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4)

4.


“发生了什么?这两天你都食不知味的。”王天风问。

明台微怔:“这么明显?”

“比辣子鸡里面的鸡要明显许多。”男人少有地开了个玩笑。

青年笑了笑,在辣椒堆里刨了刨,夹出一块儿鸡腿肉放到对方的盘子里。“我们这行现在不是大热么,就冒出许许多多的新公司来,连原本不做这些的大企业都想来分一杯羹,市场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他说,“之前我们试水的新产品,反响不是特别尽如人意……”

“换句话说,就是你担心竞争力会下降。”

“对。”

与明台相熟之后,王天风了解到这个明家小少爷并不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完全倚靠家里,他名下的Eta是他自己从学生时代开始就一手弄起来的公司,家里实打实给予的支持只是启动资金罢了。这让一直自己奋斗的男人对青年的好感度又提高了几分。

“如果你愿意的,我可以帮你。”他开口道。

“嗯?”

“我们GK也曾经为类似你这样的高科技公司做过调查和分析。”王天风说,“现在新产品推向市场的速度越来越快,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也转得越来越快,你们要想保持竞争力,就需要最新的购买趋势和市场趋势。我们GK可以提供消费者对于高科技产品的需求预测,还有全球科技市场动向的预测。”

“我看过你们的案例,也想过这件事,但是……”明台看上去十分犹豫。

“但是你在追我,所以不想向我示弱?”王天风嘴角带笑,说了个他觉得最“明家小少爷”的解释。

“不是。”明台摇摇头,然后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又吞吞吐吐起来,“只是……嗯……我们经费有限……”

说完,他就满怀期待地看向坐在对面的人。

王天风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半秒。

“好啊,你是等着我主动提,然后希望我给你打折是不是?”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能不能有点明氏三公子的样子!”

“管家里借钱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我大哥一脸的公事公办,每次我回家都要被他说教,直到上个月我还清当初管他借的钱,才总算有底气不听他唠叨!”明台满脸写着“讨好”,“王总,玫瑰花好不好看?下午茶好不好吃?看在我们的情分上,便宜点吧。”

王天风很想说“谈情不谈钱,谈钱不谈情”,可是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对青年也确实有几分喜欢。

“好吧,就按我们VIP的折扣给你算吧。”王天风松口道。

明台攥拳:“耶~!”

“你的玫瑰花和蛋糕也不要再送到我们的公司了。”王天风又说,“免得以后你又要占我便宜。”

“那也是你愿意让我占呀。”青年笑得极其灿烂。不让送玫瑰和蛋糕又怎么样?对方可没说连周末送到家的surprise都不要了,大不了以后都晚上送到王天风家里就好了。

自委托开始,玫瑰花和小点心就停下了。大楼里关于他俩的八卦又出了新的风向,说之前明台做的那些事都是投王天风所好,为了能以私人关系获得更全面更好的分析策略。本来大部分人是将信将疑,结果某天有人目击到一年轻女性来大厦找明台,言语极为亲密,信的人就更多。也有人觉得是明台追求不成,所以放弃了。

某天吃午饭的时候,明台将一张百老汇音乐剧芝加哥的门票递给同伴。

“你又想干嘛?”王天风警惕地说。

“我只是想对你表示感谢。”明台咧嘴一笑。

“你要是再提要求,就必须加钱了。”

“不会不会。”青年做出委屈的模样,“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皮没脸吗?”

王天风瞪他:“你自己什么样,你最清楚。”

“我是B市杰出青年,无数姑娘的心之所向!”明台理直气壮地说完,托着下巴一往情深地看向对方,“但是弱水三千,我只想取你这一瓢饮。”

王天风对青年这样的行为已经免疫。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票:“这票位子这么好,可不容易买,你真要浪费在我身上?”

“是你当初跟我说喜欢芝加哥这部电影,我才一直留心然后买到票的!”

他不过是随口一提,青年却真的记下了。

王天风暗暗下定决心,开口道:“好,我去看。”

明台立刻喜上眉梢:“那周六我去接你!”

