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2)

插一首适合这节的BGM



32.

 

“我和你有一年没见的吧,Terrell。”达比奥问。

“从去年六月算起,快一年了。”王天风嗅了嗅酒杯里白兰地的香气,浅尝了一口,“大家怎么样?”

“都是老样子,该吵吵,该闹闹,除了……”达比奥眼神一黯,“伊莉莎,从她上次在C国边境救一个小孩子没成功之后,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PTSD和抑郁症都加重了。医生建议伊莉莎彻底离开战场。”

伊莉莎比王天风小三岁,是他转行做风光摄影师时刚刚加入M社的新人,也是社里另一位摄影师西蒙的妻子。

对于战地摄影师来说,精神出现问题是非常常见的情况,但王天风还是担忧地蹙起眉头。“那西蒙打算怎么办?”他问。

“西蒙暂时也要离开,陪伊莉莎去疗养。”达比奥说,“这几年都没什么新人愿意做战地摄影,他俩一走,社里的人手就更不足了。”

“……”

“CY冲突很可能会拉长战线,演变成我们都不愿看到的战争,Terrell——”

“达比奥。”王天风打断道,“你是想劝我回去吗?”

芬兰人垂下眼睛,笑了笑。

“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本地人怎么会来这种度假村。”

“你总是这么敏锐。”达比奥耸了耸肩,“不只是我,霍尔、李、戴维斯、卢卡、小林都希望你能回去。”

王天风没有说话。他看向窗外,明台正在和店主家的哈士奇玩耍,看上去很高兴,店主的小女儿站在旁边,时不时跟青年说着什么。之前,明台察觉到达比奥想要跟老师单独聊聊,就主动离开了酒吧。

达比奥顺着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如果能有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愿意加入我们就好了。”

“明台的世界有很多颜色,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他的颜色剥夺。”王天风淡淡道。

达比奥调笑道:“我就说这么一句,你那么敏感,看来是真的特别看重他啊!”

“他不只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现在的爱人。”

芬兰人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爱人?”他看了看窗外的明台,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朋友,“什么时候?”

“三个多月前吧。”王天风淡定地举起酒吧喝了一口,“现在在同居。”

“哈哈哈哈哈……霍尔输了!他现在可欠我100美元了!”达比奥大笑道。

“你们拿我打赌?”

“就当年那个美女摄影师,叫什么来着,里佐?为了追你不惜跑到战场上,结果还是失败了。你还记得她吗?”

“记得。”不知道于曼丽在她那里过得怎么样了。

“她走之后,我说你肯定对女性没兴趣才会拒绝她,霍尔说你是对恋爱没兴趣。我们就打了个赌,赌你五年之内到底会不会找恋人,如果你找了同性,他就输我100美元,如果你没找,我就输他100美元,如果你找了异性,谁都没赢!”

“……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们有趣还是无聊了。”王天风说,“既然我帮你赢了,今天的酒你请!”

“好,我请!”达比奥豪爽地说完,话锋一转,“但是Terrell,我今天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

“达比奥,我离开那边已经很久了。我……很喜欢这边的世界,也喜欢这边的人。”

“但我们在战场待得太久了,已经回不来了。”芬兰人敛了笑容,肃然道,“不然你也不会在离开战地后,一张人文照片都没有拍过。”

“在你心里,在我们心里,那些平和的生活都是虚假的,是无法长久的,是不能相信的,是容易破碎的。”

“……”

“我理解你,爱是让人迷醉的东西。我曾经也因为前妻离开过战地。”达比奥说,“可一旦有大点的战事爆发,我就会寝食难安。前妻说那个时候的我虽然人在她身边,心却离得很远,所以她决定跟我离婚,让我不带负担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可这一次我想试着去信一回。”王天风真诚地说,“我想试试。”

达比奥的眼中流露出悲悯。

“那我祝你成功,”他说,“我亲爱的朋友。”

“谢谢。”

“把你的小男友叫进来吧!让我也请他喝一杯!”

“好啊。”王天风又看向窗外,明台似乎在向店主女儿学些什么,边学边在小本子上记录。还不等他敲玻璃吸引对方的注意,青年就心有灵犀地抬起头,冲他挥手。王天风招了招手,明台点点头,又跟小女孩说了句什么,就小跑着回来了。

“外面冷不冷?”王天风把学生的手包在自己的手里,轻轻搓了搓。

明台享受着老师的温度,微微眯起眼睛:“还好!”

“先喝点白兰地。”王天风把自己的酒杯还有酒单都推给青年,“今天达比奥请客。”

“好耶!那我要试最贵的那款!”

“喂喂!”达比奥哭笑不得地说,“你们在我面前秀恩爱不说,还要敲我一笔吗!”

“是你自己说要请客的。”王天风不客气地回道。

“Terrell的小男友,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追上他的,我就请你喝最贵的酒!”达比奥八卦道。

明台得意地挺了挺胸:“因为我又高又帅!”

王天风笑出声来:“说的没错!”

“狡猾!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过奖过奖。”

那个下午,达比奥带他们骑着雪地摩托去了伊那里湖上冰钓。王天风钓上一条河鲈,而明台则收获了一条梭子鱼。这两条战利品被店家做成了鲜美的汤菜成为了他们的晚餐。等到夜幕降临,如王天风所说的那样,在度假村留宿的客人们都聚在了一起,期盼着有足够的幸运还能看到极光。也不知道谁起的头,唱起了一首跟极光有关的歌曲。店主被挑起了兴致,拿出自家的吉他,弹了一首芬兰的歌谣,赢得满堂喝彩。

这时,明台举起手来:“店主,我能借你的吉他一用吗?”

“好啊,年轻人,你要唱歌吗?”

“嗯!”青年接过吉他,走到酒吧中心,用不熟练的芬兰语说,“今天是我和我的老师交往的第一百天,我想为他唱一首歌!”

他伸出一只手,示意坐在那边的老师。

“哇哦——!”

人们发出起哄的声音,纷纷看向王天风。达比奥用手肘戳了戳友人,暗示他过去。王天风摇了摇头,含笑望向爱人。

 

“Wise men say

    Only fools rush in

    But I can't help fallingin love with you”

 

明台唱的是猫王经典曲目《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年轻的嗓音因为款款深情而多了几分低沉,变得更加迷人。有人在拍照,也有人在录像,但是他们都影响不到他。他的眼中只有他的爱人。

 

“Take my hand

    Take my whole life too

    For I can't help fallingin love with you”

 

“真是惊人……”达比奥赞叹道,“我要是女的,一定会被他迷住。”

“那可不行哦。”

王天风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中间的青年,翘起嘴角。

“他是我的。”

 

 

TBC

26 Nov 2018
 
评论(19)
 
热度(4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