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我执(2)

2.

 

“呜呜呜……小狐狸后来再见到自己的恩人了吗?”

“见到啦!”

“呼……”

“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你……真的要去?” 蜜獾精宁海雨躺在树上看着老友收拾包袱,忍不住开口道。

“蜜獾都像你这样唠叨吗?”王天风仔仔细细把包袱系上一个扣。

“他根本不会记得你!”

“我记得他便好。”

千年光阴,转瞬即逝,王天风从当年的双尾幼狐,修炼成八尾大狐,距九尾狐仙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却花了他三百年的时间都没能迈过去。

成为九尾狐仙,不止需要深厚的修为,还需要机缘。他们必须在攒够修为后,找到一个人类,实现对方的心愿,才有机会飞升。然而那个心愿,往往会消耗他们一条尾巴的灵力,将他们又拉回八尾的境界。这样循环往复,很少有狐仙诞生。

“你若九尾大成,我也不会拦着。”宁海雨翻身下树,道,“可你现在这样,明知有劫还要去,我是真的不明白。”

“我等他千年才等到,你要我再等一个千年吗?”王天风顿了顿,又道,“我已做了十足的准备,那劫也未必是他……”

“自欺欺人!”宁海雨气结,“我不要管你了!”

说罢,他就消失在树丛中。

“我走了,需要的话,随时来明家找我。”王天风冲着蜜獾离去的方向朗声道。

过了会儿,远远传来老友的声音。

“……哼,你知道怎么找我。”

大狐狸笑了笑,拿起包袱,离开了久居的森林。

 

明家的小少爷明台,自出生便有异象。路过的高人断言此子根骨极佳,若潜心修炼,可得道飞升。明锐东哪里舍得自己的宝贝小儿子受修行的苦,统统拒绝了。明台天生聪慧,备受溺爱,久而久之就养得十分顽劣。开蒙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是博学鸿儒,最长的坚持不过三周,就被明台气走了。此后,再没人敢来明府教这位小公子,明台就撒了欢儿地四处玩耍,自由得很。

半年后,有位勇士揭了榜,被请进了明家。

明台本在附近的池塘摸鱼,却被强行带走洗脸换衣,不情不愿地被拉去大厅。他撅着小嘴拜了父亲,看向坐在客座首位的那个男人。新来的先生,穿着跟过去那些先生一样古板的长袍,留着整整齐齐的小胡子,却有一双如水的眼睛,看似刻板严谨,竟又带着几分温柔多情。

“我叫王天风。”新先生的声音低低的,听着很顺耳。

明锐东对于这位先生的学识眼界十分满意,催着明台行礼喊老师。小少爷从那双眼睛中回神,心里冒出几分敌意来。他赌着一口气,暗暗发誓不要被任何人管住。

这份敌意维持了三天。他就被王天风打怕了。

这位老师教的是三纲五常,礼义廉耻,动起手来却带着份天然的弱肉强食,更神奇的是,不管他打得多狠,明台跑去找父母哭诉时,身上都没有半点伤痕,请了大夫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几次之后,父母便不再相信小儿子,以为他是娇气,被戒尺打两下就叫天叫地的。

明台以绝食抗议,王天风就故意在他面前用得很香,等到小少爷肚子咕咕叫了,又偷偷给他几块儿藏起来的糕点。这样来去几回合,明台计无可施,不得不老老实实坐在屋里听老师讲课。王天风也不管他到底听还是不听,自己讲自己的。枯坐一上午,小少爷再怎么跑神,也会听那么几耳朵,听着听着,就听出些趣味来。王天风渊博得不仅仅是那些正统的四书五经,时务、掌故、天算、舆地无所不通。明台喜欢摸鱼,他就给他讲各种典故里出现过的神鱼,还有全国各地好吃的河鱼海鱼。小少爷听得津津有味,缠着老师要多讲,王天风就趁机跟他立下了规矩,要他好好听话。

