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2)

再不发糖我要死啦——【呐喊


22.

 

“锦云,你不可能永远躲着我。”青年反手锁上休息室的门防止别人误入,“这种场合我们总会见面。”

程锦云睁大眼睛:“……你打算回家了?”

“现在还不行,但以后会的,我会让家里人接受老师。”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

“……”

“我只有两个问题想问你。

“可我不想答。”

“别走——程锦云!”明台强势地拦在朋友面前。

“你不怕我再背叛你一次吗?”程锦云抬高声音。

“我从没觉得你背叛了我!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朋友做出那样的判断是为什么!”明台飞快地解释着,“我大哥究竟是怎么说服你的?”

程锦云低下头:“没有人能说服我。”

“告诉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吗?”青年放软了语气。

眼前的女子明显内心挣扎了下:“……从圣诞节之后。”

“那么早……”明台皱眉,“你不会简单因为他是我的老师,或者他比我大很多就这样的,锦云,为什么?”

“太像了……”程锦云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竹马,“你跟我说起你老师的样子,跟你当初和她谈恋爱之前太像了!”

“……”

“你那种踌躇,犹豫,甚至逃避都让我觉得很害怕。除了她,你对待所有人都是强势且游刃有余。我怕事情会重演,我怕你会受到伤害……”

“锦云……”

“我怕你会再被扔下!”

明台像被针扎了,表情狰狞一瞬。

“而且……而且……”程锦云轻声说,“你不觉得自己这次表现得过激了吗?”

“过激?我过激?”青年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我大哥他们做了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

“我清楚,你也清楚,你甚至预见到——你在盼着他们做点什么,不是吗?”青梅的眼中充满悲悯,“你没有从当年的事情里走出来,你盼着重演,盼着他们再给你压力,而这回你会反抗,会胜利,会打他们的耳光,因为你之前已经想过到底要怎么——”

“够了!”明台厉声道,“难道你要我一直被动挨打?我大哥心里清楚得很,老师跟我谈了恋爱就会顾及我的感受,他不能真的出手对明家人怎么样,那样会让我为难,他只能去解决我大哥搞出来的问题!这种情况下,你让我一直怂着当个被庇护的窝囊废吗?!”

“明台你冷静一点……”程锦云并没有被吓到,她试图安抚青年的情绪,“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不要为了反抗你大哥就搭上自己的幸福。”

明台没有立刻接话,沉默地看了对方几秒。

“锦云,你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再开口时,他已经平静下来,“你一面害怕我动了真心被抛弃,一面又觉得我是因为逆反才选了老师。”

“我……”程锦云语塞。

“后面那些是我大哥跟你说的,对不对?”

青梅又低下头,算是默认了。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青年说,“我不是过去的我,老师跟她也完全不一样。伤疤永远都会在,但这并不影响我去追求美好的东西。过去那段感情让我最难过的是我觉得自己没有做到最好,我很后悔在相伴的时候没能尽我所能地去爱她。”

“所以啊,锦云,我想和老师在同样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我想跟他过一辈子。我想成为他的爱人和家人。给他我全部的爱和喜欢。义无反顾,一往无前。”

“哪怕最后真的曲终人散,我也不会后悔曾经爱过这样一个人。”

 

王天风刚走到到达大厅,就看到他的小男朋友颠儿颠儿地跑过来,一把将他抱住。

“放手。”他被明台抱得踮起脚来,“这么多人看着呢……”

“不放。”青年赌气道,“老师一走这么多天,留我一人独守空房!”

“三天而已……”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王天风被学生逗笑了。“你有理你有理。”他拍拍明台的后背,“快点放手,勒死我了!”

明台心不甘情不愿地松了手,又快速在王天风的嘴唇上轻啄了下,才肯罢休。

回家的路上,青年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跟老师说了。

“孩子气……”王天风勾起嘴角,看着对方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垮下去,补了句,“但是我喜欢,做得好。”

给明楼添堵的事儿他怎么会觉得不好。

明台顿时喜上眉梢。“我做得这么好,”他的脸上写着“期待”两个大字,“老师不给我什么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老师!”

这么直白的话用这么认真的表情讲出来……王天风不知道是该吐槽明台,还是吐槽因此而感到一点点开心的自己。

恋爱真是个好事情,他想。

家里像王天风走的时候一样整洁,只是多了些他不会买的东西,墙上的挂画,电视机旁边立柜上的成对儿摆设,还有餐桌上的那一大捧玫瑰花,娇艳美丽,深红的花瓣上还带着水滴,看着就赏心悦目。

“是先吃饭呢?还是先洗澡呢?还是先……?”明台眨着眼睛问。

“先看你这几天拍的照片。”王天风一句话把青年的调情顶了回去。

“诶……”

“走的时候就跟你说了,周六要开批评会,你不会忘了自己的本职是摄影师吧?”

“吃完饭,”明台拉着王天风的袖子,“吃完饭我们再看好不好?”

“不好。”老师微笑道,“洗了吗?没洗是吧,拿上你的胶卷,去暗房。”

“等、等一下……那个……哎哎哎……”

明台少有地有些慌乱,引发了王天风的好奇。他做了最坏的打算,比如暗房被青年弄得乱七八糟,甚至想好说教的台词,然后打开了暗房的门。

然后愣在了原地。

暗房里挂着许许多多他的照片,他在M号游轮上和蛋糕的合影,他在维也纳牵着那个小姑娘的照片,他在圣诞夜观赏四重奏的照片,还有他在青海湖摆弄相机的照片。更多的是无比普通的日常。他指点于曼丽的时候,他跟郭骑云说话的时候,他认真擦镜头的时候。

这些照片的心情太过露骨,谁看都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明台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他。

明台无时无刻不在爱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弄乱您的暗房!”

青年慌忙去拿那些挂着的照片,刚取下两张,就被拉住了。

“老师——?”他有点惊讶地回过身,剩下的问句都被堵了回去。

他的老师,拽着他的衬衫,主动吻上了他的嘴唇。

气息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冒出同样的想法。

 

三天果然还是挺久的。

 

 

TBC

22 Apr 2018
 
评论(23)
 
热度(5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