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2)

2.


“明少。”岑老板看到明台进来,立刻迎了过去,“装备跟飞机都给您准备好了,也备好了教练和摄像,您今天还是自己来吗?”

“嗯,自己来,摄像留一个就行。”明台笑着说,“这是我朋友,王天风,今天也过来玩玩。”

“噢……”岑老板眼毒,一下就看出眼前这个比青年大十几岁的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从身上的牌子还有透出的气质来看,八成是企业高管甚至老板,想必这次明台是招待对方过来的。他从怀里掏出名片,递过去:“王先生,您好,您是明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您客气了。”王天风收了对方的名片,“我今天没带名片夹出来,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王先生是头一次玩儿高空跳伞吗?”

“是。”

“嗯,咱们高空跳伞啊,没有想象得那么危险。”岑老板边带着二人往里走,边解说起来,“两人一组,会有教练带着您,放伞由教练来做,所以不难。一会儿您先签个安全协议,然后量下体重,好给您找配对的教练。”

“找我也行。”明台扬起嘴角,插话道,“我有教练的证儿,之前也没少带朋友跳过。”

“嗯,也成,只要合适,我就跟你一起跳吧。”王天风并没有多想。他侧过头去回青年的话,错过了岑老板脸上一闪而过讶异的表情。

明台是没少带“朋友”跳过伞,但那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们。高空跳伞这样刺激的运动会产生很好的吊桥效应,用来把妹十分合适。岑老板没少见富家少爷们这么玩儿过,可明台今天却想跟这个男人玩儿把吊桥?难道他想错了?此人并非明少的合作伙伴,而是……而是……

老板这厢胡思乱想着,那边就麻利地把协议签完了。量过体重后,他们发现明台当王天风的教练正合适,当事人又乐意,就这么决定了。换上装备,上飞机,高度不断提升。到达三千米时,随行教练中的一位开始给王天风讲解动作,另一位则和明台一块儿,把他跟王天风绑在一起。

终于,到了五千米,教练把飞机的门打开。明台坐在门边,王天风坐在他的怀里,被他搂着腰,只觉得外面的风极大,呼呼地吹着,若非带着护目镜,只怕眼睛都睁不开。

“怕不怕?”明台问。

“还行。”王天风说得客气,其实一直在往底下看,似乎半点不怕。明台已经习惯了怀里人咚咚咚的心跳声,或是止不住的尖叫,甚至颤抖的身体,碰到这么个镇定的,倒觉得有意思起来。

“好,抬头,那我们——”

他话没说完,手一撑就下去了。

垂直下落带来的失重感瞬间刺激了每一个细胞!巨大的风使得呼吸都无法畅快,王天风感觉自己和明台一起在空中被气流吹得翻滚数次,然后明台打开了缓冲伞。此时他们都已经适应了这种失重感,双手张开保持平衡,风变成了助力,将他们托在空中,仿佛在飞一般。天边的云和地上的景汇成一幅画,明台让两人转了半圈,然后指着远处的市中心给王天风看。王天风顺着他的手指,还真看到了两个人工作的那处大厦。高空使得平日里熟悉的景色都有了新鲜的感觉。跟着跳下来的摄影师在旁边为二人录着像,右手伸出大拇指赞美跳伞新人的镇定。明台拖到最后才将大伞打开,将自由落地的快感延到最长。打开大伞后,速度很快就降了下来。

“真爽!”王天风兴致颇高,“早知道城郊就有,应该早点过来!”

“现在也不晚啊,你要是喜欢,以后我来玩儿都叫着——噗!咳咳……”

“你笑什么?”

“你头发都吹乱了!像鸡窝似的!”想到对方平日里一丝不苟的整齐模样,明台干脆不忍了,哈哈大笑起来。

王天风回头瞪了过去。两人绑得那么紧,他这么一回头,离明台就极近,青年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气息。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明台看着那嘴唇上下开合,又看着那双被风吹得微微泛红、显出几分弱势的眼睛,心跳似乎比刚才在高空中更快了。他鬼迷心窍地凑过去,却亲在了他口中的“鸡窝”里。

糟糕糟糕!

明台回过神,松了口气,又暗暗觉得不妙。好好的吊桥效应,怎么好像他才是被钓的那个?

 

高空跳伞之后,原本只在两个公司间传的八卦,很快就扩散到了别的地方。社交圈纷纷传说明小少爷变了口味,还变得有点大,然而并没有人觉得他是认真的,只以为是图个新鲜,很快就会腻掉。可这个“很快”还没降临,一张明台亲手喂王天风吃玫瑰奶糖的照片就流传了出去,直接惊动了明氏集团的董事长和总裁。

每个周末,明台都会回到明家住两天。那天他刚进家门,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哥哥姐姐明显憋着什么事情,又不提。青年心里盘算了一下,干脆装不知道,等对方开口。果然,等到夜幕降临,明楼就把他叫去了自己的书房。

“你跟GK的王天风是怎么回事?”大哥皱着眉头,一脸的严肃。

“啊?”明台愣愣地说,“就是一个楼工作,朋友而已啊。”

“你过去左一个‘朋友’,右一个‘朋友’的,大姐跟我都没管过。”明楼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照片,扔在明台面前,“现在这位太出格了吧?”

青年扫了一眼,有他们一起吃饭的,有他们那次去跳伞的,还有就是之前传的到处都是的喂糖照,全是偷拍,也难为明楼四处都搜集到了。他原本对王天风只有三四分在意,更多是当成投缘的朋友,如今又是八卦缠身又是家里人施压,倒弄得逆反心被激起。喂糖那事本有原因,但明台现在一点都不想解释。虚名都担了,干嘛不真有点什么?他们关系那么好,那人谈起恋爱的样子,说不定也会很有趣。

定下主意,明台就由着明楼说教,嗯嗯嗯噢噢噢地不走心。大哥见小弟如此油盐不进,也只能叹口气让他走了。两天后周一的中午,明台在吃饭的时候大大方方地提出想跟王天风交往。

“我拒绝。”王天风筷子都没停就一口回绝了。

青年怔住了:“你……你跟我在一块儿不开心吗?”

“开心啊。”

“那……你是觉得我不够帅?”

王天风放下筷子,仔细打量了下对面的人。“你挺帅的,又高,可以做明星了。”他诚实地答道。

“……你跟我说你男女不忌是假的?”

“我骗你这种事干嘛?”

“那是为什么!”明台睁大眼睛。他想不出自己被拒绝的理由。

“你不是真心的。”

王天风的表情很轻松,眼神却十分锐利,仿佛可以看透一切。

“抱歉,我没工夫跟人玩这种感情游戏。”



TBC

29 Sep 2018
 
评论(24)
 
热度(6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