明台心悦诚服,进步自然飞速。明锐东非常高兴,将王天风奉为上宾,住在明府,一住就是十余年。十几年来,不止小少爷没有换其他先生,明家旁支也将孩子送到王天风手下学习。明台开始不同意,非要独占他的老师,但王天风点了头,明锐东就把事情拍了板,气得小少爷差点离家出走。等学堂真的办起来,明台跑去听了听,才放下心来。王天风待他终究不同,他始终是老师最心爱的学生。

某日,小少爷十枪全中,正想找老师要表扬,却发现平日总在旁边看他练枪的王天风并不在。

“老师呢?”他擦着汗问道

“少爷,您忘了?每年今天,王先生都不在府里。”随从答道。

“哦……”明台思索片刻,“备马,我要出去一趟。”

“是,少爷。”

王天风每年只有一天不在府内。明台好奇已久,去年才打听到老师是去了北山。他时常跟王天风去北山骑马,对地形非常熟悉,很快就甩开尾随的护卫,独自上了山。小少爷到了山顶,看到他的老师斜倚在一块大石头上,手边放着一个胖墩墩的小酒坛,透着一股子的懒散,与往日截然不同。

“你来了。”王天风开口道。

明台缩缩脖子:“碰、碰巧。”

老师坐起身,拍拍旁边:“过来坐。”

小少爷心生欢喜,立刻爬上去坐下。他顺着王天风的目光看过去,前面是看不到边界的茂密森林。还不等他仔细瞅瞅,酒坛就递到了眼前。

“老师……?”

“喝么?”

明台有些犹豫。他尚未成年,家里一直不许他饮酒。怎料王天风白了他一眼:“你是我的学生,怎像你大哥那个胖子一样迂腐!”

话是这么说,老师还是把酒坛子放下了,没有勉强,却也不搭理坐在旁边的小少爷。

“老师喜欢森林?”明台努力挑起话题。

“我家乡那里……”王天风含糊地说道,“有一大片森林。”

“老师的家乡在哪里?”

“在很远的地方。”

“老师是不是想回家了?我陪老师回家吧!”

“……不必。”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明台的心里涌起一阵愤懑。每一次他问及王天风自己的事,老师都会左躲右闪,不肯说清,好像跟他隔着千里!小少爷猛地夺过王天风手里的酒坛,咕咚就灌了一大口。那酒的味道糙,度数也不低,明台仿佛喝下了一团火,从喉咙烧到胃里,又顺着血液烧到四肢百骸,呛得他直咳嗽。

“咳咳咳……”

“傻小子,哪有你这样喝酒的?晕不晕?”王天风笑起来,想像小时候那样将小少爷揽在怀里,却有点尴尬地发现对方几乎和他一样高了。明台抓住这个机会,揪着老师的衣领,蹭着脖子,蹭着下巴,想要抬头质问。他是向让对方无处可退,却不小心蹭到了王天风微张的嘴唇。

好软。

这个念头还来不及消失,前几天跟发小一起偷偷看的图本就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小少爷的心砰砰直跳,轻薄老师竟让他觉得如此愉快。不等对方有所反应,他又凑了上去。王天风嘴里的酒味和自己嘴里的酒味混在一起,如同火上浇油,烧得他的脑子晕乎乎的。明台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就这么亲着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开对方。

老师的嘴唇像抹了胭脂,眼眶也嫣红一片,就算瞪着眼睛,都不显得凶了。

明台傻笑着,正想说点什么,一阵冷风刮过,让他清醒了些。

“老老老老老老师——”

“明台。”王天风打断了他慌乱的磕磕巴巴,“这种事,应该对你喜欢的人做。”

小少爷被浇了盆冷水,平静了些,可许是酒的效用,他觉得体内那股火非但没灭,反而更旺了。

“如果我说——”

他覆上王天风放在石头上的手。

“如果我说,我只想对老师做这种事呢?”



TBC



今天拿到了定制的钥匙扣!想要钥匙扣的朋友们可以私信我地址了~每个10元,邮费自理,支付宝转账,我多做了几个,多要也是可以的~

07 Jan 2019
 
评论(10)
 
热度(3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