“行。”

 

音乐剧的首场演出非常火爆,明台和王天风到剧院时,观众已经来了大半。他们拿了两份节目单,然后又在周边区转了转,才进了大厅。灯光暗下来时,明台看到坐在身边的人直了直腰背,正襟危坐,仿佛十分期待的模样,不禁露出微笑。他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舞台上的演出吸引了。

丰富的舞台布景和被搬到台上的乐队立刻将纸醉金迷的芝加哥呈现出来。纯黑的色调配上非常性感的内衣服饰使得热辣妩媚中添了几分冷感和直白。随着一曲“Hot Honey Rag”音乐剧被推向了最后一次高潮,现场的观众鼓起掌,还有人配合地吹起口哨。就在大家都沉浸于表演时,音乐突然消失了!紧接着舞台一暗,偌大的大厅里竟一点光都没有了!

明台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儿糖,放进嘴里含着,然后拿出手机来照明。他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工作人员走来走去,演员们也撤到了后台,应急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亮起,只有手机们突兀的光闪来闪去,可是很难看清什么。他看向坐在旁边的王天风,发现对方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望着舞台,似乎没有受什么影响。明台伸手去碰对方的手,可王天风却在被他碰到的瞬间仿佛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是我……”明台扯了谎,“我、我有点怕黑……”

“哦。”王天风把手放了回去,语气很淡定,“没事,估计是设备出了问题。”

青年趁机握住了对方的手,男人的指尖发凉,手心全都是汗,似乎在微微颤抖,与面上平静的模样完全不同。他心里疑惑,又觉得现在不是什么发问的好时机。

王天风被明台握着手,似乎有一种热量从青年干燥温暖的手心传过来。他知道明台一直在看着他,刚想开口解释点什么,就感觉到一个熟悉的、甜甜的东西被喂进了他的嘴里。

是玫瑰奶糖。

就在这时,剧院的负责人上台解释,是电源出了问题,正在努力抢修,大概还需要十分钟,请大家稍安勿躁,演出结束后会送些小礼物补偿大家。躁动的人群安心了下来,大家开始刷着手机耐心等待。

明台没有再说话,只是握着王天风的手。玫瑰奶糖在口中融化,那丝丝的甜意抚平了精神上的紧绷,他感觉到自己放松了下来,身边的那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要走吗?”他问。

“再等等吧,就差一点就看完了。”

“嗯。”

这次突发事故很快就在网上传播开来。散场之后,他们随着人群走出剧院大门,一抬头就看到三个人站在一辆车前,焦急地看着这边,是明镜、明楼、和明城。

明台赶紧迎了上去:“大姐,大哥,二哥,你们怎么都来了!”

“这不是听说剧院突然停电了吗!”明镜抓住小弟的胳膊,左看右看,“明台,你没事吧?”

“姐,你放心,我没事。”明台反过来安慰姐姐,又看向站在旁边的哥哥们,“真的,我没事。”

“没事就好。”明楼说,“大姐担心得要命,急着就赶过来了。”

“走吧,回家吧。”明镜拉着明台的手说,“我已经让阿香准备了加蜂蜜的热牛奶,你回去喝一点。”

明城把车门打开,让大姐先上车。

“呃……”明台在上车前,回头看了一眼王天风。

王天风站在距青年三米远的地方,两边都是散场出来的观众,人很多,脸上都带着或兴奋或不满的神情。但这些都与王天风无关,他站在他们中间,却又好像身边空无一人。他的影子被后面的灯光拉的很长,一直垂到明台身前。他微笑着冲明台挥了挥手,算作告别。

明台想,按理说,经过这样的事,他应该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按理说,姐姐哥哥们这么担心他,还特地过来找他,他应该跟他们一起回去。

但是……

 

或许是因为舌苔上的那丝甜味还没有褪去,明台做了一个当时不可理喻,事后却觉得无比正确的决定。

“——大姐,你们先回去吧,我把朋友送回家之后,就回去。”



TBC



21 Oct 2018
 
评论(17)
 
热度(4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