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7)

 @春山冬水 生日快乐~


17.

 

“关禁闭……”王天风边开车边嘲讽道,“这都21世纪了,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封建大家长吗?”

“我大哥对我一直都是这么强权!”明台可怜兮兮,“他就是趁着现在大姐不在!”

“你大姐能同意我跟你交往的事?”

“能。”也不知道明台哪里来的信心,“大姐和他不一样。”

“如果你大姐也不同意,你要怎么办?”

“怎么办……”明台侧过身,摆出一个自认为帅的姿势,玩笑道,“那就只能一辈子当大摄影师王天风的小白脸咯。”

这话说得让王天风舒服,但他还是轻笑一声:“瞧你那点出息!”

“我是认真的!”青年连忙道,“跟老师在一起,过什么样的日子我都乐意。”

虽然手机已经关了,明台清楚明楼现在肯定在满世界找他。确定他不在任何朋友家,而是跑去找王天风后,大哥一定会使用第二种手段,经济制裁。最迟明天,他手里的卡就会全部作废。青年手里还有一个户头,存着自己在工作室打工挣的钱。他辛辛苦苦攒了几个月,还不及过去一个月零花钱的零头多。俗话说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明台想想于曼丽为了买一套镜头攒钱的样子,自然而然觉得他的老师这些年一定把积蓄都花在事业上了。他得习惯过普通人的日子,不能再像个少爷一样大手大脚的。

明台心里的这些小九九,王天风一清二楚。他没有戳破,只是淡淡地说:“今天你先凑合一晚上,明天带你去买衣服。”

老师这个模样确实有几分金主的感觉,青年干脆把刚才的玩笑演了下去:“先生可要陪我一起挑呀!”

“当然。”

两个人说说笑笑就开到了小区门口。明台从没来过王天风的家,好奇地透着车窗看向外面,可惜天色已黑,看不到什么。把车在地下车库停好,他们直接坐上了电梯。

“这电梯看着还挺新的啊……新楼?”明台问。

“物业比较负责。”王天风答道。

电梯稳稳地停在五楼,开门就是一个风格极简的玄关。王天风走出去,熟练地打开鞋柜门,换上拖鞋,又给明台拿了一双。

“愣着干什么?”他冲还在电梯里的明台说道,“快进来啊。”

青年默默地走过去,乖乖地换上鞋,然后跟着王天风开始参观他的家。

“客厅,厨房,餐厅。”老师一边指一边说,“这边有一个卫生间,那边有两个客房,左边那个带一个卫生间。”

“这是主卧,也就是我的卧室,带一个卫生间,一个衣帽间。”

“这是书房,那个门通向暗房,从客厅也可以去暗房,不过我家里的暗房比较小,一般洗照片还是会去工作室。”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明台赶紧摇头。

“怎么了?”王天风眼睛带笑,“对于我真的能包养你这件事这么惊讶?”

青年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出电梯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栋公寓是一梯一户,参观之后更是确定了这里是大平层结构。中心地带的大平层,一套可以抵得上一栋别墅了。

“虽然比不上你们明家有钱,但还不至于让你吃糠咽菜。”王天风揉了揉学生的头发,“别担心。”

他的父母高瞻远瞩,很早就开始做房地产方面的投资。两位过世之后,那些房产就都由王天风继承,其中包括他们工作室所在的联排商用房。这些房租收入保证了他能走任何想走的道路,让他平稳度过了刚入行那段较为艰难的时光。成名之后,大批厂商主动给王天风送上他们生产的新镜头,希望能借他的手来进行推广。这些年,在最昂贵的设备方面,他几乎没怎么花过钱。大部分的支出都用在补贴学生,和四处飞来飞去上面了。

明台的表情恢复正常:“我想去暗房看看。”

“你可真会挑地方。”

“我想……”青年的手慢慢搂上老师的腰,“……那是您不会随便给别人看的地方。”

王天风用食指挡住学生凑过来的嘴唇。“看可以,不许乱动。”他警告道。

明台连连点头。

王天风家里的暗房确实不大,摆了全套装备之后更是没什么空余空间,两个人还凑合,三个人恐怕就要挤着站了。如明台所想的那样,暗房里挂着许多王天风的旧作,有风景的,有战场的,还有唯一一张带了王天风本人的照片。

照片上有四个人,都在笑,背景看不清楚。王天风站在左边,明楼站在右边,中间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手里还举着一条很大的鱼。这两个人明台都不认识,但他猜得到是谁。

照片里的王天风比现在年轻几分,清朗锐利,意气风发,少了一丝严厉和沉稳,多了些恣意与洒脱。

明台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直到老师拍拍他的肩膀。

“看完了吗?”王天风仿佛没注意到学生在看什么,“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

“嗯。”青年应声,临走前扫了眼照片的右下角。

摄于十年前。

 

鉴于明台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王天风给他找了自己没穿过的新内裤和睡衣,然后打发学生去次卧的卫生间洗澡。青年洗澡的时间很长,当老师的已经洗漱完毕在床上看了半天书,卧室的门才被推开。

王天风放下书,看着只穿着内裤,裸露胸肌腹肌,头发半干的明台,一副“我需要解释”的样子。

“睡衣太小了。”青年满脸写着“这可不怪我”。

“况且……第一天来先生家,”他又开始不正经,眉眼带着笑,爬上老师的床,“我总得让您满意不是?”

“明台…嗯……”

王天风仰着脖颈,手摁着毛绒绒的脑袋,脑子里冒出“引狼入室”四个字。

 

第二天,明台跟着王天风去了旁边的一家商场。他像一个称职的小白脸拉着他的老师四处买款式一样的衣服,比王天风平时穿的更年轻,更新潮。不得不承认,青年的审美在明家的培养下确实出色,他的搭配令人眼前一亮,闲着的店员都过来围观学习。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扫荡了商场所有的男装店,从里到外置办了几身情侣装,全部送货上家。

当然,刷的都是王天风的卡。

之后他们去了顶楼的一家法式餐厅吃饭,明台选了可丽饼作为餐后甜点。

“这家的可丽饼做的真不错,尝尝?”青年切下一小块儿,用叉子递过去。王天风伸手想接叉子,却被对方避开。小块可丽饼直接喂到了他嘴边。老师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客人们都在专注于享用自己的美味佳肴,没人看他们这里。他快速地将青年叉子上的可丽饼吃进口中,黑巧克力加香蕉的经典搭配,还添了新鲜的草莓,口感很丰富。

一块儿吃完,另一块儿就送到嘴边。

王天风瞪了明台一眼,还是吃了下去。青年带着满意地笑容,自己也吃了一口。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香甜的可丽饼很快被二人分完。就在王天风咬下明台叉子上最后一块儿可丽饼时,明显的咳嗽声在他们旁边响起。

 

“无意打扰二位,只是有些话我想跟明台单独说,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知什么时候坐到旁边桌的明诚不紧不慢地说。

 

 

TBC

06 Apr 2018
 
评论(27)
 
热度(5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