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0)

20.

 

“师哥!”

站在面前的女子笑靥似花,面容娇艳一如当初,让明楼恍然有种回到十年前的感觉。

“久等了。”

“没有。”明楼说,“曼春,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漂亮。”

“师哥又哄我。”汪曼春嘴上这么说,神情却显得很高兴,“走吧,吃饭去。”

“我定了一个包间……”

“我不想坐包间。”女子直爽地说,“我们还像过去那样,坐靠窗的位子,好不好?”

“都听你的。”

明家与汪家本是世交,谁想到汪曼春的叔父汪芙蕖当家时,鼠目寸光,为了些许利益就反手捅了明氏一刀,两家就此交恶,明镜明楼的父亲明锐东也因此积劳成疾留下了病根。明楼与汪曼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明汪两家的反目并没有影响到他们本身的关系,在青春期两个人就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他们偷偷交往的事很快就被明锐东发现,他毫不留情地棒打鸳鸯,将明楼直接送到法国读书,那时候通讯还没有现在发达,这对儿异国小情侣就慢慢散了。

后来明楼学成归国,接连遭遇父母意外过世。明镜掌家,他也不得不接过明氏的担子,和姐姐一起支撑家业。汪曼春背着家里长辈,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着他,两个人迅速旧情复燃。

一切走上正轨之后,明楼牵着汪曼春的手走到明镜面前希望姐姐能同意他们的婚事,没想到明镜柳眉倒竖,大骂汪家如何忘恩负义,并甩出明锐东过世前的话来,明家三代不与汪家结盟结亲结友邻!汪曼春也是个暴脾气,开始还冲着明楼的面子强忍,最后忍无可忍,就开始跟明镜对呛。

一边是姐姐一边是爱人,明楼试图两头劝,却完全没有效果。最后明镜斩钉截铁地说除非她死,不然汪曼春别想进明家的门。汪曼春把滑到嘴边的恶言强行咽了回去,转头看向明楼,然而这个她此生唯一爱过的男人只是低着头,任由姐姐发威,一句反抗的话都不敢说。汪曼春的心顿时凉了一半,她把心中所有愤懑都发泄之后,摔门而走。

几天后,安抚好姐姐的明楼想去找汪曼春,却发现伊人已不在。汪曼春走了,汪家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三年前,明楼去纽约出差,才再次遇到转行当了服装设计师的前女友。他们恢复了联络,成了偶尔聊聊天的朋友。

“这次回来多久?”明楼搅着眼前的咖啡问。

“可能几周,也可能……就不走了。”汪曼春甜美地笑起来,“师哥希望是哪种?”

“我?我现在怎么留得住汪大设计师。”明楼半开玩笑地说,“你的男朋友呢?一起回来了?”

“早就分手了。”汪曼春洒脱道,“他说我的心已经给了别人,他接受不了不对等的感情。”

明楼的心中涌起一种微妙的情绪。他低下头,抿了口杯里的咖啡。

“师哥呢?我听人说,你跟一位集团大小姐打得火热,已经谈婚论嫁了?”

“你听谁瞎嚼舌根!这些年我一心扑在事业上,女朋友都没怎么谈过……”

他们聊得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窗外马路的对面,有一个人藏在灌木丛里,正对着这边咔嚓咔嚓地拍照。

 

“是什么风把你吹到纽约来了,Terrell?”意大利女人放下手里的相机,走过来抱住自己的老朋友,热情地来了个贴面礼。

“有些公事,顺带拜访你们这些老朋友,奥罗拉。”王天风说。

“那我一定是你在纽约最重要的老朋友了。”奥罗拉表情玩味,“毕竟你才下飞机就来了。”

“消息还是像以前那么灵通。”

他的奉承博得女人一笑。“所以……你来我这里是有何贵干?”她直白地问。

“我有个合作的计划想跟你谈谈。”

“我?和你?”奥罗拉挑了挑眉毛,惊讶道,“你想来拍人文啦?嗯……战场我可是不会再去了!”

“不,是我的一个学生,叫于曼丽。”王天风说。

“于曼丽……哦,”奥罗拉回忆起来,“当初你给我发过她的照片,十九岁就拿了徕卡新人奖的那个小姑娘?”

“对,就是她。”

奥罗拉·里佐,意大利知名人文摄影师,女性,获得过多项国际级摄影大奖,不仅在纽约拥有自己的工作室,两年前还开了属于自己的画廊,每半年举办一次摄影艺术展。她出身成谜,人脉极广,每次举办摄影展,不管是前几天开放给社会名流业界行家,还是后面开放给大众,都是门庭若市,因而有不少人主动自荐,但奥罗拉眼光独到,性格孤傲,就算是当季获奖的摄影师,她看不上也会吃闭门羹。渐渐地,业内就传出“进奥罗拉的画廊比拿奖还要难”这样的说法。

既然明楼有心要打压于曼丽给王天风颜色看看,他不介意直接把小姑娘抬到更高的地方去。

奥罗拉沉思了一会儿。

“对你我就直说了。”她说,“于曼丽的照片很有灵性,但还是过于稚嫩。原因……是她还过于年轻吧,人文摄影和风光摄影最大的不同就体现在这里,浅薄的阅历会成为你表达自身的障碍。如果她能沿着现在的方向,在你的指导下继续发展下去,十年后我会很乐于接受她的作品。”

“我知道,但你也看到了她的未来。”

“对不起,Terrell。”奥罗拉毫不留情地说,“我不可能现在让她的照片进我的画廊。”

“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确保她的未来。”王天风平静地说。

“……什么?”

“奥罗拉,我希望她能到你这里来学习一段时间。”王天风继续道,“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收她做你的学生。”

奥罗拉的嘴张成一个O型。

“Terrell,你总是会让我惊讶。”她说,“这就是你指的合作计划?”

“你知道我不做一般的人文摄影,在这方面我能教她的很有限,你可以让她发展得更好。”

意大利女人看着自己的老朋友,目光渐渐变得审视。

“你那边发生了什么?”

王天风笑了:“我只是做出最佳的判断而已。”

“什么都不说就让我答应是不是不太现实?”奥罗拉说,“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我没有在求你。”王天风缓缓道,“如果你不愿意,我只能去找别人,但是奥罗拉,你是我的最佳人选。在世界上所有的人文摄影师里面,你是最合适的那一个,不管是作为于曼丽的老师,还是作为我的合作者。”

“好了好了,我知道谁都有不想说的事,我不问。”奥罗拉翘起嘴角,“我可以答应你,收她做学生,甚至可以在画廊给她留一张照片的位置。但我有一个条件。”

 

“Terrell,give and take,你陪我睡一晚吧。”

 


TBC

16 Apr 2018
 
评论(19)
 
热度(50)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