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昨日青空

一发完结。BGM



“哇哦哇哦哇哦!终于轮到台神!”

“这都玩了快二十轮了吧,还是头一次抽到你。”

“今天运气比较好,我选——”

“台神必须选真心话!”

“为什么?”

“什么样的大冒险你都不发憷,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好吧好吧,看在你是寿星的面子上,你说了算。你们可想好了问啊,就一个问题。”

“台神,给我们讲讲你初恋呗!”

“第一任女朋友啊……”

“不是第一任女朋友!是初恋!第一次心动!”

“对对对,这个有意思,我也好奇万人迷第一次是栽在谁手里!”

“你们想好了?不问点有用的?比如这次final的重点?”

“呃……”

“喂喂喂,同志们,这可不是屈服的时候!”

“就是!我要听初恋!”

“我也要!”

“我也!”

“少数服从多数!”

“好,那我就给你们讲,我的初恋是怎么回事。嗯……那是在我初二的时候,十四岁。”

“哇,好早啊!难怪经验如此丰富!”

“哎,你还让不让我讲了?让我讲就别插话。”

“就是!赶紧闭嘴!”

“唔唔唔……”

“我初二的时候,换了一位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他比我大十四岁,正好是一倍。怎么说呢……哎,时间过去太久,我真有点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总是把头发梳得特别整齐,背挺得特别直,走路脚下生风,还留着一抹小胡子,据说是因为本身有点娃娃脸,不留胡子没有威严。”

“胡、胡子?”

“啊,对,他是男的。”

“噢……”

“我是那种成绩很好,但不怎么乖的学生,所以老师们多半放纵我,但也不会让我任什么职务。我开始并没有怎么注意他,他也没找过我。直到头一次月考前,他跟我谈了一次,说我近来心有点浮,希望我能踏实下去,他对我是有期待的。”

“说实话班主任对我有期待这件事我已经习惯了,上一任班主任总是盼着我给她拿年级第一,但年级第一多少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我能保证自己不掉出年级前五,就觉得已经对得起她。但是你们都知道,骄兵必败,那次月考,我真的考砸了,我一个搞奥数的,砸在自己最擅长的数学上,一下子掉出了年级前十。”

“出成绩之后的那几天,我完全就是躲着他,除了上课没办法,能逃就逃。一是我不想挨骂,二是……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他刚当我们班主任,我就给他来这么一下子,简直像示威似的,虽然并不是我本意。结果……出乎意料,他一直都没找我,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也渐渐不再躲着他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嘿,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发生?从那次起,我就开始莫名地在意他。以往数学课我是不怎么会听的,老师写了例题我就自己先做,做完就看后面的书自学。那天可能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他,所以我听了课,然后发现他跟其他老师不一样,他讲的内容是基础的,但非常系统。自学是很难把知识系统起来的,他可以帮我去理顺一切。”

“后来他做了一次公开课,我总算给他长了一次脸,之后的期中考,我拿了年级第一。出成绩的那天下午,他叫我去办公室,跟我说一个带国家队的数学老师,开了一个要有推荐才能上的奥数班,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自然愿意。”

“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知道,少年心性嘛,看到比自己牛的人,是不愿意服气。我就开始天天抱着书做练习题。有一天,他看到我在课桌上埋着头,就走过来拿起我的书看,然后又在我苦思拿到几何题上画了一条辅助线,把书还给我。我顺着他给的思路,竟然很快就解出来了。”

“我很惊讶,奥数题有时候角度很刁钻,即便是初中老师,也不一定会做。当然这些都是因为我无知,后来我才知道他跟那个教练老师是同学,还是同乡,当年高考,一个全省第一,一个全省第三。”

“嘛,反正从那次之后,我就经常去办公室找他,求他给我讲题。”

“他待我……十分严格,也十分温柔。”

“是不是觉得这两个词很矛盾?但都是真的。他如果觉得那道题我能做出来,就绝不会给我讲,我怎么求都不会讲,可是他又会在我算了四大张草稿纸后丢给我一个橘子,或是给我揉揉手。”

“我始终都记得他第一次叫我过去时对我说的话,他对我怀有期待,而我对他……我仰慕他,我一直以为我只是仰慕他。”

“直到那天,我兴冲冲地抱着刚做出来的答案去找他,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性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他们正在吃蛋糕,她叫他‘亲爱的’。”

“我立刻就跑出去了,慌得不成样子。我跑到操场上跑圈,想把心里冒出来的情绪都跑出去,那些慌乱啊、难过啊、愤懑啊……可是我却越跑越明白了。”

“天哪我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比我大了十四岁的同性老师!他还有一个女朋友!”

