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5)

5.

 

“其实你不用送我回去。”

虽然显得有点没有说服力,坐在明台车上的王天风还是开口说道。

“你姐姐哥哥都来接你了。”

“是我邀请你来的,当然要负责把你送回去。”明台熟练地把车停进公寓门口的停车位里,“对不起啊,请你来看音乐剧还遇到那种事……”

王天风的左眼皮跳了一下:“没事,只是停了会儿电。”

青年笑了笑,打开了车门的锁。王天风没有下车,也没有再说些什么,沉默在车内蔓延。

“那个——”

“要不——”

他们同时开了口,同时停住,又同时笑了起来。

“你先说。”王天风抢在青年前面说。

明台伸手打开副驾驶前面的置物柜,从里面拿出一袋子玫瑰奶糖来。“这是我刚做的,分你一部分。”他边说边把透明口袋交到王天风手中。

王天风拿着那袋沉甸甸的糖,想起之前融化在嘴里的味道。“既然都到了,你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他问。

明台的眼里仿佛燃起了一股小火苗,变得十分明亮。

“好啊,我很乐意!”

王天风的家和明台想象的差不多,北欧风格的装潢,以浅色为代表,现代又简洁。

“随便坐,我去泡点茶。”说完,主人就去了厨房。

青年应了一声,却没有老老实实地坐下,而是饶有兴致地参观起大客厅来。他有点开心地看着他送来的花被细心打理摆在餐桌上,然后仔细观察周围,看看他送的礼物中有哪些更被主人青睐。王天风端着泡好的茶回到客厅时,年轻的客人正站在靠近阳台的那边。他把茶壶和茶杯放在桌上,走了过去。

“你喜欢多肉?”明台看着摆在台子上的一盆一盆多肉,好奇地问。

“嗯。”王天风指着最里面的一盆说,“这是朋友当初送给我的红稚莲,从这个开始我就慢慢养起来了,没想到现在养了这么多。”

“那个追你五年多的心理医生?”青年有些吃味。

王天风失笑:“你都知道他是我的心理医生了,还相信他在追我?”

“哼。”明台似乎完全没听进对方的解释,把目光移到另一盆多肉身上,“这个叫什么?看着像莲花。”

“这是白月影。”王天风说,“我养了挺久让它出状态。”

“这盆呢?”

“花月夜。”

“这个?”

“血罗。”

说起心爱的多肉,王天风的兴致提了起来,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明台开始只是觉得这些圆圆的植物很可爱,跟它们的主人很配。但他看着对方微笑着一盆一盆介绍的模样,竟真的起了兴趣。两个人一问一答,絮絮说了很多关于多肉的品种和培育相关的事,最后王天风大方地表示愿意分给明台一株吉娃娃。吉娃娃也是景天科石莲花属的多肉植物,莲座状,叶片是绿到蓝绿色,带白粉,顶端有红色的小尖,十分可爱。王天风家的吉娃娃是养出状态的,在现在这样较冷的时节,叶片的边缘也有淡淡的粉红色,宛如人脸上的红晕一般。

“这红边儿看着真美,”明台把目光从多肉移到男人身上,“跟你的眼睛好像。”

“是吗?”王天风笑起来,“或许真的跟我一样,都是比较薄——”

明台直接亲在了他泛红的眼角上。

王天风猛地睁大眼睛。青年呼出的热气扫过他的眼睛,柔软的嘴唇停留了数秒才撤去。这个吻——或许都不能称之为吻,太过轻柔也太过绵长,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明台看着他,眼神变得炽热。

“我喜欢——”

“茶要凉了。”他打断对方,仓促地转过身,向沙发走去。青年没有动,只是盯着他的背影。他没有办法无视那种目光,不得不停下脚步。

“给我一点时间。”王天风轻声道。

“好。”

明台快步跟了上来。

 

“天风,你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宁海雨安慰道,“你看,你去听了音乐剧,又遇到停电,但是那天晚上你也没有出现闪回或者噩梦的情况。”

王天风靠在沙发上,仰起头:“可我仍旧觉得自己没办法跟他建立亲密的关系。”

“这件事情不用着急。”心理医生说,“在朋友的基础上,主动请他去你家,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五年前,宁海雨从自己的老师手里接手王天风这个PTSD病例时,这位病人比现在更加沉默寡言,拒绝交流,拒绝打开自己,过往的兴趣全部丧失,失眠,焦虑。万幸的是,王天风身上并没有出现许多入侵性思绪,这让他并不会产生那些恐怖的念头,危害旁人。心理医生花了很多的时间,勉强成为病人的朋友,帮助他培养新的兴趣,养多肉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一项。在宁海雨的努力下,王天风的日常生活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有一点,他的回避性症状使得他始终无法回忆起当初发生的一切。

凭心而论,王天风是个治疗难度很高的病人,他的戒备心太高,宁海雨至今都只敢说自己获得了对方90%的信任。他的老师曾经试图使用暴露治疗,重构当时的情景,结果王天风连那次治疗的情况也一起回避掉了。宁海雨就更不敢这么冒险了。

明台的出现让心理医生稍稍看到了新的光亮。青年的主动和活力似乎感染到了王天风,让他的病人显出更多的生机来。这份恋情不管成还是不成,都会是件好事。

“而且,你不是曾经跟我说过吗?你觉得他就是一时脑热,过段时间就会冷静下来。”宁海雨说,“如果他真的爱你,他不会介意等一等你的。”

“不要误会,我并不想考验他,可以的话,我也想立刻给他答复,只是……”王天风皱起眉,“我是不是应该跟他坦白我的病?”

“如果你想这么做,就去做,如果你只是觉得你应该这么做,那就不要去做。这是我的建议。”

“我再想一想。”

“那天之后呢?他有主动联系你吗?”

“有。”王天风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心理医生看,“每天都会跟我汇报送给他那株吉娃娃的情况。”

宁海雨看着那表情包密集的记录,哈哈大笑起来。

“看起来他一点都没有被你打击到啊。”

“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

“别这么悲观啊。”宁海雨摸摸下巴,露出一个笑容,“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王天风双眉一挑:“赌什么?”

“赌你们两个会不会走到一起。”宁海雨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我赌会,要是我赢了,你得请我去米其林一星吃顿饭。”

“……你是要让我自己赌不会吗?”

“如果我输了,你至少还能有一顿饭呀!”

王天风想了想:“一言为定。”

 

 

TBC

老宁使用技能:反向flag

29 Oct 2018
 
评论(8)
 
热度(5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