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5)

25.

 

“怎么样?看着还好吧?”王天风整了整领带,笔挺地站在明台面前。

“特别好看!”青年竖起大拇指,笑得眉眼弯弯。老师穿的是他当初亲手挑的西装,与他现在穿的成套。

“那就进去吧。”

“我帮您拿袋子!”明台伸手。

“不用。”王天风摇摇头,“这是给你姐的礼物,后备箱里是给你两个哥哥的,你拿那个吧。”

“好!”

明镜穿了一身漂亮的长裙,精心的打扮甚至让明台有种过于正式的感觉。打过招呼后,他们来到客厅落座,王天风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礼盒递给明镜。明镜打开一看,是一整套首饰,包括项链、耳环、和手镯,白金镶钻,是铃兰主题的。

“这是……斯尔维斯特里设计的首饰?”明镜惊喜地问。

“明董事长好眼力。”王天风说,“这是昨天才在巴黎发表的春夏新款,我有个朋友跟她是长期合作伙伴,就走了走后门,提前买到了。”

斯尔维斯特里的首饰从来都是限量孤品,光有钱还不行,还要运气好或者有门路才能买到。明镜是她的忠实粉丝,这些年一直在高价收购她过往的作品。

这套首饰传递出来的信息让明镜很满意。“让您费心了。”她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

“阿诚哥,这是老师给你的礼物。”明台把一个扁长的礼盒递给明诚,又把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递给明楼,“这是给大哥。”

明楼挑起眉毛:“我也有?”

“前段时间,我的两个学生承蒙明总照拂,各自成长了不少,当老师的自然得备份谢礼。”王天风眯着眼睛说。

郭骑云成功用房产说服李小凤的父母,让他们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然后就马不停蹄地继续自己的征途。于曼丽被招进里佐工作室的消息在圈内小小地轰动了一把,几位喜欢她作品的评论家也纷纷跳出来反驳那篇说她江郎才尽的文章,使得小姑娘一时成了摄影界的热门话题。

“不客气。”明楼面无表情地回道。

阿香悄声快步地走到明镜身边,小声道:“大小姐,已经准备好了。”

明镜颔首,率先起身:“王老师,请。”

众人移步餐厅,长长的餐桌上摆着鲜花和许多餐具。王天风扫了一眼,白瓷盘子上放着酒红色的餐巾,里三层外三层的左叉右刀,全部是银质餐具,水杯、红葡萄酒杯、白葡萄酒杯、和香槟杯依次摆在旁边。虽然收到正式邀请函时他就有了预感,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明台并不知道姐姐准备了这些,他想说点什么,可大家都安静落座,青年不得不跟着坐下了。从倒酒到上菜,明台都忍不住往老师和大姐的方向看。明镜对餐桌礼仪的挑剔他是清楚的,不知道王天风是否习惯这些。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都是多余的。他的老师对这种事的熟练性不亚于他。大姐可能想的比他还要远,明台想,老师如果跟他结了婚,以后就必须一起出席某些场合,这些是必要的。青年越想越美,眉头也舒展开了。

“听说,王老师跟明台是在一次旅行中遇到的。”明镜开口道,“没过几天,您就决定收他做学生了?”

“是,”明台抢着答道,“老师他——”

“别插嘴。”明镜温和却强势地打断小弟,“我在问你老师。”

王天风把刀叉轻轻放在盘子上,缓缓道:“我和明台……初次见面,是在维也纳的多瑙河畔。那时候他正在等着拍夕阳。明台拍照时,我跟一旁卖艺的老人聊了聊,才知道他已经在那里等了两个多小时。或许这世界上真的有非常好运的摄影师,一抬眼就能看到值得拍下的景色,但大部分人都需要长久的寻找和等待。为了一瞬的美丽,需要忍受乏味和孤独。”

“我猜测过明台是不是一个刚入行的摄影师,不仅因为他耐得住寂寞,也因为他的专注力。那个时候……嘿,明台你可能都没有注意到,”王天风轻笑起来,“有个小朋友太兴奋了,拿着一只粉色的气球,在河边跑来跑去,结果不小心摔倒,气球也飞了,他难过地哇哇大哭。”

