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破晓之星(10)

“一个二十岁的半大小子一晚上没回家住而已,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一个刚进刑侦队一年的小刑警啃着手里的面包说道。他昨夜才跟小队一起抓捕了犯人,觉都没来及睡,就被发出来找人。

“按他这个情况,24小时以后才能立案,可谁让人家姓邵呢,跟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自然不一样。”

“哎,你说得对,得了,赶紧找吧!找到小少爷,我们也都能休息了。”

他们口中的小少爷,是青禾集团邵家的二公子,邵牧旸。

青禾集团由邵青禾创建,从不良资产和房地产投资起家。当年的金融危机中使得无数企业破产倒闭,却成就了青禾集团。邵青禾目光长远,并没有紧盯着眼前的热钱,而是大力发展新兴领域,投资了包括科技、娱乐、和文化等诸多产业,使得青禾集团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财团。

如今的当家人邵牧云是邵氏第三代中的翘楚,也是邵牧旸的哥哥。他的父亲邵潇是个典型的富二代,游手好闲,什么都不会,唯一的好处就是有了邵牧云这么一个出色儿子。邵老爷子亲自培养孙子,把集团交到邵牧云手上,就撒手人寰了。邵牧云继承了爷爷的雷霆手腕,将不甘心的伯伯叔叔分化打压,将青禾集团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邵牧旸是邵潇和夫人莫琦的老来子,比邵牧云小十几岁,从小就在父母哥哥的宠爱下长大,但他并没有那些娇生惯养的习气,是个很阳光的好孩子。

“旸旸从来都没有夜不归宿还关机过!谢局长,您一定要帮我们找到他!”莫琦抹着眼泪说道。

“您放心。”谢泽耐心劝导着,“我们已经从监控里找到牧旸的车了,很快就能找到他的踪迹了!”

“牧云也真是的!”邵潇愤愤道,“弟弟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还要去公司!”

“邵总也是很关心弟弟的,您看,不是立刻就让我们过来了嘛。”

虽然青禾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都被邵牧云压下去了,以这位CEO为首的一派一直是谢家所在D政党的重要合作伙伴。因此,邵家二公子行踪不明,邵牧云亲自发话,公安局倾尽全力也要将人平安找回来。

 

“谢支,小少爷那辆车还在,但是里面已经没人了,问了周围的群众,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知道了,你们上去,调商场的监控。”谢衣对着手机说。

“是!”

放下电话,他又问道:“无异,你这边怎么样了?”

“已经基本还原了邵牧旸昨夜的行踪路线。”乐无异把内容全部打在屏幕上,“昨夜他开车出了家门,就直奔了平安路,在这里和朋友吃了一顿饭,然后一起去了就近的会所。会所前的摄像头虽然坏了,但是里面的完好无损,拍到了邵牧旸来和去时的样子。据会所的工作人员说,邵牧旸的外套被酒打湿了,所以他就给脱了,从面部可以辨认出,确实是他本人没错。”

乐无异放大了监控录像,将邵牧旸的面容变得更加清晰。

“从会所出来,他的车就一路向东,最后停进了那个没有监控摄像的旧式地下停车场,目前只追踪到了这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商场人那么多,要找可不容易,个把小时都不一定有戏,谢支,我们真要把时间都花在这个上面吗?”一支队的一位刑警忍不住开口道。

谢衣扫了一圈在场的下属,或多或少都见到了些不耐烦。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们惦记着手里的案子,这样,各自去忙,等那边有信儿了,再叫你们过来。”

大家点点头,纷纷离开了会议室,只剩下乐无异一个人留在这里。

谢衣摸出一个U盘,丢给学生:“你把会所前后的录像拷下来,然后来我办公室。”

乐无异不明所以,还是照办了。他到支队长办公室时,谢衣正在翻看什么旧案卷。

“师父,我已经弄完了。”他把U盘双手递了过去。

谢衣没接:“你拿着这个找一趟沈夜,把里面的录像给他看。”

“啊?”

“快去吧。”

青年拿着U盘,低头想了会儿,小声开口道。

“老师,我们这么插手……合适吗?听说刘支气得摔文件。”

刘支队长负责五支队,又称特别侦查支队,是专门负责绑架挟持案件的。然而一听说是邵家出事,谢泽直接把指挥权交给了谢衣,让他带领一支队和五支队共同解决此事,完全不给其他人卖邵家人情的机会。

“现在不是还没给案子定性么,定性了再说。”谢衣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木盒,“你在跟沈夜说之前,先把这个给他,就说是送给他的礼物。”

“噢,好。”学生应道。

 

乐无异有点后悔自己一个人过来了。

沈夜看到门口只有他的时候,神态肉眼可见地冷了三分。青年忙不迭地把小木盒奉上,说是师父送的礼物,然后才小心地踏进了沈夜家里。

“藏红花?谢衣手笔不小,这次又有什么事拜托我?”

“有个录像想让您看一眼。”乐无异赶紧开门见山地说道。

“拿过来。”

趁着对方用电脑的时候,青年把事情的始末大致交代了一下。他以为沈夜也会像支队里其他人一样嗤笑邵家小题大做,但是沈夜并没有。

“……您觉得是真的出事了吗?”乐无异问。

“你师父会让你来找我,”沈夜认真盯着屏幕上的录像,“就说明他嗅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他没跟你说什么吗?”

“没有。”乐无异有点失落地低下头,“可能师父觉得我还不够格吧。”

“那样的话,他就不会让你来找我。”

“太师父,怎么才能成为您和师父这样的警察啊?”

“……你喊我什么?”

“师父的师父,不就是……”乐无异被沈夜的眼神吓到了,声音不由得变小了很多,“……太师父吗?”

“要当一个合格的警察,首先就得敏锐。这个录像你看了那么久,就从来没注意到——”

沈夜点了点屏幕上的一个人。

“这个人一直在盯着那个小少爷看吗?”


TBC

03 May 2019
 
评论(6)
 
热度(2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