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4)

这文已经快被我写成观光指南了【扶额

 @春山冬水 情人节快乐~


14.

 

王天风抵达大溪地是2月13号上午。这个著名的度假胜地到处都弥漫着情人节的气息。他这样的孤家寡人,甚至他这样的中国人都很少见,因为情人节之后就是除夕了。离开甘肃的时候,明台曾拐弯抹角地问过王天风春节的安排,鉴于他已经答应跟学生交往,便如实说了。

“老师不需要回家过春节吗?”明台问,“我留学的时候大姐也要我回家过年的。”

这大概才是青年真正想问的,王天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可说。

“我是老来子,也是独生子。几年前父母就先后去世了。其他亲戚离得都远,没什么往来,关系比较淡。”他看着学生欲言又止犹犹豫豫的模样,有些好笑,“你不用觉得我可怜,我的家庭很幸福,父母彼此相爱,他们也很爱我,为我的未来做足了打算。”

“春节的时候大家都在放假,我待在国内也没什么意思,干脆就出去玩玩。”

明台一把抱住了他的老师。

“明台?”王天风拍拍学生的背,“诶,你勒得我要喘不过气了。”

青年稍稍松开了怀抱:“今年太赶……明年,明年您跟我回家过春节吧。”

王天风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化为一个笑容:“好,听你的。”

明台终于彻底松手,眼底却还带着一丝不甘心。做老师的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情人节那天他们是要异国而处了。

办理完入住手续,王天风看了眼手机,国内现在是凌晨三点,明台八成在睡觉。等那边天亮以后给学生打个电话吧,他想着青年欣喜的模样就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大溪地是一个海岛,位于南太平洋,临近赤道,四季都非常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得海水碧蓝,清澈见底,细腻的沙滩一脚踩下去几乎要融化在其中。王天风不止喜欢大溪地的风景,也喜欢这里的偏远。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总是会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作为度假海岛,这里的旅客相对而言已经算少的了,比较清静。

结束几个小时的浮潜,王天风和向导一起吃了当地的特色午餐,又聊了会儿天,才回到酒店。他估摸着时间,用手机给明台打了个电话,意外听到关机的提示音,只能作罢,等晚上再说。下午的大好时光王天风决定消耗在酒店海滩的躺椅上,他点了一杯鸡尾酒,然后就趴在大椅子上晒太阳。

“先生,您的鸡尾酒来了。”夹杂着大溪地语的英语,是这里服务生的特色。

王天风用余光扫了眼对方,看见来人穿着酒店服务人员专用的T恤,戴着墨镜和当地的花朵草帽。

“谢谢,放在旁边吧。”他说。

“是,先生。”服务生把插着花的鸡尾酒放在躺椅旁边的小桌子上,“酒店免费给在这里休息的顾客提供一次按摩服务,不知道您需要吗?”

免费按摩?之前可没听说过,是新的项目吗?

王天风闭上眼睛,懒洋洋地想。可能是太阳晒得太舒服,他不想继续思考,便接受了对方的提议。

服务生从肩颈开始给他按摩,手法很熟练,力道也足够,让王天风放弃了最后一点怀疑。那双手一路向下,沿着背部按摩他脊椎两侧的肌肉,很是缓解了一番长途飞行的劳累。王天风有点想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对方摸到了他的腰侧。

“别碰那里!”他立刻打开服务生的手。

服务生连连道歉,然后开始老老实实按摩小腿。王天风只当意外,继续闭目养神。

如果不是明台,他还不知道他的腰会那么敏感。想起那一夜,他不由得把头埋得更深了些。那小子也不知道在干嘛,没电话也没微信的……

就算自己在有一搭没一搭地乱想,王天风还是意识到服务生那双手从小腿按到了大腿,而且还在逐渐往上。他在心里冷笑一声,决定抓对方个现行,然后带人去找酒店经理理论。

终于,那双手在犯罪边缘徘徊许久后,还是伸向了不该伸的地方。

王天风反手抓住服务生的手腕,一个翻身就去抓对方的墨镜:“你在干什么?!”

谁知道对方竟毫无动摇,甚至用力一拽,把他搂到怀里就直接亲了上去。

“你——”墨镜下熟悉的眼睛和随之而来熟悉的亲吻让王天风瞬间意识到对方是谁。他由着那人亲了几秒,然后毫不留情地把人推开。

“胆子大了啊?连我都敢耍?”王天风眯起眼睛。

假服务生——明台肉眼可见地抖了下,赶忙装出委屈的样子:“我是想给老师一个惊喜!”

王天风捻了捻手上沾的深色粉底液似的东西:“你也是够拼的。”

“我和当地人就差一点肤色而已。”青年夸张地秀了秀自己的肌肉。

“你这么跑过来,家里知道吗?”

“不知道。”明台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我就说临时有事要跑趟外地,让他们放心,年夜饭之前我会赶回去的。幸好我在法国领事馆拿的申根签证还没有过期!”

他说的轻巧,王天风却很清楚跑这么一趟有多麻烦。往来的飞行时间超过了一天,如果要在国内除夕吃晚饭之前赶回去,明台在大溪地也只能待上二十几个小时而已。

“其实你不用赶过来,我没那么——”

“我有!”明台张开双臂,皱着眉头地说,“我有这——么想跟您一起过情人节!”

王天风不说话了。他必须承认看到明台的时候,内心有株小火苗欢快地烧了起来。他不想明台那么劳累,可他现在是真的很高兴。

“走吧。”老师主动去拉青年的手,“去我房间,你先洗个澡。晚上酒店有自助烧烤派对。对了,你行李呢?”

“在大堂寄存着。您这是同意跟我一起住了?”

“不然你还想住哪儿?”

“我是怕您订的房间更适合一个人住,我进去就该挤到您了。”

“King-size的床,够你折腾的。”

“耶~!”

 

情人节当天的天气特别棒,他们租了艘游艇环岛一周,摸了摸魔鬼鱼,投喂了鲨鱼,还十分走运地碰到海豚群。二人一起帆伞滑翔的时候明台大着胆子选了100m的高度,结果全程抓着王天风的手吱哇乱叫,回到游艇之后更是一副吓坏的模样,弄得老师不得不安慰许久。看着躺在自己膝盖上一脸满足的学生,王天风忽然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下午他们去了岛中心的山上,在明台的强烈恳求下,还挂了一个明明几个月之后就会被清理掉的连心锁。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夜幕降临时明台也必须得走了。在大溪地的机场,他抱了王天风很久才恋恋不舍地撒手。

“您回来那天我会去机场接您。”

“好。”

“这几天都要给我打电话。”

“好。”

“……那我走了。”明台有些落寞地转身欲走。

“明台。”王天风突然喊住他。

“嗯?”

“三月份我要去一趟挪威,然后沿着北极圈走一走,拍些照片,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青年的表情即刻多云转晴,笑得灿烂极了:“我跟您去!”

“好,快去安检吧。”王天风摆了摆手。

 

年轻人啊,就是要笑起来才更好看。

他默默地想。

 

 

TBC


14 Feb 2018
 
评论(12)
 
热度(7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