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7)

7.

 

“抱歉,我应该出发前给你打个电话。”王天风捧着小蜜蜂站在明台家门口说。

“啊,没事没事,先进来吧!”

青年里面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外面套着一件围裙,似乎正在忙着什么。他带着客人进了客厅,然后回到了旁边半开放式的厨房区。王天风把那株多肉放在客厅阳光正好的地方,四周打量了一下。明台的家和青年本人一样丰富多彩,虽然家具的整体风格看上去和他家一样是北欧式的,但周围的摆件挂饰有着全球各个地区的特点,多样又不杂乱。

“你稍等一下,我就快弄完了。”青年似乎在搅拌着什么,一股甜甜的味道传了过来。

王天风有些好奇地走了过去:“在做新的玫瑰奶糖?”

“是啊。”明台笑得眯起眼睛,露出一口小白牙,“一会儿你走的时候也带一袋儿吧!”

他的模样太有感染力,王天风也随着翘起嘴角:“好啊。”

忽然,放在客厅桌上的手机响了。明台“啊”了一声,看看盆里还没搅拌完的原料,为难地皱起眉头。

“你去接电话吧,我来帮你弄。”王天风卷起袖子说道。

“那拜托你了!顺时针搅拌不要停哦!”青年说完就急匆匆地拿起电话去了阳台。

王天风接过工具,开始继续搅拌混合糖浆。他扫了眼料理台上没有清理的东西,玫瑰糖浆、牛奶、鲜奶油、白砂糖,都是做玫瑰奶糖的基本材料。王天风想了想,看了眼客厅那头的小蜜蜂,从料理台上又选了一样的东西加进糖浆里。六七分钟后,明台回来了。他们一起把搅拌好的糖浆放在器皿中,然后放进了冰箱里。

“你给我带了什么东西?可以给我看了吗?”王天风问。

“这么期待?”

“是啊。”

明台有些开心地摸摸鼻子:“你先去沙发那边坐,我去拿!”

他快步走到冰箱那边,拿出了一个纸质的盒子,放在王天风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慢慢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若不是有股明显的肉桂香气传来,王天风真会以为摆在面前的是一盆大了一号的小蜜蜂。每一片叶子都做的非常精致,甚至还有逼真的水珠挂在上面。

“是不是很像?”明台把小蜜蜂放在蛋糕旁边,两个一对比,就更觉得像了。

王天风端详片刻:“是很像,你特别找人做的?”

青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把刀叉递给客人:“快尝尝!”

“太像了,有点不忍心唉。”

“唔……”

“开玩笑的。”王天风勾起嘴角,切下蛋糕小蜜蜂的一片肥叶子放进嘴里。慕斯和冰激凌的双层口感让甜味扩散得非常柔和,柠檬的香气和随之而来并不刺激的辛辣勾得人还想吃第二口。

“喜欢吗?”明台问道。

“为什么会有点辣的感觉?”

“我说你喜欢吃辣,人家做的时候就往里加了一点小豆蔻,没有辣椒那么刺激,但是味道很特别。”

出差时明台在下榻的酒店偶遇了今年刚刚率领队伍拿到世界甜品大赛金奖的大师。那位大师的花艺翻糖蛋糕是最出名的。青年想,既然王天风喜欢玫瑰奶糖,肯定也会喜欢其他美味的甜品,这样难得的机会可别错过了。之后的数天,他花了各种方法寻找跟大师搭讪认识的途径,用尽了他的关系网。最后终于软磨硬泡地让对方答应替他做这么一款多肉造型的蛋糕。

“想不到你还认识这么棒的糕点师傅啊。”王天风又尝了一口巧克力味的花盆部分,称赞道。

“嘿,我厉害吧!”

“你也吃吧。”

明台不去拿另一把叉子,而是“啊”地一声张开了嘴,脸上就差写着“喂我”两个字了。王天风又切下半片叶子蛋糕,喂到青年口中。

“明台,”他看着对方吃完蛋糕还叼着叉子不松口的样子,低声道,“其实你不必为我做这些事。”

“……嗯?”

“或许我……”说这些话对王天风来说并不轻松,但他觉得自己应该说,“没办法像你期待的那样回应你。”

明台看向他,并没有说话。

“过去发生过一些事,让我没办法和普通人一样恋爱结婚。你所做的一切可能到最后都没有回报,即便如此,你也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吗?”

“我从不觉得这些是浪费时间。”明台的眼神非常柔和,“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非常放松也非常自由,更重要的是,你的笑容让我觉得幸福。”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给你一点时间。我愿意给你我的时间,所以在我说‘停’之前,你不可以擅自说‘停’噢!”

他的眼睛太闪亮了,仿佛是夏夜晴空上最明亮的星星。王天风被他的氛围感染,一瞬间似乎真的以为自己干涸的心又有什么重新流动起来。但根深蒂固的理智很快让男人清醒。

“明台……”

他的话被门铃声打断了。

明台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我叫了川菜大厨来家里做午餐!你喜欢的什么都可以让他做。”

“……好。”

午餐的过程十分愉快,他们都默契地没有再提之前的话题。吃完饭后,明台先拿出了包糖的油纸,再把制作好的奶糖从冰箱里取出来。王天风双手撑住台子上,看着青年把奶糖切成方便入口的大小。

“尝尝不?”明台拿起一块做好的玫瑰奶糖,喂到对方嘴边。

王天风咬住青年手上的糖,含进嘴里:“唔,好吃。”

明台得意地翘起嘴角,也拿起一块儿犒劳自己。王天风看着他把奶糖放进嘴里,然后瞬间变了脸色。

“怎么了?”男人敛了笑,肃容道,“你哪里不舒服吗?”

明台勉强笑了一下:“没有没有,呃……今天奶糖的味道跟我过往做的不大一样。”

他看向站在旁边的人,目光寻求解释。

“对不起啊,我没给你说,就擅自往里面加了点蜂蜜。”王天风眉头一皱,“你不喜欢蜂蜜的味道吗?等我回家重新做了给你送过来。”

“不——不是,不是不喜欢。”

明台的表情变得无比复杂,像是不敢置信,又像是激动万分。

“为什么……你会想往里面放蜂蜜呢?”他小心翼翼地问。

“过去我也很喜欢甜食糖果这类的东西。那时候自己做奶糖,就会往里面加点蜂蜜。”

“过去……?”

“嗯。”王天风显然不愿多说,“后来忙了,就不再做了。”

“原来如此……”明台满怀期待地说,“过去……我还很小的时候,认识一个人,他的玫瑰奶糖里面就是掺了蜂蜜的。当时……我特别惊慌也特别害怕,他给了我一块儿,让我慢慢平静了下来。”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随身携带这种糖果。也是因为这样,他自己做的时候,从来都不加蜂蜜,只为永远不破坏记忆中的味道。

但他的期待落了空。

王天风听了他的话,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点点头:“哦,这样啊,可能对方也喜欢蜂蜜吧。”

明台的心从嗓子眼落了回去。也对,大姐帮他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收起满心的失落,扬起嘴角。

“这次一定更合你的口味!我来把它们都包起来!”

“我帮你。”



TBC

18 Nov 2018
 
评论(13)
 
热度(5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