“我在明白自己初恋的那个瞬间,也彻底失恋了。”

“之后……之后我犯过一阵子的傻,我害怕被他看出来我抱有不该有的感情,就刻意远离他,甚至……还去交了女朋友。但我的成绩并没有下降,所以他并没有理会。”

“他的不理会……却让我更加难过。”

“终于,我没有忍住,在政治课上和老师抬杠吵了起来,老师把我轰出了教室,让我去找他。我站在他办公室门口,没有脸进去,可他却好像能透视一般,察觉到了我,打开了门。”

“他问我怎么了,我讲了课上的事,他说他问的不是这个,而是我这段时间怎么了。我说我跟女朋友吵架了,所以状态不好。他就看着我,我觉得他似乎能看透一切。他看着我,对我说如果我愿意讲,他愿意听一听。”

“多么可笑又多么可悲,我最不能讲的那个人,对我说他愿意听一听。”

“于是我讲了女朋友的事,我确实跟女朋友吵架了,为了很多鸡毛蒜皮又矫情的事。他没有怪我早恋或是怎样,而是很理智又很和蔼地开导我,像对一个学生,像对一个孩子。”

“我只有十四岁,我对他来说当然是个孩子。即便我再不愿意,也是这样。”

“我既悲伤,又欢喜。”

“直到今天,我都记得那个下午,一个只关于我和他的,没有习题没有学业的,独处的下午。”

“那天之后我坦荡了许多,我得不到的东西,永远都得不到,可我能给的东西,还是可以给他的。”

“我可以回应他对我的期待。”

“那段时间,我不是去办公室找他,就是在他忙的时候去他办公室窗户外面的墙那里看书做题。那边种着两棵丁香树,开花的时候非常香,从窗户也能偷偷看到他伏案工作的样子,让我特别的有动力。我开始练字,因为他写了一首好看的钢笔字。我开始读诗,因为他非常喜欢一位法国诗人。”

“初二初三两次参加全国数学联赛,我都拿到了一等奖,也因此和全市最好的高中签了约,他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初三下半学期,我过得比其他人都轻松些,所以他干脆让我做了班长和数学课代表,帮他打理一些事情,比如核对答案有没有错误,或是学校有什么东西下发。”

“我喜欢被他信任的感觉。”

“毕业的日子渐渐近了,我掰着指头数,想着我能做点什么,我能送给他点什么。”

“最后,我做了一件特别不‘我’的事情。我用钢笔抄了一百首他最喜欢的诗人写的情诗。”

“然后我又做了一件特别‘我’的,我在跟他独处的时候,把手写的册子交给他,对他说了‘我爱你’——哎!你们这都什么表情啊!”

“只是觉得……台神,太牛了。”

“是啊是啊!你老师是什么反应啊!”

“你猜?”

“婉转地拒绝你?”

“可能觉得是开玩笑吧!”

“他说,我也爱你。”

“啊——”

“我当时的表情和你们差不多。可我立刻又明白了,他所说的‘爱’和我说的‘爱’绝不是一回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是那样看着我,仿佛可以看透一切。我想他大概是知道的,但又认定我只是因为年纪太小,才会误会了什么,模糊了什么。”

“我很傻地说了谢谢,请您保重,然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在我背后说了一句,祝你幸福。”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升高中之后,我一直不去见他,也不联系他,只从旁人里了解他的动态。我想着,等我成年,等我长大再去见他的时候,他或许就不会再把我当成孩子了。高二那年,他出国了,出来继续读书,读PhD,所有人都很惊讶,但我并不惊讶。”

“他是我见过活得最努力最认真的人。”

“当初他去当一名初中老师,也是有现实的因素在,他想做的,不止是站在三寸讲台之前。”

“又过了半年,他跟女朋友结婚了。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同学发的婚礼照片。我想,能支持他重新去追求梦想的女性,一定很适合他。他会很幸福。”

“从那天起,我就再没打听过他的近况。到今天……也有快十年了。”

“这就是我初恋的故事。”

“…………”

“…………”

“…………”

“干嘛!都这么沉默干嘛!”

“唉,想不到台神也有这样一段往事。”

“切,你还心疼他?你看他那些女朋友,哪个不是又漂亮又有才!现在那位不还是英语系的系花吗!西班牙混血大美女哎!”

“台神早跟她分了,你信息太滞后!”

“是吗?”

“哎哟,你怎么这么入戏,你看他都不难过了!”

“台神,你现在还喜欢你老师吗?”

 

明台一愣,过了半天才回过神,露出一个众人熟悉的笑容。

 

“这是第二个真心话问题了,等抽到我再问吧!”



END

24 Sep 2018
 
评论(29)
 
热度(6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