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6)

16.

 

明台自打跟王天风恋爱以来,就无数次设想过跟家人摊牌的情形。以他大哥的个性,如果他坚持咬死自己没有跟老师在一起,明楼会顺水推舟不点破,然后暗示警告他赶快分手,不要伤了大姐的心。

所以现在最稳妥的就是不承认,打死不承认,等明镜回来再说。

但是……

“是。”青年说,“我们正在交往,我爱上老师了。”

为何要不承认?他们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有什么不可对人言?

明楼被他的反应气笑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英勇,特别先驱,冲破世俗,拥抱真爱?”他说,“跟自己的老师谈恋爱,我看是你的脑子出了问题。”

“大哥!”这话到底还是刺耳,明台不服气,“跟老师交往怎么就脑子有问题了!”

“睡自己的学生,要是传出去,你们俩的名声都得完蛋!尤其是他!”明楼边说边用食指敲着桌面,“我知道他疯,真没想过会疯成这样。”

明台无动于衷:“大哥,也不是谁都像您一样在意名声这种东西。”

当初王天风收于曼丽做学生的时候,风言风语传得别提多难听。当事人却都不在意,一个用心交,一个用心学,很快就用新人奖打了那帮人的脸。

但这涉及到曼丽的隐私,青年不能说出来。

“你可以不在意你的名声,那明家的名声呢?你要大姐也被你拖累吗?”明楼搬出姐姐来。

“我就是不跟老师谈恋爱,那些小报也没少编排我。”明台忽然想起什么,笑了,“当初您为了让我听话和前女友分手,不还特地安排我上过一次吗?那会儿您就不在意明家的名声了?”

他说的这件事是兄弟之间的一个心结,此时突然提出来,顿时让明楼的气势弱了几分。

“当初大哥那么做是为了你好,你不愿意相信,没关系,你恨我怪我,也没关系。”明楼平静地说,“但你不要用自己的幸福去报复我,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青年哑然失笑:“老师又不是大哥前男友,我跟他在一起怎么就成报复你了?”

“明台,憧憬不是爱。”

“我知道什么是爱,不用大哥来教。”明台心底一阵烦躁,“您不能因为自己过去跟老师发生过矛盾,就阻碍我的幸福吧!”

“幸福?你真觉得跟他在一起能幸福吗?你才认识他多久?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了解他吗?”明楼质问道。

“至少现在我是他最亲密的人,我不觉得大哥一定比我更了解老师。”

“至少现在……”明楼嗤笑一声,“你自己对你们的关系都没有把握,是不是?”

“大哥!耍这种文字游戏一点意思都没有。”

“抛开他是个男的,比你大十岁,还是你老师这些外在条件,王天风根本不适合做一个爱人,准确地说,他不适合任何对等的亲密关系。不管是做朋友还是做恋人,最后你都只会得到痛苦!”

明台从没想过他的大哥会这么说。青年设想中的反对理由不外乎性别、年纪,还有他们的师生关系这点。

“我没有在危言耸听。如果你真的了解他,你就应该知道,在王天风心里永远有比感情,有比你更重要的东西。为了那些东西,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你。”

过去提及王天风的时候,明楼的眼神里不是气愤,就是不屑。这还是头一次,明台在他眼中看到了痛苦。那份痛苦里裹着对弟弟的担心,在青年的心里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看来,他的大哥和老师过去一定发生过什么,绝不仅仅是阿诚哥跟他说的“彼此看不顺眼”。

“明台,跟他分手吧,”明楼继续劝道,“在你受到伤害之前。”

“大哥,我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会让你觉得老师不适合当一个爱人,但我决不会因为没有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事情就跟他分手。”明台看着对方的眼神一点点冷下去,坚定地说,“我爱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我好,更因为他这个人本身值得我去爱。”

“我无法让大哥现在就相信我,但我们一定会一直走下去的。”

“看来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明楼说。

“……我很抱歉。”

“那我也很抱歉地通知你,从现在开始,你被禁足了。到大姐回来为止,好好在家里清醒清醒,不许你去见他!”

