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我执(3)



3.

 

“亲亲,是像爹爹和父亲那样亲亲吗!”

“是啊,咳,可别让你父亲知道我给你讲了这种东西……”

“好,念儿不会说的,爹爹快继续!”

“嗯……我想想。”

 

田鼠精飞快地在明府房檐上奔走,内心甚是激动。这家的小公子,不知因何缘由,竟有百年修为在身。只要它将那个小公子吃掉,就能立刻化作人形了。田鼠精跑到小公子的房上,正想顺着窗户蹿进去行恶,怎料一阵强风突然将它托至空中。紧接着金红色的火焰将它紧紧围住,灼烧着田鼠的每一寸皮毛。

竟是狐火!

田鼠精的喉咙间发出模模糊糊的哀嚎。它勉强抬起头,看到狐妖浮于高空,眼神冰冷,威严端庄,身后八条赤红狐尾,在月光的照耀下泛出点点银光。弹指间,妖精的修为被狐火全部烧尽,化为普普通通的田鼠,晕在房顶。

王天风轻轻落在瓦上,吹了口气,将那田鼠送去了最近的树林里。房间内,他的学生安睡着,什么都没有察觉。

当年断尾刻魂,他只是想要找到恩人的转世,没料到那一尾的修为都被注进命魂中,转到了明台体内,使得小少爷成了精怪的香饽饽,最有诱惑力的食粮。大狐狸也想过用自己的灵力威慑四方,免得学生被扰,可又担心招来云游各处的修道者。在那些人眼中,大妖就是大妖,未飞升成仙,便永远是会危害人间的妖怪。所以,他只能一直暗中守护着明台,化去心怀歹意的妖怪们的修为,保学生平安无事。

说到这个学生,王天风刚来明府,被他气得够呛。这个混小子没有半点前世的影子,顽劣不堪,为所欲为,若非他身上有自己的气息,大狐狸甚至要怀疑找错了人。但王天风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狐狸,几手下去便把明台驯服。后来,小少爷逐渐长大,也就越来越像那个人,大狐狸时常望着他出神,怀念千年前的恩人,日子过得也舒坦。

而今天……

他从没想过明台会亲他,也没想过他们可以有更亲密的关系。

王天风回到自己房内,打开结界,放出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将身体埋在其中。

虽然没想过,若问他成不成,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的。凡人的那些道理他都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师和学生不可在一起,会被骂乱了伦常。可那与他何干,他又不是人类。倘若明台真的想要他这样陪着,他可以。

大狐狸摸摸被小少爷亲过的嘴唇,从脸颊红到了耳朵根。

凡人数十年,对他而言,只是须臾片刻。

没有什么不可以。

 

“老师,老师,今天的课业我都完成了!”

明台放下笔,就兴冲冲地跑过来搂住王天风的腰。自那日北山一会,小少爷时不时就要个亲亲求个抱抱,王天风一概纵容,换来了明台的变本加厉,像是为刺探他的底线一般。无人之处,他们处得便如亲昵爱侣。只是师威犹在,老师说他太小,不点头,小少爷就不敢迈出最后一步。

“下个月就是你的成人礼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王天风轻斥道。

“我不想成人。”明台把头埋在老师脖颈处蹭了蹭,“父亲说,成人之后,我就要跟着二哥去商行学习了……”

“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老师——”小少爷拖长音,不悦道,“那样的话,我都没办法跟老师日日相见了!”

“我又不走。”王天风拍拍学生的脑袋,“你回府就能见到。”

为了怕有妖在外面下手,他精心准备一块藏有狐血的玉佩,只等五天后作为贺礼送给明台。

小少爷不满地嘟囔了几句,大狐狸也不去理他。过了会儿,明台凑到老师耳畔,大着胆子说了些什么。

王天风面色如常,耳朵却迅速红了,看得小少爷一阵心痒。

“准了。”他低声道。

明家小公子成人礼那天,明府异常热闹,来了不少亲戚祝贺。王天风在旁看着学生一表人才,落落大方,心中也是欢喜。

“小弟,这是你苏表姐的远房妹妹,姓程,闺名锦云。”大姐明镜带着一位清秀娴雅的小姐走了过来。

明台赶忙见礼,又细看了片刻,道:“程小姐,我们过去是不是见过?”

程锦云嫣然一笑并未回答,倒是站在一旁的大哥明楼打趣小弟搭讪老套。

王天风看着另一张熟悉的面孔,心里如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复。那程锦云,长得与明台前世的妻子如出一辙,身上的气息也十分相近,想必是那人的转世。明台一见她,就言笑晏晏,十分热络,与之前跟其他亲戚应酬截然不同。旁边两家的长辈们心领神会,相互点头,结亲之意溢于言表。

王天风看着气闷,起身离席。他不想被人找到,就隐去身形,拿着酒瓶飞去了北山山顶。只可惜清风美酒都没能纾解他胸口的郁闷。大狐狸望着家乡的方向,越想越气,又觉得十分委屈。彼时他只是只幼狐,那个人又心有所属,即便有些寂寞,他也未曾像现在这样介怀女子的出现。

都怪明台。

若非小少爷越线,他也不会生出原本没有念头。他只想守诺报恩,为何要弄得自己心绪难平。

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或许全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明台少年心性,一时好奇也是可能的。大门大户的少爷,在他这个年纪,多半都和身边的丫头随从共赴过云雨。他与自己亲近,便把这些事意淫到了自己身上,才会做那样的事。因自己始终拒绝,才会心有不甘,纠缠不休。

大狐狸胡思乱想了一通,又把胡思乱想出来的失意都收了起来。

上辈子那个人便喜欢热闹,喜欢大的家庭,又喜欢孩子。明台也喜欢这些。

这些他都给不了。

 

那天夜里,如约而来的明台头一次在老师门前吃到了闭门羹。他守了半宿,冻得直打喷嚏,也没让对方心软开门。

第二天,明锐东告诉他,王天风因急事请假回家了。



TBC

08 Jan 2019
 
评论(24)
 
热度(5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