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

谢衣是2.0。

 

 

1. 

 

“非去不可?”沈夜看着手里的日程表,眉头皱成一团。

“非去不可。”沧溟的语气不容置疑,“阿夜,这回的主动权并不在我们手上。”

“我可以等华月回来。”男人最后的抗争。

沧溟淡淡地说:“她已经被你踩怕了。”

“……原来她恨我。”沈夜沉下脸。

“要我我也恨你。”沧溟揶揄道,“你跟她跳舞的时候那么僵硬,弄得她也不知所措,左躲右闪,像只惊慌的小鸟。”

“果然你也恨我……”

“好啦,别抱怨了。”

沧溟董事长笑着拍了拍沈大总裁的肩膀。

“如果跑了这单生意,阿夜,我就把你发配到非洲去。”女人眨眨眼,半真半假地说。

“……”

“但愿我从布拉格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学会探戈了。”

 

几个小时后,沈夜站在了地下教室的门口。

沧溟给他的日程表早已在公司的碎纸机里面粉身碎骨。克里斯汀是个很有名的探戈老师,但是,太有名了。沈夜一点儿也不想让人知道流月公司的总裁是个舞蹈白痴。

他盯着紧闭的木门,久久不肯推开。

这是他自己选的舞蹈班,老师不明,价格一般,地点普通,但有一点很好,可以使用化名。老师和学生都是这样,省却不少麻烦。

即便如此,沈夜依然不想进去。

舞蹈,尤其是探戈,与他的气质相差甚远。

可惜,能帮他们打开南美市场的只有伊伦·克洛维。这个年轻的女人在父亲死后一改懵懂无知的大小姐形象,雷厉风行地接手了整个公司,并让这家企业迅速侵占南美的市场份额。

看着木门上花体的“Tango”,沈夜想起一个月前他和对方的那通电话。

“吃饭太单调了。”电话里,克洛维小姐的声音意味深长,“沈先生,不如我们放松放松……跳跳舞什么的。”

“一对一,阿根廷式的探戈,怎么样?”她补充道。

这是明显的强求,带有试探意味。

业内有谁不知道流月的总裁最是不苟言笑,交际应酬与他从来无缘,跳舞更是想都不要想。

这样的男人,究竟是如何把濒临破产的流月公司打造成现在的国际化企业,始终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好。”

沈夜没办法在开始就拒绝她。

 

推开教室的门,华丽动人的舞曲传至耳畔。

小提琴悠扬却不刺耳,慵懒而带有几分挑逗。钢琴有力的介入将整首乐曲带到另一个阶段,激情澎湃,错落有致。

内敛而不失激荡,暧昧却又暗藏感伤。

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

沈夜虽然对探戈所知甚少,但这首西班牙探戈名曲他还是很熟悉的。闲暇时候,他也会听听古典乐。

屋内,来学跳舞的人们已经成双成对开始简单的舞步练习。沈夜来晚了。

“您好,请问您也是来学探戈的吗?”

唯一一个站在旁边的男人向他搭话。

沈夜拿出听课的凭证,递给对方。

男人认真地核对了上面的信息,微笑:“我是负责初级班的老师,阿偃。”

沈夜点点头:“您好,永夜。”

这个老师的岁数看上去与他相当,班里的学生也都是社会人的感觉。

“在报名的时候,我们这边就已经做过调整了,所以大家的年纪都差不多。”阿偃温和地解释道。

几句话间,乐曲落下了最后一个音符。学生们都停了下来。

阿偃向前几步,拍了几下手引起大家的注意:“这位是永夜先生。从今天起,他也会加入咱们的探戈班。”

众人应了一声。

大家平日都有许多的事情要忙,学探戈也是出于兴趣或是放松的目的,来来去去都是常有的。

“可是老师啊,这样我们不就多个人了?平时怎么练习啊。”一个学生忽然发问。

阿偃勾了勾唇角:“这不是还有我在么。”

“咦,老师要跳女步?”

“只是基本的舞步而已……”他转过脸看向沉默不语的沈夜,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总不能要永夜先生来学女步吧?”

学生中有人偷笑。沈夜的脸色更冷了。

“好了,介绍完毕,我们继续吧。”阿偃一声令下,大家各回各位。

音乐重新响起,阿偃走到新学生面前。

“我可以自己练习。”沈夜开口道。

阿偃摇了摇头:“探戈是两个人的舞蹈,况且这是永夜先生的第一堂课,我想还是找找基本的感觉比较好。”

沈夜微微颔首,他需要的就是探戈的感觉。

阿偃向前一步,伸出双手扶在对方的胸口。两个人的距离忽然拉得很近。沈夜不由得皱起眉头,向后撤步。

“永夜先生……”对面的声音适时阻止他,“探戈本是情人之间的一种秘密舞蹈,双方尽量靠近,身体相互接触才是正确的舞姿。”

“我知道,一开始让大家身体接触是强人所难,但还请尽量超越安全距离,比如,像现在这样。”

语毕,他又向前了一步。

“这个动作……”阿偃重新伸手,在男人的胸口虚扶了一下,“首先不会让彼此的距离太近,其次可以让双方感受到相互的配合。”

“我知道,和一个男人练习探戈确实会让人感觉别扭,但今天还请您将就将就。”最后,他笑着补充道,“像您这样仪表堂堂,下节课大家一定会排着队要跟您跳舞的。”

这位探戈老师有一股天生的亲和力。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却句句在理,让人很难排斥。

沈夜最终随着他的步调走了起来。

“探戈的基础就是走,步伐放松,果断,也要……”阿偃顿了顿。

“永夜先生学过探戈?”他抬头,目光炯炯。

沈夜承认:“只学过简单的舞步。”

“看得出来。”阿偃点点头,“但永夜先生的步法,太僵硬了。”

“探戈是双人的舞蹈,不是对峙。虽然它偶尔会有一些对抗性的动作,但到底是在表现男女之间纠葛的情感……”

他后撤一步,离开了沈夜。

“即便是最简单的舞步……”摆好架势,男人随着音乐独自起舞,“也不应该忘记探戈本身想要表达的东西……”

阿偃采用的正是沈夜会的,最基本的舞步。他跳得如行云流水,看上去典雅洒脱,节奏感极强。即使没有更高深的动作,也能演绎出探戈独有的感觉。

“您……明白了么?”几个八拍后,老师停了下来。

“嗯。”

“既然永夜先生学过一些舞步,不如先随着音乐,像我刚才那样单独走一走。”阿偃转头望向其他学生。

“我也得去看看其他人有没有问题了。”

一堂课的时间过得很快。阿偃循序渐进,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新的感悟。有几个学生已经跳得大汗淋漓。

“那么,我们后天再见。”

阿偃笑着向大家道别。


08 Aug 2014
 
评论(18)
 
热度(120)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