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3)

因为某人呜呜呜哭老师所以提前更新一次,虽然现在看上去好像情绪很稳定了……?

 @春山冬水 


23.

 

王天风比平时晚了一小时才醒过来。

扒开明台抱着他的手,起身时不幸地感觉到了腰部的酸疼。昨天他们在暗房吻得难解难分,移动到书房就没再忍得住——幸好出了暗房,要是把暗房搞乱就太糟糕了!弄完一回后,明台可算还记得他们都没吃晚饭,披着衣服就去烤他提前腌制过的牛排。明小少爷首次给爱人下厨的成果还是可圈可点的,虽然他自己并不满意。吃的差不多以后明台又开始亲他,亲着亲着就把他抱上了餐桌。之后他们到了浴室,明台把他压在淋浴间的玻璃上……最后才回了卧室。

王天风不记得他们做了多少回,只记得自己沾床就累得睡着了……

穿上内裤,顺手抓了件T恤套上,王天风在卧室门口做足了心理准备才打开门面对大概率凌乱糟糕的状况。

出乎意料,外面很干净。

没有留下痕迹的桌布,没有没收拾的碗筷,浴室的玻璃也被人擦过了。只有垃圾袋里一个个撕开的小包装和一个空盒暗示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王天风打开冰箱门,拿出各种材料,开始做明台最喜欢的欧姆蛋。青年刚来的时候,他还一度担心过两个人是否真的能生活在一起,毕竟很长时间他都是一个人过的。明台的热情和满腔爱意融化了全部的顾虑,王天风甚至觉得自己都被他感染得恋爱脑了起来。

又有什么不好?

王天风戳戳软软的欧姆蛋,想到青年软软的脸,浅浅地笑起来。

明台是被香味勾醒的。他往身边摸了摸,发现没有人,揉揉眼睛就坐了起来。洗漱过后,青年嗅着香味一路来到了厨房。他的老师正在灶台边做着早饭,身上过于宽大的T恤把四角裤都遮住了,远远看去仿佛下身什么都没穿,想必是错拿了明台oversized的衣服。

明台清清嗓子,走上去抱住王天风,黏黏糊糊说了句“早上好”。

“昨天……都是你收拾的?”老师问。

明台点点头,看上去还没睡醒,手却摸到了T恤下摆那里的大腿上。

王天风被学生摸得一激灵。“别闹。”他打开那只手,“饭还没做好呢……”

“饭做好就可以?”

又下套。王天风板起脸:“今天要去工作室,不行。”

“咱们也不用打卡……”

“不行。”

明台瞟了眼老师撑着腰的手,没再坚持,只是在王天风的颈窝里蹭了又蹭,活像只委屈的大狗。王天风在心里叹了口气,关火,回身给了小男朋友一个长吻。

 

明镜比预定提前了一周回国,没有通知任何一个弟弟。她下了飞机才在家里的微信群说了这件事。及时看到信息的明诚心里暗叫不好,大哥明楼现在正在跟汪曼春看电影,手机静音,不会看到大姐这条消息。明镜背着他们回来,想必是看到那条八卦,回来兴师问罪的。

之前记者骚扰的事情让明楼对刚回国的汪曼春心生几分歉疚和保护欲,反观汪曼春,却是丝毫的不在意,甚至宽慰师哥。明楼更觉窝心,等到记者基本都被明诚搞定后,就开始约师妹吃饭赔罪。汪曼春挑的净是些故地,回忆满满,一来二去的两个人的关系又迅速火热,恍如当年相恋时,只差临门一脚,没有说破而已。

明诚仔细想了想打扰人谈恋爱会不会被驴踢这件事,决定装作没有看到微信的样子,关了手机,继续跟朋友们打桌球。

他的决定使明台成功成为三个弟弟里第一个回家的人。站在许久没有踏入的家门口前,明台拿出一直放在衣服内口袋的怀表,轻轻打开。怀表的指针哒哒哒地走着,另一面则放着他母亲的照片。这是明台母亲唯一留给他的遗物。

“妈妈,再帮我一次吧。”青年看着照片里的女子,低声道。

“小少爷!是小少爷回来了!”阿香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明台迅速收起怀表,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阿香,法国好不好玩?我大姐呢?我收到微信就立刻赶回来了!”

“就知道明台心里最想着姐姐!”明镜从楼上走了下来,笑得别提多开心,“阿香,你去把给明台买的东西拿过来给他看看!”

“大姐真好!”

“你直接从工作室过来的?”明镜问,“不是背着你老师偷跑的吧!”

“当然不是!”明台把姐姐拉到沙发边坐下,“我好好跟老师请过假的!不过,我也待不了太久。”他从怀里拿出自己的怀表,打开,“今天跟师傅约好了要做保养的。”

明台的怀表是机械表,每三年就要保养一回,检查里面的零件是否有严重的磨损。

“对对……是该保养了。”明镜拿过那块怀表,凝视着照片上的女子,表情中带着几分怅然,“约的什么时候?别迟到了。”

“大姐放心,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不会迟到的。”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明镜看着眼前长成男子汉的明台,不禁想起他小时候的模样,伸手揉了揉弟弟的头发。

“大姐……”明台别扭地躲开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明镜还想再说些什么,就看到阿香拿着好几个盒子袋子颤颤巍巍地走过来。明台赶忙接住,全部放到沙发上。明镜开始拆包装,一件一件放在明台身上比。

“都是新款,我觉得适合你就买了。还有皮带和香水……阿香,那块儿手表呢?”

阿香从礼物堆里刨出一个小盒子:“大小姐,在这里。”

明镜打开看了一眼,把盒子推到明台眼前:“还有你最喜欢的PTPL的手表,最新限量款,你可是第一批拿到的!”

“大姐万岁!”明台美滋滋地拿过手表,似是突然想到什么,神情黯淡下来,“阿香,帮我把这些都包好,我到时候带走。”

“带走?带哪里去啊,让阿香直接放你房间里不就好啦。”

“大姐……我现在不在家里住……”青年满脸的为难。

“嗯?”

明台低下头:“大姐走之后,大哥把我赶出去了……还停了我的卡……因为我跟老师谈恋爱了。”

“老师让我住在他家里,吃的穿的用的都是老师花钱给我买的……”

正如青年预料的那样,明镜的眼睛越瞪越圆,看来是气大了。

不是对他。

 


TBC

25 Apr 2018
 
评论(26)
 
热度(5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