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19)

19.

 

“如果不是李小凤给于曼丽打电话,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王天风瞪着坐在对面的郭骑云,压着火气说。

三天前,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的李小凤父母突袭了郭骑云和李小凤在西藏的住处。在他们强硬的态度下,郭骑云承认了自己抛弃了之前年薪百万的工作,现在过着吃存款的生活,李小凤也不是请假陪他出来摄影,而是辞掉了工作。

当年,王天风找到郭骑云的时候,后者为了稳定的收入,不得不把摄影当做副业。了解到学生的情况和面对的压力,王天风给他搭了最容易挣钱的一条路,商业时尚摄影。从拍物到拍人,郭骑云的日薪也从开始的几百到了几万。为了能让李小凤的父母安心,他在正式从事摄影职业一年后就用几乎全部存款付了首付,贷款买房,写上两个人的名字。

几个月前,郭骑云和李小凤把手里的存款合在一起算了算,确定就算三年没有稳定收入也不会影响基本生活后,李小凤辞掉工作,全力支持男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然而他们的考量在父辈眼中永远是幼稚的。李母当场又哭又闹,完全不给李小凤说话的机会,就和李父一起强行带走了自家女儿,并甩给郭骑云两个选择:回来继续拍他的时尚照片保证收入稳定,或者跟李小凤分手。

要么放弃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要么放弃自己真正爱着的人,这是摆在郭骑云面前的两难题。

“这种私人感情的事情,我不想再麻烦老师了。”他低声说。

“老郭,”明台歉疚道,“对不起啊……”

“啊?”

“就是你面前这位明少爷的大哥,把事情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于曼丽解释道,“为了拆散他跟老师。”

“他就是想让我知道,”明台垂下眼睛,“我的‘任性’会给周围人带来多大的麻烦。”

郭骑云用了一秒消化这个真相,突然看向王天风。

“放心,他们没对我做什么。”老师说。

大师兄又看向于曼丽,姑娘耸耸肩:“我差不多已经被封杀成无业游民了。”

“这种事……”郭骑云摇摇头,“真tm小说啊。”

“你打算怎么办?”王天风直截了当地问。

郭骑云咬了咬嘴唇,似是下了决心,冲着明台说:“我能管你借点钱吗?”

“你要多少?”青年问。

“三十万。”

“你要这些钱做什么?”这次是王天风问的。

“我想把剩下的房贷一口气还了,把房产证上我的名字去掉,然后再去找伯父伯母谈一次。”郭骑云说,“请他们给我一年的时间,如果一年以后我还是混不出头,那时候小凤就算离开我,也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不吃亏。小凤……会回来工作,我不会让她跟着我到处颠沛流离。”

回来这几天他一直在筹钱,可惜现在也只筹到三万块而已。

“你如果把存款都拿来还房贷了,日子要怎么过?”

郭骑云一笑:“大不了去洗盘子,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能饿死不成?”

“行,”明台一口答应,“这三十万我借给你。”

“你的账户都被冻结了,你从哪儿借给他?”王天风说。

“总还有几个真朋友能帮我的。”

“不用那么麻烦。”老师拿出钱包,抽出一张卡,放到郭骑云面前,“你拿去,这里面有五十万,密码是我收你当学生的那天。”

“我不能要!”郭骑云立刻推回去,“您已经帮我太多了,我不能再拿您的钱。”

“这不是我的钱,是你自己的。”王天风说,“这是我管你收的两年半的房租,我没动过,就怕什么时候你会急用。”

“老师……”

“别急着感动。”王天风勾起嘴角,“这钱算是我借你的,按央行利息算,明天我会让律师拿借贷合同给你签。”

“哦,对了,你要拿了钱还是没法说服李小凤她爸妈,我就收你三倍的利息。”

“老师您这是放高利贷……”

“傻孩子,高利贷要四倍以上。”

 

回到家后,王天风马不停蹄地开始收拾行李。他买了三个小时后飞纽约的机票,去见一个著名的女性摄影师,一个绝对能帮到于曼丽的人。明台帮不上什么忙,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时不时用手机发几条微信。作为经常出门的人,王天风收拾行李的速度可谓飞快。他把箱子锁好,调换了密码盘的数字,抬头就看到明台皱着眉头,又担心又歉疚地盯着他。

“真不要我陪你去?”青年问。

王天风走过去,揉揉学生的脑袋:“那个人脾气不好,贸然带生人我怕她不开心。”

明台拦腰抱住自己的老师:“我很害怕。”

“放心,都会解决的。”

“他们动了曼丽的事业,动了老郭的爱情。”明台的声音里透着忧虑,“我很怕……很怕他们会动你重要的东西。”

那是最能折磨他的方式。

王天风沉默几秒,抬手就重重弹了青年的额头一下。

“疼!”明台松开手,捂着额头,眼睛里写着委屈。

“你真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啊?”他的老师微微眯起眼睛,“我比你多活这十年又不是白活的。以那个胖子的个性,他要是想整我早就整了,到现在都没动静只能说明他找不到机会。”

王天风唯一不能彻底掌控的重要东西,正好端端地坐在他面前看着他。

“好啦。”他俯下身,亲亲被弹红的地方,“你好好在家里等我,好好拍照片。转告郭骑云和于曼丽,我不管他们现在是失业还是失恋,等我从纽约回来,周六的批评会照样要开,他俩都得给我参加。”

不被明楼打乱生活的步调,是对抗那个资本家的第一步。

“……知道了!”明台努力打起精神,“我送您去机场!”

“走吧。”

 

看着王天风消失在进站的人群中,明台终于放下晃了半天的手。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层的到达大厅。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一位浓妆艳抹衣着时尚的女性拖着行李箱站在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啊,明台。”

明台殷勤地接过行李箱,露出一个阳光又帅气的笑容。

 

“好久不见,曼春姐。”

 

他早就不是四年前那个又好骗又任人宰割的明小少爷了。

只是他的大哥似乎还没意识到这点。

 


TBC

10 Apr 2018
 
评论(29)
 
热度(5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