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8)

18.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老师听的。”明台抢先开口,打破了有点尴尬的气氛。

明诚看了一眼王天风,后者摇着高脚杯里的葡萄酒,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道:“大哥让我跟你说,‘敢从二楼那么高直接跳下去,你跟着那个疯子倒是真长进了不少’。”

“既然选择了离家出走,你就该想到会有什么后果。你手里的卡已经全部作废,你的户头我也都冻结了。不要以为等大姐回来你就胜利了,大姐绝对不会同意你跟自己的老师搞在一起。”

明台撇撇嘴:“大哥居然没让你直接把我绑回去吗?”

“他说了,时机成熟的话。”明诚又看了眼王天风,“显然现在时机并不成熟。”

“你们怎么每次都能那么准确地知道我在哪儿?”

“如果你真的想跑,”明诚说,“就不要老开着手机,很容易定位。”

“你们搞刑侦啊?我是犯人吗?!”

“冷静,明台。”二哥皱起眉头,“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明明知道翘家没什么用,为什么还要来第二回?”

明台冷笑起来:“这是你要问,还是他要问?”

“我想问的就是他想知道的。”

“因为历史不会重演,我也不会毫无长进。”王天风从没听过明台用这样冷的声音说话,青年在他面前总是热情而温暖,“恐吓够了?我们该走了。”

“最后一句话。”

“什么?”

“大哥让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他能制裁的只有你而已。”

明台蓦地起身,“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白瓷碟子和刀叉随之一震。周围的客人齐刷刷地扭过头来看他们。

“你们已经做过一回了。”他的每个字都像是从咬紧的后槽牙里挤出来似的,“还要再来第二回吗?”

“明台,”王天风低喝道,“坐下!”

青年看向他的老师,不情愿地坐了回去。

“你有空跟我吼,”明诚面色如常,“不如好好想一想,大哥什么时候先警告后动手了。”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两位用餐愉快。”

 

回去的路上,明台始终绷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王天风停下车,他才发现他们没有回到公寓,而是去了工作室。

“老师……?”

“于曼丽被退展的事没那么单纯。”王天风简短地说。

明台呼吸一滞:“难道说——”

“恐怕是。”王天风推开工作室的门,于曼丽已经在沙发上等着他们了。“你的摄影集怎么样了?”他问。

“出版社说最近手头的工作比较多,可能要延后一段时间。”于曼丽答道。明台厌恶的表情和响亮的咋舌让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发生了什么吗?”

王天风没有回答她,继续问道:“巴黎的邀约呢?有什么变故吗?”

“暂时没有。”

“你跟她解释。”王天风示意明台,然后就上楼打电话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曼丽蹙眉问道。

明台深吸一口气,开始解释这两天发生的事。说完后,他满脸歉疚地看着自己的师姐。

“所以……”出乎意料,于曼丽表现得很淡定,“我是被你们明氏给封杀了?因为你跟老师谈恋爱?”

青年默然点头。

姑娘竟笑了起来:“我现在真是彻底体会到了你是个富家少爷这件事,这么小说的情节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我很抱歉……”

“你不必对我道歉。”于曼丽说,“封杀我的又不是你。”

“可是……”

“你后悔跟老师在一起了?”

“怎么会!”明台立刻反驳,“我只是……不希望牵连你。”

“你那位大哥肯定是知道你的性子,所以才故意为难我给你看。”于曼丽走到书架旁边,抽出一本今天刚发行的杂志,“我说怎么突然有这种文章出现。”

明台拿过来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那篇文章出自一位圈内小有名气的批评家之手,说于曼丽出道短短几年已经江郎才尽,失了灵气,这一年多次被拒展退展,最后还假惺惺地伤仲永,暗指是王天风毁了她。

“你跟老师在一起才多久啊……你大哥到底怎么知道的?”

“我心里多少有数,只是不愿意……”只是不愿意相信。青年顿了顿,“总之这种胡说八道的文章千万别让老师看见。”

“——什么不能让我看见?”王天风恰好从楼上下来。

“没什么没什么。”明台赶紧把杂志藏在背后。

老师瞥了学生一眼。“你以为这样我就看不到了?这东西早在朋友圈传遍了。明楼啊明楼……”他怒极反笑,“这手怕是在你开始跟我学摄影的时候就准备好了。”

“可那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会爱上您啊?”

“你以为他仅仅是逼你跟我分手?他是想让你彻底离开这条路,别干摄影这行。”王天风转向于曼丽,“退展拒展这种事,以后要第一时间跟我说!”

“是……老师。”姑娘低下头。

“你的摄影集,我会另找地方给你出,我还不信他明楼真能只手遮天了。”

“出版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人。”明台说,“不是通过明氏认识的,是我在美国念本科时交的朋友,美国人,他父亲是W出版社集团的执行副总。”

“海外出版是一条路,但那样需要备案才能在国内发行。”王天风拍拍学生的肩膀,“真需要的话,我会跟你说的。”

“老师,明台,其实我没那么——”

“谁也别想欺负我的学生。”王天风斩钉截铁道,“谁也别想。”

 

于曼丽来的时候,程锦云正坐在学校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敲她的报告。于曼丽把车钥匙“哐”地一下扔在桌上,拉开对方面前的椅子就坐下了。

“旁边有的是空桌。”程锦云扫了眼坐在对面的人,继续写她的作业。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

“我不知道。”

“是你把明台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他哥的。”

程锦云终于停下打字的手:“明台让你来的?”

“亏他一直都那么信任你。”

“是他让你来的吗?”

“你卖了他多少回?”

“这是我跟明台之间的事,与你何干?”

“你这么听他哥的话,干嘛不嫁给他哥?”于曼丽讥讽道。

程锦云攥紧右手:“你又了解他多少?你们跟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总比当面做朋友,背后捅刀子来得好。”于曼丽眼珠一转,“我知道了,你在嫉妒。”

“你爱他,可是他却爱上别人,你在嫉妒。”

“我是在救他!”

“救他?救他就是让他被禁足失去自由?让他因为连累朋友寝食难安?程小姐,你救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你说什么——”

于曼丽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她本想静音了事,却在屏幕上看到了李小凤的名字。

“喂?小凤姐?”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明显的抽泣。

 

 

TBC

07 Apr 2018
 
评论(26)
 
热度(4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