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

2.

 

沈夜插班的第四节课课后,与他搭档的女学生走到阿偃身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有事么?”阿偃主动问道。

“老师,下回给我换个搭档吧。”女学生面露难色。

阿偃合上手里的名册:“为什么?不是你自己说想跟永夜跳舞的吗?”

“可能是我跳得不好……跟他总是配合不起来。”

“这个可以练,也可以学。”老师安抚地笑了笑,“不然,你们花钱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可是……我……”学生目光闪烁,似有难言之隐。

“你直说便好,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放缓的声音让人安心。

“老师……说实话……”她吞吞吐吐地开了口,“永夜先生确实很英俊……但是跟他跳舞太可怕了!”

“……啊?”

“是真的!”看老师不太相信,女学生有点着急。

“怎么个可怕法?”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跟他搭档的时候感觉自己完全放不开……”

阿偃一笑:“会不会是你太紧张了。”

“不是一样的感觉!”

学生比划了半天,最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总之……我来这儿就是为了放松放松,请您务必帮我换个搭档!”她的神情十分认真。

阿偃略略点头:“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又两日,沈夜早早来到地下教室,意外听见舞曲已经响起了。

学生们围坐在旁边,中间有两个人正在跳着最标准的探戈。

其中一个人是阿偃,另一个女性沈夜却不认识。

两个人的配合极为默契,交叉步、踢腿、跳跃……带有难度的动作一个接一个,配上切分音的变化,热情而奔放。

这样的探戈无疑是美的。

赞叹声不断从人群中传来,沈夜无意间听见旁边的两个人在议论些什么。

“唉……我也想跟阿偃老师跳舞啊。”

“你能有阿阮老师跳得这么好?”

“……没有。”先前开口的人似乎有点沮丧。

“不过,阿阮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初级班了吧。哎哎,你看,她跟阿偃多默契,郎才女貌……还真配。”

“别瞎说!阿阮老师有男朋友的!”

“什么?!你看见过?”

“我是没见过,但有人看见啦!就是几周前的事。有个长得很俊的男的在教室外面等阿阮老师。那人还开着一辆豪车……”

沈夜对于阿阮“俊朗多金的男朋友”毫无兴趣,便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跳舞的阿偃身上。

虽然女方的动作更加大胆和绚丽,整只舞的节奏却牢牢被阿偃掌握着。聚光灯下的男人无疑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性感而不失矜持,热辣却又内敛,相背的特性在阿偃这里融合得很好。

周围的女性学生已经无法把目光从老师身上移开了。

一曲舞毕,掌声随即响起。

“谢谢。”阿偃笑笑,示意女伴上前一步,“这位是高级班的阿阮老师,我想,你们中有些人对她并不陌生。”

阿阮生得娇小,不跳舞的时候自有一种天真烂漫的气质:“大家好,好久不见呀!”

“阿阮老师,今天我们要学新的舞步了吗?”有人发问道。

前几回阿阮来到初级班都是为了配合阿偃展示新的舞步。

“不是呢。”阿阮回答道,“听说你们班多了一个学生,无法凑成对,所以今天我过来帮帮忙。”

有男性学生惊喜地说:“也就是说阿阮老师以后都会来跟我们跳舞咯!”

“不一定,我争取多来几回。”阿阮眨眨眼睛。

阿偃看了看表:“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沈夜跟阿阮被分在了一组,羡煞多少男性学员。

这本就是阿偃把她找来的目的。他信任阿阮。对于其他女学生说不清楚的那份“可怕感”,这个对音乐舞蹈极具天赋的姑娘或许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果然,下课以后,等学生们都离开了,阿阮走了过来。

“谢衣哥哥……”她从没像现在这样严肃过。

谢衣是阿偃的真名。

他侧过头:“你说吧。”

“永夜先生不应该来咱们这儿学探戈。”

这是很重的评语。

谢衣挑了挑眉毛:“何出此言。”

“他身上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阿阮向来快人快语,不会避讳什么,“我可以感觉得出来,他的戒备心非常重。”

“跳舞明明是轻松快乐的事情,可在他那里却有种……唔……莫名其妙的苦大仇深感。”

谢衣失笑:“哪里有这么夸张。”

“和他跳舞的时候,会感觉自己被某种气场笼罩着、禁锢着……根本放不开手脚。”

同样的评价谢衣也从之前与沈夜搭档的女学生那里听到过。

“我猜,他是带着实际目的来学探戈的。”阿阮的直觉总是十分准确。

“这样的学生我们也不是没教过啊。”谢衣不以为意。

“他不一样。”阿阮摇摇头,“他身上完全感觉不到那种‘快乐’。”

她说得并不明确,谢衣却了解其中的意味。

舞蹈从远古便是表达人们内心情感的方式。即便是从未跳过舞的人,被韵律感染后,都会不由自主地随着音乐跃动起来,从而流露出自身的情感。

在这点上,阿阮有种天然的敏感。她极易察觉到舞伴的情绪,从而使得自己跟对方可以达到真正的精神上的契合。

谢衣沉吟片刻:“即便如此,他报了名,我就得好好教完。”

“可是,谢衣哥哥……”阿阮略带担忧,“我和他跳舞都有点勉强,你的班里会有人愿意和他搭伴吗?总不能老让他一个人练习吧。”

“大不了我舍命陪君子。”谢衣半开玩笑地说。

阿阮笑了,眼睛里满满都是好奇:“我还没看过谢衣哥哥认认真真跳女步!你们最后一堂课的时候,记得叫我过来看呀!”

最后一节课是学生们完整的探戈展示。

谢衣无奈点头。


街口的相遇是个偶然。

沈夜驾车回家,等红绿灯的时候,恰好看到那位探戈老师拿着个大箱子缓缓前行。他心念一动,右转,将车停在了街边上,尔后下车迎着对方走了过去。

“永夜先生……?”谢衣颇感意外。

“阿偃——”沈夜顿了顿,补充道,“老师。”

谢衣把手里的箱子放在地上:“这儿不是舞蹈教室,您叫我阿偃就可以了。”

沈夜应了一声:“我刚在车里看见你拿了很多东西……需要帮忙吗?”

他扫了扫地上的箱子,是酒。

“这……”谢衣有点犹豫。

沈夜指了指不远处:“我的车就在那边。”

谢衣看看地上的箱子,思考了一会儿,抬头说:“那就麻烦您帮忙了。”

一路顺畅,他们很快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店门口。

没有霓虹灯,也没有发光的大招牌。若是沈夜自己路过,肯定会忽略掉这里的存在。

“静水湖……”他念着木牌上的字,“这是个酒吧?”

“对。”谢衣已经拿出钥匙开了门。

“这是我和朋友合资开的小酒吧。”他推开厚重的门,抱着箱子往里走。

沈夜默默跟在他身后。这真是一家非常小的酒吧。装潢有些复古,灯光柔和,是个可以让人安安静静喝酒放松的地方。

与谢衣本身的风格十分相符。

“我以为探戈老师就是你的职业了。”沈夜随意地坐在吧台边的一个位置上。

谢衣笑了笑,将外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穿好马甲,戴上领结。

“永夜先生,我是一名调酒师。”

他打开吧台的入口,站在琳琅满目的酒柜前。


09 Aug 2014
 
评论(10)
 
热度(63)
  1. 沈2.0小食堂伪书 转载了此文字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