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我执(4)


4.

 

“大狐狸是要离开小少爷吗!”

“当时小少爷也是这么以为的。”

“呜……!”

“所以他就跑去找他了。”

 

“少爷,少爷!小的可撑不了多久!您可得快点回啊!”小随从苦兮兮地说。

“知道知道。”明台戴上帽子,又把脸遮了大半,“真暴露了你就说是我自己偷偷出去玩儿!”

小随从心说若是被二少爷或是管家知道了,还是逃不了一顿打。可这三个月以来,他看着小少爷茶不思饭不想,捧着唯一寄来的一封书信望西方,心里着实不忍。

明台从下榻的客栈悄然离去,左顾右盼确定无人发现,然后就趁着天黑之前出了城。这回二哥来江州收账,而江州正是王天风的家乡。他苦求母亲,终于得到许可同行。老师莫名其妙出走,必是有什么蹊跷,他要问清楚才行。

何况王天风还欠他一件事。

这几日,小少爷一面跟着二哥收账,一面在城内多方打探。城里没人听说过一个叫王天风的教书先生,但他们都知道,出城往西南方向走了几里地,有一片看不见边界的大森林,很久以前就有人住在林子里了。他大胆推测,老师就是住在那片森林里。

明台沿着林子边缘走了许久,都没看到有人居住的痕迹。他一咬牙,也不管太阳马上要下山,就往森林里面走。这些年听老师讲的杂学起了作用,小少爷很快找到了水源,然后就顺着河流找人家。他走啊走,走得精疲力竭,膝盖都软了,终于看到一个小木屋。明台精神一振,刚想去敲门,就听见“呜”的一声。

那声音细细小小,仿佛哀鸣。

小少爷没有丝毫犹豫,寻着叫声找了过去,在一个小山坡下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小狐狸。他抓着旁边的树藤慢慢爬下去,抱起小狐狸,打算一起去小木屋过夜。没想到爬到一半时,手里的树藤竟然断了!明台抱紧小狐狸,顺着山坡翻滚下去,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再醒来时,他躺在一张很硬的木床上,身上盖着软软的毯子,一旁的炉子烧得很旺。

他找了很久的老师,穿着熟悉的长袍,戴着帽子,双眼紧闭,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

“老师——!”明台惊喜地坐起身,立刻疼得龇牙咧嘴,“嘶……那只小狐狸呢?”

王天风睁开眼,厉声喝道:“深夜入林,你不要命了?!”

小少爷被他骂得一激灵:“老、老师……”

“你知不知道夜里森林有多冷!穿着这么单薄的衣服就往里闯!”

“我……”

“树藤是可以随便抓的吗!我过去讲过的东西都被你吃了!”

“因为你不辞而别!”明台委屈地喊着,“老师一走就是三个月!只来了一封信,也不说归期!我着急!我担心!所以我要来找你!”

“……你别太激动。”王天风眉头一皱,赶快检查学生胳膊上的伤口有没有渗血。

明台顺势就把老师紧紧抱在怀里。大狐狸怕他的伤口又开裂,不敢用力挣扎。

“那夜我在老师房外守了半宿,第二天父亲才跟我说您突然走了!我……我怕您不要我了……”

王天风偏过头:“……我不会离开你的。”

明台大喜,凑过去就要亲,没想到被老师灵活地躲了过去。小少爷一愣,撅起嘴巴:“老师言而无信!”

“明台,之前你年纪小,现在你已经是大人了,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妻子。”王天风低声道,“我看那程家小姐,和你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不也挺喜欢她的吗?”

明台咧嘴一笑:“老师可是吃醋了?”

“我是认真的。”

小少爷盯着老师看了一会儿,慢慢敛了笑容。

“那我跟你呢?过去那段时间……我跟你算什么?”他难过道。

大狐狸反而笑了。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无论以何种名义。”他柔声道。

王天风是狐妖,并不会变老,这样的师生关系维持不了太久。他必须在几年后离开明家,换一个身份再出现在明台身边。

“那我要你做我妻子!”小少爷急道

王天风一怔,明台又趁机去抱他。老师下意识想躲,被学生扯住了前襟,身体一歪,藏在衣摆里的尾巴露了出来。小少爷瞪大眼睛,王天风在要不要施术混淆学生记忆间犹豫了一下,就被对方趁机摘掉帽子。一对狐狸耳朵也露了出来。这下真是无可辩解。

“明台……”

小少爷把食指放在嘴唇前,示意老师噤声,然后伸出手摸了摸那对耳朵。

毛茸茸,热乎乎,被他一摸,还抖了抖。

是真的!

“明台……”

“每夜在我房外守着的那只狐仙,就是老师吗?”小少爷突然问道。

这回换王天风愣住了。这不可能,他每夜都会隐身,明台怎么会知道?

“你是——唔……”

这小子摸他的耳朵还不够,竟还大剌剌地摸他的尾巴!

“我记得我看到的狐仙好像不止一条尾巴……老师可以都放出来吗?”

王天风拍开学生的手:“谁许你摸了!”

以他的谨慎,隐身不可能出问题。唯一的解释就是明台的体内有他当初留下的一尾灵力,所以这个小少爷才可能在天光乍破,他的灵力最弱时偶尔看破。

明台乖乖收手,又道:“你突然离开,是因为耳朵和尾巴藏不住了吗?”

“不是。”王天风说,“我是真的有急事才离开。”

百年来,他作为大妖一直庇护着森林里所有动物。八尾大狐威名在外,渐渐地,就有不少刚刚开始修道的动物来投靠他。离开森林前,王天风将这里托付给了宁海雨。四个月前,有一批不速之客出现在森林里。他们都是人类修道者,听说这里聚集了许多灵气,便把森林当成了宝藏。修道者们设下咒术陷阱,不断捕获动物,或是榨取它们的修为,或是强迫它们成为奴仆,更有甚至,直接剖腹获取内丹。宁海雨与其他动物一起抵抗,也不能完全制止修道者的偷猎行为。他不得已向王天风求援。大狐狸立刻回了森林,费尽周折,耗损大量灵力,才将那些人统统赶出森林,并在周围设下结界,只有动物或者普通人才能进入这里。

王天风本打算以原型休养,没想到在山坡下捡到了为了救小狐狸昏迷不醒的明台。他灵力不足,勉强化为了人形,把学生带到小木屋,耳朵与尾巴却藏不住了。

他解释完,学生就鼓起掌来。

“老师好厉害!”明台满眼都是崇拜,但迅速又添了几分担心,“您现在灵力不足,是不是很虚弱?……啊!”

他像突然想起什么,抓起王天风的手就往自己胸口按。

“话本里都说,狐狸可以从人身上吸取精气!老师,来吧!”

王天风的脸色由红转白:“你——你——”

他陡然起身,转头就要走。

明台一把将人抱住。

“别走,别走。”

他把脸埋在老师后腰,狐狸的大尾巴扫着他的下巴,柔软又温暖。

“我想你,老师,我好想你。”



TBC

10 Jan 2019
 
评论(21)
 
热度(5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