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3)

我收回三四更完结这句话。


3.

 

“所以?从那天起,小少爷就开始认真追求你了?”宁海雨笑着问道。

王天风切着盘子里的牛排,淡淡地说:“认不认真不知道,追求倒是真在追求。”

他本以为传言中被人追捧的明家小少爷,被他冷冰冰地拒绝之后说不定会觉得失了面子,甚至恼羞成怒,从此跟他不再来往,没想到明台的韧性还不错,非但没有被打击到,还热烈地追求起了王天风。每日早上都会有人送来带着水滴娇艳无比的玫瑰花,放在花瓶里插好,由秘书摆到他的办公桌上,到了中午,明小少爷就会亲自到GK门口等人,开车去稍微远点的地方用午餐,下午会准备英式下午茶和精致的小点心送到十层,晚上如果王天风有应酬,明台还会自告奋勇当他酒后的代驾,也因此知道了他的住址。此后的周末,都会有知名不具的surprise送到他的公寓,每一样都合他的心意,显然是做了功课的。

现在,整栋大厦都以为他们两个在谈恋爱了。

“你能让他追你,我已经很惊讶了。”老友眼中露出玩味,“以往你对那些追求者可是高冷的很!”

“哪有那些,就那一个而已!”

“那一个差点成为我的患者!”宁海雨说,“你跟我说实话吧,被他追求,你是不是挺高兴的?”

“当然了。”王天风承认道,“年轻,帅气,事业有成,被这样的高富帅追求,谁会不高兴啊?而且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在了解之前就彻底拒绝很不合理。我跟他认识那么短,彼此都到不了‘了解’的程度,接触接触也没什么不好。”

“即便他小你十几岁?”

“你觉得太出格?”王天风喝了口杯中的红酒,“倒不如说,正因为这样,才更高兴呢!从你们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难道不是这样?”

“是这样没错,但会承认的人太少了。”宁海雨勾起唇角,“你果然很有意思。”

“你真的确定自己没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我当然——”宁海雨看着从王天风背后走过来的青年,没有把话说完。王天风顺着朋友的目光回过头去,正好跟明台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小少爷看见他,眼睛里似乎有什么瞬间亮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

“我在那边吃饭,看背影像你,想不到真是你啊!”明台笑眯眯地说,“我们真有缘!”

“听说这家餐厅的惠灵顿牛排做得特别好,所以来试试。”王天风伸手示意宁海雨,说道,“这位是宁海雨,是我的——”

“追求者。”宁海雨抢白道,“到今天为止已经5年又121天,追求进度90%。”

王天风愣了半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明台见对方并没有否认,脸色霎时变得难看,又立刻调整回来。他的目光全在王天风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情敌”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他。

“原来我跟宁先生是志同道合。”恢复过来的小少爷打趣道,“不知道同道者还有几人?”

“先辈全部阵亡,我辈仍需努力。”

“居然这么惨烈!前辈的教诲,我记下了!”

王天风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难以攻克的堡垒吗!”

“不然的话,我怎么花了5年都没有成功?”

“或许跟攻方也有关系,说不定我花不了5年呢。”明台不等宁海雨反驳,笑着说,“我得回去,两位慢用。”

宁海雨看着青年直挺挺不服输的背影,无声地笑了好久才算完。

“我一直很好奇,像你这样性格恶劣的人,怎么就会当了心理医生。”王天风摇着头说,“心理医生跟患者谈情说爱是违反职业道德的,我是不是可以去协会告你一状?”

“我这才不是性格恶劣!我只是对事物充满好奇!”宁海雨兴致勃勃地说,“据我观察,他是真对你动心了。”

“是吗?”王天风看向明台坐的那一桌,“你看看跟他同桌的那个人。”

虽然只有背影,但明显是个气质高华的女性。明台坐在她的对面,带着那种讨人喜欢的笑容,似乎很高兴。早就听闻明小少爷的男伴女伴无数,这还是第一回看到。

“哎呀呀,他这样的案例也是有的,看着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追根溯源是因为幼年经历导致安全感过低。”宁海雨说,“不过这都是一般论,要真正分析他,还得知道他过往的事。”

“打住吧,我今天是跟我的朋友出来吃饭,不是跟我的心理医生。”

“那让我最后以心理医生的身份提出个建议如何?”

“说。”

“把你自己再向他多打开一点吧。”宁海雨认真地说,“他能让你把吃饭从生存需求重新变回享受,又让你在高空落地时没有遗憾只觉得开心。我想,对你来说,他一定是特别的。”

“特别吗?”王天风垂下眼睛,轻笑道,“或许是因为他做的玫瑰奶糖太好吃了吧。”

 

“怎么啦?去打个招呼回来就这么不开心?”明镜问道,“要不要再给你加一份国王饼?”

“跟大姐吃饭怎么会不高兴!”明台赶紧露出笑容,“我要国王饼,也加一份大姐喜欢的欧培拉吧!”

“别想糊弄我!”明镜冲王天风那边看一眼,“那位就是这段时间一直跟你传绯闻的人吧?叫什么来着?”

“王天风。”明台抿了抿嘴唇,鼓足勇气说,“大姐,他跟我并不是在传绯闻,是我在追他!”

明镜拿着酒杯的手一顿:“真的?”

“真的。”

明镜放下红酒杯,审视地看着明台,问道:“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她这个小弟,在外人看来风流无比,伴侣换了一个又一个,却从没真真正正地动过感情,每次把绯闻闹到人尽皆知都有其他理由,被对方利用了也是一笑了之。

“没有。”明台诚恳道,“这次真的没有。”

明镜浅浅地笑起来:“那你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可能……吧?我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想他属于别人。”说到这里,明台又变得有些闷闷的。

“你是嫉妒了吧。”明镜一语道破,“他和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看着就很亲密。”

“唉……”

“叹什么气!一点都不像我弟弟了!我们明家的小少爷,还能输给旁人不成?”

“大姐不介意吗?”明台有些惊讶,“他是个男的,还比我大那么多。”

“我当初决定不婚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闲言碎语砸过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又怎么会去指摘我弟弟选择的道路。”明镜欣慰地说,“大姐很高兴,这还是你头一次主动跟我解释是怎么回事。有机会请他来家里吃饭吧。”

“大姐!哪有那么快的!”

“请朋友来家里吃饭怎么了!”

“没准儿明天我就被他甩了。”

“失恋也是恋爱的一部分,我亲爱的弟弟。”



TBC


06 Oct 2018
 
评论(16)
 
热度(4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