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我执(6)



6.

 

“好耶!这下小少爷就可以一直陪着大狐狸了!”

“嘿嘿,修道可没有那么容易,而且……”

“而且?”

“而且人妖相恋,总是不被世人接受的。”

 

“今天来那个老道说我根骨很好,非常适合修道。”明台兴高采烈地对王天风说,“没准儿我真是个奇才呢!”

他可不想修成之时已经变成一个老头,没办法和老师逍遥自在。

“道士?”王天风问道,“你爹爹请了道士入府?”

“不是不是。”小少爷知道老师担心什么,连忙道,“那道士是来请爹爹给道观捐钱的。家里每个人被他看了面相,说了一通好话,就想哄我爹高兴。”

“哦……”王天风应了一声,拿起茶杯想喝,却发现里面没茶了。

“我给老师倒。”

小少爷接过杯子,走到桌边续上了茶水,然后由往老师那边走去。突然,明台定在原地,仿佛失了魂一般。茶杯从他手上坠落,当地一声砸在地上!王天风来不及问他怎么了,就感觉整个房间被人布了结界。

“明台!”他刚想护住学生,就看一人影飞快闪过,一掌向他袭来!

王天风急退,躲过对方的攻击。只见一身披道袍的道士拦在明台的身前,手里拿个拂尘,背后背了把剑。

“你是何人!”大狐狸眯眼道。

那道士捻了捻胡子:“贫道玄真,乃是明老爷请来诛你之人!”

“就凭你?”

王天风冷笑着,左手握住法决,右手唤出狐火向玄真攻去。道士背后的长剑青光乍起,飞到主人身前,直接与狐火相撞,挡住这一击后,势如闪电直直地斩向对面的敌人。大狐狸闪身躲过,他身后的墙被长剑的剑气冲击,直接破了一个大洞,连带着房顶也塌了一部分。

“狐妖!快快束手就擒!”道士喝道。

“妄想!”

若先前王天风未曾在大森林消耗过多的灵力,此时他能有九成取胜的把握。如今只能尽快带明台回森林,再做打算。大狐狸放出八条狐尾,飞身上天,双手握着法决,引出数团狐火向道士攻去。玄真也不示弱,浮在空中,催动法器抵挡还击。

你来我往间,二人没分出胜负,却弄得结界摇摇欲坠。此时,道士开口道:“狐妖,你已有八尾修为,只需修炼数十年,便可飞升成仙,何苦执着于一个凡人!只要你答应离开明小公子,发誓再不出现在他身边,我可以放你一马!”

王天风冷哼一声,并未罢手。他不知明锐东是如何发现的,可绝不放心将明台一人留下。缠斗中,他们的法力相撞,偏了角度打向房梁,若让房梁塌下,定在原地的明台不死也会重伤!王天风急奔,回身一挡,硬生生用身体挡住这一击,整个人向后飞去,撞在废墟上。而此时,结界也彻底碎掉了,明府的人们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激斗。

大狐狸胸口气血翻涌,一时不能起身。 而玄真则落回明台身前,一手握诀,一手持剑,脚踩七星,口中快速诵咒。

顷刻间,黑云密布,狂风大作,雷声隆隆,天际隐隐有雷光闪动。

是天雷!这道士为除他竟引来天雷!

王天风不知这老道修的是什么,但他修的仙道,断不可伤人命。若是违背了这条,便会堕入邪道,终生为妖,再也成不了狐仙了。他的狐火虽烈,却不会伤到性命,这道士的天雷却是实打实的,若真让他劈了下来,整个明府都会被祸及!

明台离那道士太近,若他出手打断,肯定会伤到对方。为今之计,只有把雷引走,由他一狐承担,才可解此危局!

王天风打定主意,双手捏诀,向天际冲去。

就在此时,被定住的明台不知怎地突然挣脱束缚,猛地往前一冲,居然将道士扑倒在地,打断了念咒!

“老师!快走!”他拼命喊道。

王天风一惊:“明台——”

玄真将小少爷推开,爬起来就想再施法,然而起手都没摆好,就被明台抓住腿往后拽。

学生横插这么一杠子,围过来的普通人也越来越多,大狐狸没有犹豫,转身便走。明台见老师消失,可算松了口气,放了手。道士想追,可狐妖刹那间踪迹全无,追也不知该去何处了。

 

“道长,我儿可有什么不妥?”明锐东看着昏睡在床上的明台,焦急地问道,“何时能醒来?”

玄真路过明府,察觉到府内有隐隐妖气,还说小少爷被妖物吸了精气。明锐东起初半信半疑,后来结界破坏,众人皆见王天风狐尾真身,他就彻底信服了。

道士捻了捻胡子,皱眉深思。他发现小少爷的体内有一股陌生的灵力,与那狐妖的灵力十分相似,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明台能挣脱他的术法,还打断他念咒。不仅如此,那妖狐还逆天而行,在小少爷的命魂上留了印记。或许,他就是借由这个印记操控明台来阻拦自己的。为了防止小少爷体内那股灵力作祟,他特意下了符咒让他昏睡,免得再生枝节。

“明老爷。”玄真道,“狐妖虽已被赶跑,但贫道发现,小公子的身上有那妖物留下的标记。若这标记不除,天涯海角,小公子都会被那狐妖找到。”

“什么?!”明夫人一听,差点晕了过去,幸好被大儿子扶住了。

“道长可有办法救我儿一命?”明锐东急道,“只要道长能保小儿平安,明府愿以千金重谢!”

玄真沉吟片刻:“法子是有的,需要贫道的两位师兄相助。只是……那妖狐下手极狠,标记刻在了小公子魂魄上。贫道动手时,小公子必会浑身剧痛,痛苦不堪,还请明老爷先将小公子绑住,免得他伤了自己。”

明锐东对他自是言听计从,立刻让下人准备了布条。三天后,玄真的两位同门师兄到了明府。明锐东命人将昏睡的小少爷绑了个严实。玄真以明台为中心,画了个法阵,另外两位同门各自守在一个阵眼上。道士们才刚开始催动术法,明台就被体内的剧痛惊醒。他睁开眼,看见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榻上,家人都围在旁边,那个对老师下手的道士正对着他念咒,只觉内心一阵恐慌。

“爹——”

“台儿,你忍一忍。”明锐东道,“那妖怪在你身上下了咒,道长正在帮你解咒!”

“不——”明台忍住痛呼,咬紧后槽牙,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老……师……不……会……”

三位道士加紧催动咒语,过程并不顺利。玄真果然感觉到明台体内有一股力量再与他们对抗,他以为是大狐狸留下的妖力,却不知是小少爷自身浅薄的修为在他的意志之下反抗着术法。

然而再强的意志也难以抵抗裂魂之痛,明台一声不吭,生生痛晕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千里之外的森林里,疗伤中的王天风突然睁开眼,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他在明台命魂上留下的印记,被人抹掉了。

 

 

TBC

16 Jan 2019
 
评论(18)
 
热度(5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