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6)

6.

 

保存,关闭,熟悉的多肉桌面出现在眼前。王天风推开面前的键盘,向后靠在椅子上,捏了捏双眼之间的睛明穴。熬夜的疲惫涌了上来,但是工作完成的舒畅感还是让他觉得非常愉快。喝杯咖啡醒醒神,然后就回家休息吧,这个周末可以好好歇一歇了。他这样打算着,起身就要往咖啡间走。忽然,手机传来震动。王天风拿起来一看,是明台的微信。早上五点就发微信过来?男人带着一丝疑惑解锁了手机。

青年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高楼林立间,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朝阳的光辉染红了天边的云彩,显得十分美丽。

一缕阳光从大楼的缝隙间照到王天风的脸上。他侧过头,微微一怔。从办公室的窗户看到了景致和明台照片上的无比相似。他立刻反应过来,这张照片是从他们这栋大厦拍到的。自己曾经在这里刷过那么多次夜,却从没有心情去注意这样的光景,现在想来,实在有点可惜。男人举起手机,将眼前的景色拍了下来,发给对方。十几秒后,电话打了过来。

“喂?”他的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

明台那边则有着明显的惊喜:“你也在这儿吗?”

“是啊。”王天风站在窗前,眺望远方,“刚忙完一个case。”

“巧了,我也刚忙完。”青年说,“要回家吗?”

“……嗯,是吧。”

“如果不急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饭?”

“好啊。”

他们一起吃过午饭,也一起吃过晚饭,早饭还是头一回。按明少爷日常的风格,王天风以为青年铁定会选择A座那家星巴克,或者不远处的另一家咖啡厅,没想到对方却带他去了大厦后面,藏在居民区的一家早点铺子。咖啡厅刚刚开门的时间点,这家店的窗口外面已经有人在排队买早点了。在里面忙活的老板看见明台点了点头,很是熟悉的样子。店内唯一一个服务生将他俩带到了靠里的位子坐下。青年立刻如数家珍地讲起写在墙上的早点们。

“他家的小笼包我最喜欢了!薄皮大馅,又香又鲜。每次刷完夜我一定要来一屉补充能量。但如果你早晨吃不下那么油的,我推荐他家的小米粥——”

王天风听着明台热情的介绍,似乎每一样都是高级餐厅的水准,只觉得饿意比先前更明显了。

“两位——”擦干净手的老板来到他们桌旁,打断了明台的话,“——都是老样子吗?”

“嗯……呃?”

“是,”王天风看向老板,“麻烦了。”

老板又点点头,回厨房了。

“怎么了?脸突然垮成这样?”王天风笑眯眯地看向瞪着他的青年。

“你知道这里!”明台显得委屈极了,“还耍我!”

“是你自己默认我不知道的,怪我咯?”王天风从筷子筒里拿出两双筷子,递给对方一双,“这周围四点就开门的早点店屈指可数,不想去麦当劳的话,首选当然是这里。”

“我以为你肯定是去超市买三明治囤起来那种人。”明台小声说。

王天风笑了笑,把话题转回对方身上:“我倒是没想到你会知道这里。”

其实青年猜的不错,他家里大部分食品都是快餐食品,三明治居首位,方便面排第二。

“你以为我是那种早上一定要喝咖啡吃帕尼尼的人?”

王天风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看来我们对彼此还是有些错误的认知。”

“我想更进一步地了解你,也想更进一步地被你了解。”明台直白地说,“给我一个机会吧。”

“……”

还好,不需要王天风想出什么委婉的回答来,服务生就端着他们的早餐来了。两屉小笼包,两小碗小米粥,两碟小咸菜,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王天风比明台多了一样,是一小碟辣椒酱。

“大早上就吃辣的,对胃不好吧!”明台提出异议。

“看着红,其实不怎么辣,就是提个鲜。”王天风把辣酱推到青年面前,“试试看?”

明台瞅着面前的红油,半信半疑地用小笼包蘸了一点点,尝了一口。

“唔!还真的不辣啊!”

“瞧,我没骗你吧。”

他当然不会说这是因为青年跟他中午吃过那么多次辣,已经锻炼出来了。

两个人分享了那一小碟酱汁。在辣椒的刺激下,明台的胃口都比以往好了,吃完一屉还意犹未尽。王天风以吃不下为名,把三个小笼包让给了对方。

“下个礼拜,我要去C城出差。”青年吃完最后一个包子,终于抬起了头,“你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小蜜蜂吗?”

小蜜蜂是明台给那株小多肉起的名字。青年说它圆圆的叶片上带尖刺的样子很像小蜜蜂的屁股。在明台的照顾下小蜜蜂茁壮成长,只是离出状态还有一段距离。

“可以啊,你走之前带到公司来给我就行。”

“谢啦,我会给你带礼物的!”

“我很期待。”

 

据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一个月,可是改掉一个习惯却需要更长的时间。

明台不在的这段日子,在写字楼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王天风第一次有了不适应的感觉。每天都发微信说些有的没的的青年似乎被工作绊住了脚,很少主动说些什么,出差的时间也从原定的五天拖到了十天,又拖到了两周。

“跟我吃饭就这么让你提不起兴致?”宁海雨放下筷子。

王天风回过神:“……嗯?你说什么?”

心理医生一脸“败给你”的样子:“我说,你要是那么想那位小少爷,要不要主动过去找他?”

“我不是想他,只是有点担心。”王天风坦白地答道,“他之前跟我说项目不太顺利,很烦恼。”

“你安慰他了吗?”

“嗯,我给他发了些小蜜蜂——就是那株吉娃娃的照片,他说被治愈了,很想回来亲眼看看。”

宁海雨意味深长地笑起来:“这不是很好嘛!你工作不顺的时候也是靠着那些小宝贝儿缓解压力的。”

“但愿他也是这样。”

回到家后,王天风循例给阳台上的多肉们浇水,明台的小蜜蜂是最后一个。那株吉娃娃确实被青年养得很好,叶片饱满肥厚,形状完整可爱,不负多肉之名。王天风给小蜜蜂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仍在忙碌的明台,然后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叶片。

“希望你的主人能早点回来。”他说。

或许这小东西是真的有灵性,两天后,明台回来了。同时,王天风收到了对方的微信。

 

“你愿意周六来我家一趟吗?我有些东西要给你。P.S. 请把小蜜蜂也一起带来!”



TBC

05 Nov 2018
 
评论(6)
 
热度(4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