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4)

4.

 

华月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沈夜跳舞。

成果大大超出想象。

“我听瞳说,阿夜你根本没去克里斯汀那边上课……”华月有点意外。

“嗯。”沈夜应道,“我找了新的探戈老师。”

“每日授课?”

“不是,一三五而已。”

“哦?”华月扬了扬眉毛。

听其他人说,以公司为家的沈总忽然开始每日按点下班。她还以为是探戈授课的原因。

看来尚有其它隐情。

华月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

沈夜浑然不觉:“月儿,晚上有空么,一起吃饭吧。”

“吃饭?”女人顿时警觉,“我不想谈工作。”

以往沈夜请她吃饭,多半聊着聊着就变成工作相关,弄得华月哭笑不得。

“不谈工作。”沈夜信誓旦旦。

“只是……这次辛苦你了。”他话里有话。

华月一愣,尔后缓缓笑起来:“原来你都知道了。”

“做我们这行的,谁不是习惯了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她轻描淡写。

沈夜的眼神冷了几分:“因为他是沧溟的表弟,我才对他多加忍让……没想到雩风竟如此蠢笨。”

差点害了许多人的性命。

华月淡淡道:”我知道你看不惯他很久了,需要我怎么做就直接说。”

“嗯。”沈夜颔首。

“不过有了这次的经历……那家伙恐怕会主动辞职了。”华月嫣然一笑。

“那是最好。”

 

谢衣没有在探戈教室看到熟悉的身影。

“咦,今天永夜没有来啊……”一个跟沈夜搭档过的女学生有些失望地感叹道。

“怎么,你不是拒绝跟他跳舞么?”谢衣打趣道,“现在又想他了?”

“跟他跳舞确实挺可怕的……”女学生心有余悸。

“但是他长得帅嘛,即使在旁边看看也很赏心悦目的。”她振振有词。

谢衣莞尔。

“对了,老师不是跟他关系很好吗?你知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没来?”女学生忽然问道。

谢衣微微怔住:“我和他关系好?”

“对啊,现在上课都是阿偃老师跟他搭舞。”

谢衣笑着摇摇头,总不能告诉这个学生其实是班里没人能跟沈夜一起跳舞吧。

“今天永夜先生没有来,你们正好可以凑成对,我也可以清闲清闲了。”

“哎……”

“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吧。”他轻快地说。

         

与此同时,沈夜与华月的晚餐恰恰临近尾声。

“Calvados……你居然能买到这么陈年的苹果白兰地。”华月惊喜万分。

这个女人看似柔弱,最喜欢的却是纯饮白兰地这种烈酒。

沈夜淡淡道:“你喜欢就好。”

“苹果香气浓郁,口感醇厚,回味长久……”华月晃了晃杯中琥珀色的白兰地,发自真心地笑了,“阿夜,谢谢你。”

虽然对方什么都没说,她心里很清楚,眼前的这瓶酒不是轻易可以弄到手的。

世人所熟悉的白兰地,多数以葡萄为原料,从五年到五十年储藏时间不等。时间越久,口味越醇香,数量越稀少。苹果酿造的顶级白兰地,Calvados,数量本就没有普通的白兰地多,陈年的就更为少见了。

“其实Calvados还有另一种欣赏的方法。”沈夜说。

“嗯?是什么方法?”华月好奇。

沈夜招手叫来侍者,低声吩咐了什么。

不一会儿,侍者拿来一个空的红酒杯,还有火柴。

华月不明所以:“这是……?”

“你来做吧。”沈夜对侍者说。

侍者点点头,向空杯子里倒了一些Calvados,划燃了火柴,倾斜酒杯。

高酒精度的白兰地被热量点燃,映出漂亮的蓝色火焰。

“真美……”华月忍不住赞叹道。

沈夜示意侍者将酒杯放到她的面前。

“Calvados的香味,试试看。”他说。

华月凑到酒杯前,芬芳甜香的苹果味萦绕在鼻端,令人愉悦。

“阿夜。”她笑着问,“你从哪里学来这种东西?”

“一个调酒师那里。”沈夜答道。

“调酒师……男的?”

“嗯。”

华月若有所思:“阿夜,你该离他远一点。”

“为什么。”沈夜有些不解。

“这个人一定知道许多骗小姑娘的手段。”她故作严肃。

沈夜失笑。

华月看着酒杯中的蓝焰:“我离开的这些天,你认识了不少高人啊。”

 “一位让你进步飞速的探戈老师,还有一位让你懂得情趣的调酒师。”女人眨眨眼睛,“我都不知道前者跟后者谁技高一筹了。”

“你不用比较了。”沈夜不紧不慢地说,“他们本就是一个人。”

 

就如谢衣之前说过的那样,这节课他确实很清闲。

以往,沈夜在的时候,他一边要与那个人跳舞,一边要指导其他学生。

一堂课下来,劳心劳力。但谢衣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和沈夜跳探戈带给他一种久违的、新鲜的挑战感。

作为一个探戈老手,谢衣仍旧需要注意,不让沈夜带跑自己的节奏,不让探戈变成纯粹的双人对抗。

作为一个探戈老师,他也很好奇这位学生真的掌握了探戈的技巧后,会带给舞伴什么样的感受。

可能就是这份期待,让那人的缺席给谢衣带来淡淡的遗憾。

沈夜是个一丝不苟的人。除了头次上课,那个人从来都是按时按点来到地下教室,学起探戈也比班里的其他人都要认真跟用心。

明天在酒吧问问他好了。谢衣想。

当初那句“照顾生意”玩笑的成分居多,怎料沈夜却严格执行起来。有时只是来喝杯酒,有时却真的来进行额外课程。

他出手大方,点的酒多半价格不菲,来学探戈也是趁着谢衣正式开门之前。几次下来,谢衣也就随他,只是每次再早半个小时来到酒吧,打扫店面,擦拭酒瓶。

可惜,天不遂人愿。

第二天,谢衣在店内静候的时候,大雨突降,狂风骤起。

直到开业,沈夜都没有来。不止如此,酒吧也没有其他的客人。

意料之中的事情。这样的雨夜,人们都想要赶快回家喝上一碗热汤,没人会来这里停留。

谢衣安静地擦着酒杯。

这样的工作看起来重复,却充斥了调酒师大部分的时间。简单的擦洗让调酒师能够时时反省自身,平心静气。

厚重的大门将狂风暴雨都阻挡在外面。陪伴他的只有动人的探戈乐曲。

如此倒也安逸。

只是心底总有隐隐约约的失落感。

 

忽然,门口传来响动。

谢衣放下酒杯,好整以暇地抬头看去。

两股目光就这么撞了个正着。

一个柔和,一个深邃。

所谓怦然心动,大概便是如此了。

15 Aug 2014
 
评论(19)
 
热度(7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