亮的那颗星星就是天狼星,往上一点是南河三,往西一点是参宿四,这三颗亮星就是俗称的冬季大三角。参宿四下面有三颗连在一起很亮的星星,那就是猎户座的腰带了……”

两个人一个讲一个听,时间过得很快。中间明台还跑回车里拿新的取暖贴和水,以便他们能继续待在星空下。青年的想象能力是一等一的好,有些王天风觉得牵强的星座,他都有模有样地比划出来。

“是因为这里海拔高的缘故吗?”明台向星空伸出手,“总觉得这样就能抓到星星。”

王天风笑了笑:“看着是很近,其实却隔了不知多少光年。”

“是吗?”青年放下手,转过头看向他的老师,“可我还是想抓住星星。”

说着,他握住了对方的手。

“差不多到时间了。”王天风有点生硬地把手抽出来,跳下火车头,“我去看一眼相机。”

“老师!”

明台跟着一跃而下。铁轨旁边的石子堆太滑,他又着急,眼看就要摔倒。王天风想扶学生一把,没想到竟被带得重心不稳,两个人一起从上面滚了下来。

“……明台?受伤了吗?” 

天旋地转之后,做老师的先回过神,可是他的学生只是伏在他身上喘粗气,并不答话。

“明台?”王天风推推青年,又喊了声。刚刚滚下来时,明台几乎把他整个人都箍在怀里,他的后脑垫着对方的手,没受一点伤。

“明——”

“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非常蠢。”

明台撑起身体,俯看他的老师。他的眼睛有点泛红,不知道是不是太冷,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

“但我希望您不要笑。”

“和您在维也纳相遇时,我本来是打算放弃摄影的。不是不喜欢,只是下不了决心走这条路。我是养子,四岁被收养进明家,一直被姐姐哥哥们照顾着。为了报答他们,我理应走一条稳妥的道路,或者进入家族企业,为他们分忧,或者去做一名学者,像他们期望的那样。”

“摄影这个职业非常不好做,需要机会,需要天赋,需要太多不可控的东西。我没有信心。”

“可是,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您出现了。我的憧憬,我的梦想,就这样突然跑到了我眼前,就好像是天边的北极星突然出现在身边一样。您不知道,那几天我几乎没有睡觉,每天都在兴奋和琢磨怎么能让您同意收我做学生之间度过。”

“我是个幸运的人,失去母亲的时候遇到了姐姐,要放弃梦想的时候又遇到了您。”

“我是个幸运的人,我理应知足。”

“这份感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因为从一开始您跟我之间就没有距离感,也或许是因为在遇到您之前,我就已经……”

“我喜欢你,我想拥抱你,我想亲吻你。”

“意识到这种冲动时,涌上我心头的不是喜悦也不是酸涩,而是痛苦,因为我跟您之间的差距真的太大了。见识、地位、能力,不管是哪一样,现在的我都远不及您。我知道我有未来和潜力,可是,我没有信心,也没有资格让您等我。”

“理智告诉我应该放下,不只是因为这份喜欢极可能得不到回应,也因为我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放下,迟早有一天会给您造成困扰,说不定我们的师生关系都要结束。”

“与其到时候痛苦地挖掉自己的一部分,不如现在后退一步……保证稳妥地……长久地……”

“您瞧,我是个多么丢人的胆小鬼。”

“平安夜那天,我试图去吻您。我没想过会成功,事实上您也确实避开了我。我难过了一下,却也没有难过很久,毕竟,我已经考虑了这么多……”

“我竟然考虑了这么多,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我对于任何恋爱关系都是主动,甚至冲动的。我从不计后果,只管当下快乐不快乐。”

“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您会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您是我的老师?或许是因为您是我的梦想?我回避着那个字,胆怯地回避着,不止因为您的不同,也因为……”

明台没有说下去。

王天风待他的好不需要于曼丽说他也知道。从小活在爱里的青年更是能分辨出他的老师是真心对他,并无所求。可是,他的身体里,他的心里烙印着一种莫名的畏惧,就好像他曾经在某个时候,被他自己对王天风的爱深深伤害过。

“我越是畏惧,就感觉离您越远。我不想这样,我想维持现状。这时候,曼丽师姐回来了。我很高兴那些杂志没有胡说,她确实有些地方很像您,我终于有了一个可以移情的对象。我追她,没想过真的把她追到手,也不觉得自己能成,这只是一个胆小鬼在给自己找借口和退路。”

“我依赖于时间能把我的冲动压下去,可是,当我那天晚上看到你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感情只是闷在罐子里的水蒸气,表面看上去平静极了,内里却在不断积攒着积攒着……”

明台的声音又开始颤抖。

“老师,我很害怕。我畏惧于爱你,明知道你不会回应我,明知道这份爱只会让我痛苦下去,却控制不住地渴求你。”

因为爱,他变得胆怯。

“明知道说出口会让现在的平衡崩塌,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因为爱,他变得愚蠢。

 

“我爱你,请许我把一生的爱都献给你。”

 

明台的身后就是漫天星空,可王天风觉得,闪耀的群星都没有青年的眼睛明亮。

“告白就告白……”他伸手抹去学生眼边泛着的泪光,低声道,“你哭什么。”

捧到面前的这颗真心太过炽热,茶卡盐湖的冬夜都显得没有那么冷了。

 “……哎?”明台一怔,“我,那个,我没想、呃、我不是——”

王天风把手放在对方嘴唇前,摇摇头。

“明台,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迟早有一天会分道扬镳。”

青年看到老师眼中如大海般的情感,汹涌又复杂。那是他从没看到过的景致,他在这片景致中看见了自己。

“就算这样,你也要和我在一起吗?”

这一次,明台看到自己的眼泪落在王天风的脸上。

原来痛苦的不止是他一个人。

“如果真的像您说的那样,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里,那么我一定会去找您。”

他的声音渐渐不再颤抖,变得平稳而坚定。

“不管您在哪里,哪怕中间相隔几万光年,我都会到您身边去。”

“为此,我会竭尽全力。”

 

 

TBC

 

**************************************************************



茶卡盐湖的星空,出处:http://www.mafengwo.cn/i/2883197.html

04 Feb 2018
 
评论(19)
 
热度(8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