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1)

21.

 

明诚的早间锻炼是被公关部的电话打断的。

“什么?明总还没起来,好,知道了,我看一下。”

他关掉电话,立刻打开网页搜起明楼的名字来,一个吸引眼球的大标题立刻刷了屏。

 

“左拥右抱?旧爱变新欢,明氏总裁脚踏N只船?!”

 

三张清晰的大照片并排放在标题下面,虽然眼睛上被打了黑条码,明诚还是认得出来。一张是明楼跟N集团千金并排走谈笑风生的照片,那是他们骑马俱乐部的集体聚会,其他人都被刻意抹去了。第二张是明楼跟汪曼春在某西餐厅吃饭的照片。而第三张,居然是他帮明楼穿大衣的照片。文章详述了明楼的“情史”,把汪曼春当作旧爱,明诚当作男宠,N集团千金当作新欢进行了重点报导,细节之多令人发指。

这种绯闻本不需要理,闹不了多久就有其他明星来盖热度,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就显得有点微妙。为了明氏跟N集团合作的事情,明楼近来与那位大小姐正乐此不疲地打着太极。关于他俩即将订婚的传闻早就有了,两边都是听之任之的态度,毕竟对谁都没有坏处。现在冒出这么一篇文章,就如同快煮好的汤里落进了脏东西,让人不舒服。

明诚看着抬头很大的“周刊OO”LOGO,在心里叹了口气。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事情的发展比他想的还要麻烦。那些八卦记者不知道哪里来的热情,不仅埋伏在明家别墅周围,还跑去骚扰N集团千金那边,连汪曼春也没有被放过。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这篇八卦的阅读量和转载量已经变得很可观。三分真七分假的东西既满足了看客的狗血欲又可以装得非常理客中。

是因为明楼这个鸡蛋终于露出缝了吗?

明诚看着公关部经理被明楼骂出办公室,拿出手机给一个很久没有联络过的号码发了条短信。

热搜看来是已经撤了,但还有纸媒。在这个纸媒衰退的时代,周刊OO始终保持着惊人的销量就是因为它很会扒各界的绯闻丑闻,并不仅限于娱乐圈。

“喂?曼春啊,你今天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暂时不要出门了。嗯,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明楼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西装外套,给了明诚一个眼神。明诚旋即会意,拿齐开会的东西,大步跟着明楼去了会议室。

 

午休时,明诚特地去了一家离集团有点远的咖啡厅。

“少见啊,二少居然约我见面。”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大喇喇地坐到他面前。

“你这个称呼能不能改一改,听着别扭。”明诚说。

“好吧,明诚,你找我有什么事?”

“那篇八卦是你的手笔吧?”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从文风到切入点,完全跟当年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不是你写的?”明诚向后靠在沙发上,“我看得出来,我大哥肯定也看得出来。”

“所以?明总是打算告我了?或者告周刊OO?”男人满脸写着不在乎。

这种官司虽然一告准赢,但会在扯皮之下拖延好久,最后也不过是一点点赔偿,甚至可能因为明楼提起诉讼而被传播得更广泛,得不偿失。

这些考虑明诚当然早就想过了,他来找这个娱记只想知道一件事。

“是明台花钱让你写的吗?”

男人翻了个白眼:“明诚,你脑子没事吧?”

“一万。”

“明小少爷多恨我,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两万。”

“你们当初那么做,就该想到现在的后果。”

“他给了你多少钱?其他娱记也是他雇来的吗?”明诚顿了顿,“汪曼春知情吗?”

“这个数。”娱记用手指比了个数字,“其他人我不清楚。那个设计师估计不知情,明小少爷只告诉我她跟明总过去的关系,我盯她盯了两天才拍到她和明总吃饭的照片。”

“如果明台再找你,你要告诉我。”明诚用手机操作一番,起身拿了外套,“账我结了,钱也给你转了,再见。”

“慢走啊。”

 

“哇,你不是说你大哥已经公关了吗?首页还是在刷啊,甚至牵扯了几个流量明星下场。”于曼丽一脸看戏的表情。

“大众需要这种饭后谈资,有钱人和明星的狗血八卦最有意思了,是真是假都不重要。”明台垂着眼睛说。

“看上去很有经验的样子啊。”郭骑云插话道。

明台耸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你这么做,你大哥不会找你算账吗?”

“大姐回来之前,我才不会回家。大姐回来之后,他们要是敢秋后算账,我就好好说一说他们干的那么些事,看看大姐向着谁!”明台有恃无恐道。

“啊——!”

于曼丽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吓到旁边的两位男士。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明台拍着胸口,他的心脏还在砰砰砰地跳。

“奥奥奥奥奥罗拉·里佐……!”姑娘激动地直蹦,“奥罗拉·里佐说要收我当学生!!”

“什么?可是你已经有老师了啊?”

“就是老师去拜托她的!老师也发消息给我了!”于曼丽把手机上的消息展示给明台和郭骑云看,“我得赶紧办签证了!她已经把邀请函给我发过来了!”

“恭喜恭喜!”明台真心为师姐高兴,他知道奥罗拉是于曼丽的偶像,“老师去纽约就是找她啊……真厉害,哎,老郭,你不替曼丽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郭骑云配合地笑起来,“我只是有点意外老师会去找她……”

“嗯?”

“没事没事。”郭骑云看了明台一眼,摆摆手,不打算继续说下去。明台还想再问,手机闹钟突兀地响了起来。

“啊,我得先走了,明天见啊!”

草草跟师兄师姐道了别,青年回到王天风家里,换上燕尾服,蹭着朋友的车去了慈善晚会。除了那一次,明楼一向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所以明台跟他们闹翻的事情,社交圈里几乎没人知道。青年虽然没有邀请函,但是靠刷脸就顺利进去了。他一进场,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想必是因为明楼那个八卦吧。青年神态自若地和各位叔叔伯伯打招呼,然后自觉地走向了女性聚集的地方。他那张嘴,哄起女性来是一哄一个准,很快就把周围人都逗笑了。

“我们这里是挺开心的,我大哥就愁了……”明台假模假式地摇着头,主动提起大家都想聊的这个话题。

“这种八卦,过两天大家就不关注了,别担心。”最年长的女性说道。

“借您吉言了,林姨。”青年说,“其实闹出这种事,我大哥也自我反思了一下,感觉还是因为他一直单身导致的。所以啊,我想替我大哥拜托各位,帮他找找合适的人。”

他这话一说,在场的女性多半眼睛一亮。明氏总裁夫人这个位置可以说是无数双眼睛盯着的。然而明镜不发话,明楼也沉默,他们也不敢胡乱伸手。如今明小少爷开口了,八成是哥哥姐姐的意思。

“也别直接说是相亲,你们也知道,我哥这人有点好面子,就说给他介绍新朋友认识就好。”明台仿佛一个知心弟弟,完全替大哥考虑。

“没问题,我们心里有数。”

“我先替大哥谢谢啦。”明台举起手里的香槟杯。一个身影忽然从他眼前闪过。“失陪。”他向周围人示意,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锦云!锦云!程、锦、云!”

青年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程锦云挣扎了两下,没成功。

“……你放开我。”她低着头说。

“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明台强行把人拽到旁边的休息室,“我们谈谈吧。”

 


TBC

19 Apr 2018
 
评论(14)
 
热度(4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