“岸边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他,除了明台。明台全身心地专注在镜头里的世界,完全没有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

“那时我就确定了,明台有成为职业摄影师的素质。”王天风的目光从明台移回明镜,“至于拜我为师……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原来如此。”明镜点点头,“我一直担心明台半路出家,在摄影路上走不下去。王老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明台有一双独特的眼睛,他的照片总是充满生气,我相信他很快就能正式出道,而且会在圈子里引起话题,至于拿奖……那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王天风委婉地提起当初的约定,“没有人能打包票。”

“我知道。当时只是为了给他一些压力。”明镜轻轻松松地略过此事。

明台看向明楼,大哥低头吃着自己的菜,意外地什么话都没说。

“不知道王老师家里清不清楚我们明台的事?”明镜又问。

“大姐!”明台蹙眉。

王天风冲学生摇摇头,示意没关系。“我是独子,父母早些年去世了,亲戚侨居海外,没什么往来。”他大方地说。

明镜微怔:“抱歉……”

她虽也很早失去父母,可一直有弟弟相互扶持,收养明诚明台后更是组成了大家庭,辛苦,但并不孤独,联想到王天风的情况,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柔软。

“王老师是风光摄影师的话,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

话题转变为旅游后,餐桌上的氛围松快了许多。王天风讲了讲他拍过的地方,遇见的有趣的人和事,最后不免提到了那次西北之行。

“茶卡盐湖的星空真的特别好看……”明台怀念地说,“真想再去一次。”

“以后夏天再去一次。”王天风说。

“这话我问起来可能有些奇怪……”明镜顿了顿,“王老师为什么会同意跟我们明台在一起呢?您不会顾忌你们之间的师生关系吗?”

“大姐,难道我不值得人爱吗?”明台半撒娇地说。

王天风盯着青年看了几秒:“脸吧。”

餐桌上的人都是一怔。

“不是吧,”明台夸张地挤着眉毛,弄出一个难过的表情,“老师只喜欢我的脸吗?”

王天风被学生逗笑了:“咳……开个玩笑。”

“说实话开始我也想过很多,甚至在发觉我们的关系越界时,试图回到正轨上去。”他继续道,“但是……有些东西是隐藏不了的。”

“我在他身上看到无限的可能性,看到无尽的未来,看到在黑暗中更加耀眼的希望和永远向上的生命力。”

“我无法不爱他。”

若不是因为姐姐在场,明台一定会冲过去抱住他的老师和爱人,亲吻对方此刻亮晶晶的眼睛。

“这样吗……”明镜微微动容,“在你眼中,他是这样的吗……”

“明台跟我说过,他四岁就被收养进明家。能成长成现在的样子,都是明董事长教导有方。”

这话就算是刻意的也让明镜心里非常受用。

“以后还要靠王老师多多照顾才是。”她说,“如果不嫌弃的话,就随明台喊我一声‘大姐’吧。”

四舍五入就是同意了啊!明台刚在心里暗暗欢呼一声,就看他那位一直没说话的大哥把酒杯往桌子上响亮地一磕。

“我只有一个问题,”明楼说,“你什么时候回战场?”

“王老师还打算回去做战地摄影?”明镜的眉头皱了起来。

“您现在问我,我只能说……不确定。”王天风坦诚地说,“但我可以向您保证,我绝对不会把明台带到战场上去。”

这辈子没有那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他怎么会舍得让心爱的人冒险。

“是啊!”明台帮腔道,“大姐,我不是也跟你保证过不会上战场吗,你信不过你弟弟啊……”

“信信信。”明镜稍稍松了口气。她抬头瞅了眼墙上的钟,发现已经快九点了。“都这么晚了,就到这里吧。”她站起来,“阿香——”

明台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姐姐身边,拽了拽姐姐的裙摆。明镜回头就看到小弟期待的目光,瞬间明白青年的想法。她看向王天风,道:“王老师如果不嫌弃的话,今天在我们家住下吧。”

期待的目光立刻转到王天风身上,当老师的回以一笑:“恭敬不如从命。”

 

 

TBC

22 May 2018
 
评论(26)
 
热度(5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