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1)

31.

 

“啊~~~~~~~~”

明台穿着浴袍倒在床上,累得一动不动。王天风“噗嗤”笑出声来,坐到青年旁边,俯看对方的脸。

“这么累呀?”

“唔!好累啊!”明台撒娇,蠕动着凑得更近些,湿漉漉的头发蹭着对方的腿,“老师真厉害,过去一个人背这么多东西!”

“你翻过来,我给你松松背。”

明台撑起身体,在爱人嘴上轻啄了一下,开开心心地翻过身躺好了。

他们的第一站是被称为“不冻港”的摩尔曼斯克。王天风为了照顾明台,第一夜的酒店订在市区内,让青年误以为他们的北极圈之旅和过去自己在北欧游玩的差距不大。年轻的恋人在他们出发去远离市区的基地前,不顾老师的劝阻,将较重的器材都放进了自己的背包箱子里。之后的数天,虽然有雪地摩托的帮助,很多时候明台还是背着重重的包在零下的温度中行走。若不是王天风时时注意他的情况,室内外极大的温差大概会让青年得上重感冒。

摩尔曼斯克的拍摄算不上完美,但也还顺利。明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冻到没电,彻底学会也记住了像王天风那样,在不拍照的时候把宝贝相机放在衣服里面保暖,也体会到了熬一整夜也没拍到极光的沮丧。三天后,他们坐飞机去了斯瓦尔巴群岛,然后马不停蹄地随着科考队,坐上破冰船前往北极点。青年坚持要自己承担更多的负重,王天风也不好反驳。与北极摄影相比,基地摄影只是小小的前菜,青年见识到了真正辽阔的冰川,也看到了他曾经在老师摄影集里见过的景色。然而在一天徒步拍摄之后,他几乎消耗掉了全部的体力。

离开北极点后,他们就上了格陵兰岛。明台在基地里休息了一整天,而王天风则以惊人的精力和体力继续进行风光摄影。青年躺在床上,一面回忆着当初西北摄影是多么轻松,一面暗暗发誓下次决不能这么没出息了。第二天,满血恢复的明台再次从老师手里分走了大部分器械,踏实当一个偶尔自己摄影的小跟班。他们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又待了五天,才回到了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

“疼不疼?”王天风问。

“有点儿……但是很舒服!”明台扭过头看向老师,“您好会按摩啊!”

“久病成良医。”

青年立刻坐起来:“教我教我,我来给老师按!”

王天风瞥了他一眼:“那你得保证老老实实地不乱摸。”

“啊!暴露了暴露了!”明台这样说着,把旁边的人摁在床上,从肩颈开始按摩。

嘴上讲要被老师教,青年的手法很娴熟,看来过去在家里没少给姐姐哥哥按过。

“老师上次来北极圈拍摄有什么有趣的事吗?”他问道。

“上次啊……”王天风舒服地眯起眼睛回忆道,“噢,上次来芬兰的时候,去了萨里山的度假村,在能看到极光的玻璃屋里住了几个晚上。”

“在那里住的人来自世界各地。大家都是冲着极光去的,有我这样的职业摄影师,也有业余爱好者,还有干脆就是去旅游的。大家在玻璃屋小酒吧里一起喝酒、聊天、唱歌。我们这些摄影师先出去摆好器械,等到极光出现,在屋里的人们也出来了,他们还带着酒,我们就在雪地里边喝着酒边欣赏极光爆发。”

他回过头,看见明台闪闪发亮的眼睛里写满了羡慕。

“想去?”

听到老师这么问,青年如小鸡啄米般点起头。

王天风翻过身:“把我手机拿过来。”

明台知道对方这是答应了,忙不迭地下了床,给老师拿过手机。王天风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些青年听不懂的芬兰语,然后比出了ok的手势。明台喜上眉梢,扑过去大大地亲了一口。王天风吓了一跳,赶紧结束通话。

“你这是——”

他还没说完,嘴唇就被明台堵上了。年轻人的热情让王天风把抵在对方胸口的手转而搂住脖颈。接吻这件事,或许真的会上瘾,他有点晕乎乎地想。

不知过了多久,明台终于肯放开他。

“我好高兴。”青年低声说,“能在老师没有我的回忆里加上我。”

王天风心头一软。

“傻孩子。”他摁住明台的后脑,又吻了上去。

照片已经够多了,明天就算休息一天也没关系吧。

 

“乖,乖。”王天风逗着雪橇前的一只哈士奇,引得其他五只狗也围了上来,兴奋地摇尾巴。明台趁机伸手想摸一摸,却被二哈灵活地躲开。哈士奇们似乎对老师头上戴的毛茸茸的帽子非常感兴趣,纷纷主动扑上去要亲近。被冷落的青年站在一边,不满地鼓起了嘴。王天风半开玩笑地摸摸他的头:“乖,不生气,不生气。”

“老师把我也当哈士奇吗!”明台抗议道。

“你比哈士奇可爱。”老师拍了下学生的背,“快,坐上去吧,现在没什么人,可以随便跑。”

“我要驾驶!”

“好。”

哈士奇雪橇比想象中还要好玩,明台沉浸在驾驶的乐趣中,王天风就干脆安安稳稳地坐在前面。在森林里绕了一圈之后,他们去了饲养哈士奇的园区,老师坏心地把帽子让给了青年,让明台体验了一把被热情的狗狗们扑倒的感觉。

回到度假村已经是午饭时间。王天风点了鹿肉,明台点了三文鱼,两个人都选了帝王蟹作为前菜,还有芬兰的传统美食烤芝士作为甜品。

王天风正在享用明台喂过来的三文鱼时,背后突然传来的一声“Terrell”。他一怔,回过头,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向他们走过来。

“达比奥!好久不见!”王天风起身,有点惊喜地张开双臂跟来人拥抱了一下。

达比奥用力拍了拍友人的背,哈哈笑道:“好久不见我的朋友!你一切可好?来芬兰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以为你现在在C国啊。”王天风看向也站起来的明台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达比奥.利奈,芬兰本地人,过去做战地摄影时,我们都是M图片社的成员。”

M图片社在全世界以入社条件苛刻而闻名,其中的成员全部都是卓越的摄影师,专做重要的纪实摄影,涉及题材广泛,譬如战争、犯罪、政府、庆典等等。

青年肃然起敬,伸手道:“您好!我是才入行不久的菜鸟摄影师明台!目前还在王老师门下学习中。”

“能让Terrell收你为学生,说明你的潜力不小,加油吧年轻人!” 达比奥握住明台的手摇了摇,又向王天风道,“打扰你们吃饭了!我去跟店主打个招呼,等吃完,你一定要陪我喝杯白兰地,好好聊一聊!”

“好啊,一会儿见。”

 

 

TBC

21 Nov 2018
 
评论(11)
 
热度(4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