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5)

大家春节快乐呀~


15.

 

大年初三这天,苏垚带着表妹程锦云来拜访明家。作陪大约半小时后,两个最小的终于得到离开的许可。

“哎,真是可惜了。”明镜看着程锦云的背影,连连摇头,“我家明台没福气啊。”

“他们的事就随他们自己吧,谁知道最后兜兜转转的会不会走到一起去。”苏垚抿嘴一笑,“都还小嘛。”

“可不小啦!”明镜摆手,“马上就24的人,家也没成,业也没立。哪像你们锦云那么省心,医学博士诶。”

“明台不也找了一位很厉害的老师嘛,你说他喜欢摄影这么多年,能真走上这条路多好呀。”

“厉害的是他老师也不是他。”话是这么说,明镜眼角眉梢却都带着笑,“不过明台是跟之前不一样的,拍起照来像模像样的。新年的时候还送了我一本相册,里面拍的都是我跟他两个哥哥,我拿给你看看啊……”

姐姐们那边在看相册,明台这边就直接捧着电脑给程锦云看了。

“怎么样?这就是我之前在甘肃拍的照片。”青年的得意溢于言表,“虽然数量不多,但你最喜欢的那张上过这个网站的首页。”

他在这个有些小众但卧虎藏龙的全球性摄影展示网站待了很多年,还是头一次出现在popular的前列。

“厉害!”程锦云说,“你是打算像你老师那样成为风光摄影师了?”

“不一定,风光城市人文我都想拍拍看。才入行几个月,不想现在就定死了。”

“像你这样的新人摄影师,以后是要主动给杂志社投稿来拿钱吗?”

“那是一种方式。”明台点了点屏幕,“这个网站就可以直接给自己发布的照片定价,有没有人来买版权就不一定了。”

“当然,如果自己拍得能入人眼,就算不去主动投稿,也会有人来找你拍照。其实圈子里很多人都是这样挣钱的,新人的价位比较低,有时候赚的就是个辛苦钱。前不久还有人给我发邮件呢!

“你接了吗?”程锦云问。

明台摇头:“老师让我拒了,他说我现在还不能去拍太商业的东西。”

“说到你老师……”青梅向客厅那边使了个眼色,“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家里人?”

“我还没想好。”明台老实地答道,“你知道的,我大哥因为过去那点鸡毛蒜皮的事对老师意见特别大,之前都不乐意让我跟他学摄影。我得一点一点给我姐透底……怎么也得等我姐从国外回来吧。”

明镜过两天就要回苏州老家,然后直接去欧洲,要一个多月才会回来。

“你确定你姐姐更能接受你跟你老师谈恋爱这件事?”程锦云又问。

“嗯……”明台犹豫几秒,“大姐宠我嘛!肯定拗不过我的。”

“要不你先跟你二哥说说看?”

“阿诚哥?不行不行,他跟我大哥是一伙儿的!”明台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跟他说等于跟大哥坦白,我还不想死那么快。”

程锦云噗嗤一声笑了:“哪里这么夸张!你哥哥们也都很疼你的。你不是跟我说过,明诚是头一个支持你学摄影的嘛。”

“‘我想学摄影’总比‘我跟大了十岁的同性老师谈恋爱’好接受太多了吧,没法相提并论的。”

“明镜姐要走那么久,你真瞒得住吗?”

“你可别咒我!”明台夸张地叹口气,“瞒不住我的麻烦就大了!”

“好好好……你需要借我名义的时候,提前打招呼就行。”

“Thank you!”

 

又过了一周,王天风比原计划提前三天回国。明台早早去了机场,眼巴巴等了半天,才接到他有点疲倦的老师。

“飞十几个小时这么累,我直接送您回家吧,别去工作室了。”明台有点心疼。

“没事,我在你车上躺一会儿就好。”王天风放平副驾驶的座椅,“于曼丽送展的事出了点变故,我得弄明白怎么回事。”

“变故?”青年意外地扬了扬眉毛,“不是那个摄影展主动邀请师姐的吗?”

“是,合约都签了,快开始的时候临时反悔,违约金给的还那么痛快。”老师的眉头皱成一团,“很奇怪。”

必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样突然的变故会带来不必要的传言。

“于曼丽都没跟我提这件事……”明台有点懊恼,“早点知道我还能帮忙打听打听。”

“她对这种事有点过于不在意了。”王天风说,“我还是听朋友说起,才知道于曼丽被退展。我已经让她去工作室等我了,先问问她是怎么回事。”

“一会儿晚饭您是不是就在工作室吃了?我给您订个外卖吧。”

“行。”

越是盼着早点到,越要在路上花时间。没走多久他们就遇到了堵车。又一次无可奈何地把车子停下之后,明台打开了收音机。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呼吁CY双方立即实现停火,用和平方式解决彼此争端。他们坚信,只有通过谈判达成两国方案才能公正、持久地解决CY冲突。联合国愿与双方共同努力,为推动有意义的谈判创造条件……”

“之前不是已经达成停火协议了么,怎么又开始……”明台说。

“战争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王天风简短道。

“老师当年……”青年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口,“去过战场吧?”

“嗯。”王天风闭上眼睛,“我是亲眼看着Y国内战变成CY冲突的。”

“战地摄影师都太了不起了……”明台的语气里充满敬意,“以后您还会去战场吗?”

“以后……”老师沉默片刻,有些含糊地说道,“……可能会回战场吧。”

“您放心!真到那时候,我会帮您打理好工作室的。”青年认真地说,“然后好好等您回来。”

王天风无声地笑了笑:“那我提前谢谢你了。”

 

明台送完老师回到家,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

他刚换下鞋走进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明楼就开腔道:“去接王天风了?”

“呃……”青年的心猛地跳了下,“嗯,老师今天刚回国。”

“倒是会指使你。”大哥说了这么一句,继续看他的电视。

明台松口气,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坐在沙发上一边给王天风发微信一边等着开晚饭。

明楼突然把电视给关了。

“情人节那天,你也是跑去找他?”措手不及的发问。

“……啊?”

“啊什么啊,你跑那么老远,难道不是找他?”

明台的脑子里冒出七八套说辞,又纷纷被他自己否决。大哥看着就是有备而来,特意趁大姐不在,跟他摊牌。

“你说,”明楼阴着脸,室内的气温仿佛被带低了十度,“你是不是跟他谈恋爱了?”

 

 

 

TBC

18 Feb 2018
 
评论(13)
 
热度(7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