“……”

“现在就回你的卧室!阿诚会把晚饭给你送上去。”

明台瞄了一眼客厅到门口的距离,知道逃出无望。明诚看似在厨房帮忙,其实始终注意着客厅的动向。青年要是敢跑,肯定会被二哥摁住。

明台认命地回了房间,立刻翻出手机想给王天风打电话诉苦。电话刚拨出就被青年自己摁断了。他想起自己的老师今天刚刚回国,时差都没完全倒过来,就立刻去处理于曼丽被退展的事情,肯定很劳累。这时候,他还是忍一忍,等明天再说吧。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明诚给他端饭上来了。

“阿诚哥,”明台喊住看见他老老实实就打算走的二哥,“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知道我老师跟大哥到底怎么一回事吗?”他直截了当地问。

明诚看了弟弟几秒,回手关上卧室的门。明台立刻给二哥拉了把椅子来,自己则坐在了床上。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算多。”这是实话,很多事明诚还是从郭骑云那边了解到的,“大哥当初念书的时候,跟王天风都在学校的摄影社里。他跟你老师理念不合,天天掐架,但很神奇的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

“叫宁海雨。”

“宁海雨……”明台重复着这个名字,“阿诚哥见过宁海雨吗?”

“我当然见过,不止我见过,你也见过。”

明台吃了一惊:“我?”

“你不记得了吗?小时候,大姐带我们去巴黎看望正在念大学的大哥。大哥,宁海雨,还有你老师,他们都住在一个公寓楼里。”

青年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

“然后呢?”他放弃了。

“因为宁海雨的缘故,他们三个经常一起跑出去拍照片,嗯……不止他们仨,还有一个人,是宁海雨的妹妹,有时候也会带上我。”

“王天风跟大哥虽然经常掐架,但没有那么势同水火。有一次他们去荒山里拍照,你老师遇到危险,被大哥和海雨哥一起救了,从那以后掐架也不过是一种维持友谊的手段了。”

“再之后,大哥毕业归国,进了明氏集团。王天风和宁海雨都去做了职业摄影师。”

“你是说……”明台顿了顿,问道,“战地摄影师吗?”

“对。”明诚颔首,“大哥担心朋友的安危,但也很尊重他们的选择,并且认为战地摄影师是很高尚的职业。每次朋友回国,不管多忙,他一定会空出时间来给这两个人接风,庆贺他们平安无事。”

“直到三……四年前。”

明台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宁海雨死在了战场上。”果不其然,明诚说,“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跟王天风大吵了一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老师也离开了战场……”明台喃喃地说。

“明台,虽然大哥有时候……不太顾及你的心情,”明诚继续道,“但你要知道,他都是为了你好,他不想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知道,阿诚哥,我都知道。”青年勉强笑了笑,“你快下去吃饭吧,不然都要凉了。”

“好。”

 

忙到晚上十一点,王天风都没有获得让他满意的答复。于曼丽退展这件事似乎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回复。大概半个小时前,明台发微信问他在哪儿,他说在工作室,然后就没了下文。王天风给学生又发了一条“有事吗”,然后就收拾东西去了地下停车场。

大老远的他就看到有个人站在他车边,气喘吁吁不知道在做什么。

“谁在那里?”王天风朗声问道。

“老师……”那个身影转了过来,居然是明台。

“你怎么在这儿?”王天风快走几步,“这么晚了,有事吗?”

“暴、暴露了……”青年的气儿还没喘匀,脸上却挂着笑,“大哥……知道我跟您交往的事情了。”

“他要禁我的足,不许我跟您见面。”

“所以我从窗户跳出来,离家出走了。”

 

“您愿意收留我吗?”

 

 

TBC

感觉近来写文快没什么人看了,有点难过,可能因为我一直在写,反而忽略了很多东西吧。

决定停更一阵子。

25 Feb 2018
 
评论(25)
 
热度(9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