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To Be Continued

*写在古剑奇谭二发行一周年。

*短篇完结。

  

 

 临出门前,父亲还在喋喋不休地嘱咐这嘱咐那。

“您放心,我都记下了。”我心中早已不耐烦。

“自制的那个辣椒酱……”

“带着呢带着呢。”

我终于将大门关上,世界清净了许多。

今天是我第一天自己出摊。

我的父亲是个在街边卖麻辣烫的小贩。母亲在一次事故中早早离开了我们,从此他又当爹又当妈将我拉扯大。放寒暑假的时候,我偶尔也会帮着他一起出摊。

昨夜,父亲受了寒,咳嗽不已。我劝他休息一天,不要去卖麻辣烫了,却被他断然拒绝。

“你是不知道……”父亲准备着材料,“每年的今天,有个客人一定会来吃我的麻辣烫。”

“他只会在今天来……要一碗正宗的麻辣烫,不能加芝麻酱,要用咱家自制的这种辣酱。”父亲的语气中带着自豪。

这几年,麻辣烫的麻多半变成了芝麻酱,香是很香,却与过去的麻辣烫味道不同。我家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也不得不做了调整。

会执着于辣酱的客人,多半是老客。

“可是您生着病呢,怎么出摊啊!”

“没关系……我带着口罩去,只要不影响到客人就好了。”

我灵机一动:“要不这样,让我去出摊吧!”

父亲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提议。

 

今天的天有点闷热,所以生意并不好。

我看着锅里满满的食物,心想父亲说的那个客人怎么还没来。

“老板,要碗麻辣烫。”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哦,好,您都要什么东西?”我抬起头看他。

眼前的客人目测有三十多岁,相貌英俊,衣冠楚楚。他流利地报出食材的名称,显然不是第一次光顾了。

我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会有人穿着衬衫、打着领带来吃一碗麻辣烫吗?

趁着盛菜的功夫,我又偷瞄了他一眼。呀,这个人居然还有分叉眉。

熟练地开始浇料,却在放芝麻酱的时候被他拦住了。

“等等,我记得你家原来是不放这个的……”分叉眉客人说,“是用一个自制的辣椒酱。”

我恍然大悟:“噢噢噢,我知道您说的那个!稍等稍等。”

原来他就是父亲所说的那位客人啊。

“您是不知道,我父亲啊,可是一直惦记着您呢。”我麻利地浇上一勺辣酱。

“今儿个他病了,不能来,还一直嘱咐我带上这瓶辣酱。”

客人一怔:“惦记我?”

“是啊。”我答道,“父亲说您不喜欢芝麻酱,就喜欢我家这个自制的辣椒酱。”

他沉默了许久:“没想到摊主还记得我。”

看来这位客人是以为父亲没注意到自己。确实,一年就来吃一次,很容易被摊主忘记。

“当然记得了。每年今天,父亲都等着您来呢。”

“每年今天……”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眼神中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东西。

“你是说,每年今天都会有个人来吃麻辣烫,还必须要你家自己的辣酱?”

“是啊……那个人……不就是您吗?”我不确定地问。

客人摇了摇头。

没想到竟然闹了个大乌龙,我有点尴尬。

之后我们两个都没有再说话。他安静地吃完,付钱,然后就离开了。

 

三个小时后,在我将要收摊的时候,父亲说到的那位客人才匆匆来到。

“不要芝麻酱,请用你家特制的辣酱。”他温和地笑了笑。

明明这位客人也是穿着正装,为什么我就不觉着有违和感呢?

真是奇怪的亲和力。

我将碗递到他手里:“还以为今天您不会来了呢。”

“你家的麻辣烫我从十年前就开始吃了……”客人顿了顿,“你父亲肯定会很快好起来。”

“借您吉言。”我擦了擦台子,“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呢。”

“其实那会儿你家的摊子不在这儿,还要再往东一点。”他比划了一下。

我顺着他的手往东边一看,是所大学的门口。

那学校可比我现在在的大学好多了。

客人的目光柔和了许多:“十年前我就在那儿上学。”

“有时候,实验做得太晚。不止食堂,连学校的门都关了。”他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有个……前辈就带着我翻墙出去吃你父亲的麻辣烫。”

“翻墙?”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斯斯文文的模样,真是无法想象啊。

客人朗声笑道:“老师抓到我们的时候,表情跟你现在差不多。”

“一个学生会长……一个机械系天才……谁能想得到呢。”他的语气似乎很怀念。

“我原本是不能吃辣的。”客人低头看着碗里漂浮的辣椒,“可是前辈很喜欢你父亲的辣酱。于是我开始尝试。一点一点,几年下来,倒是成了种习惯。”

“那位前辈呢?你们没有再一起来吃吗?”

我记得父亲说,每年这位客人都是一个人来的。

“道长而歧。”

他只淡淡地说了这四个字,我却莫名听出难过的意味。

“只是麻烦你父亲了。”客人浅浅地笑起来,“听他说,现在也就只有我还喜欢吃这辣酱……”

“没事,我家平时做菜也会用的。而且,今天也有一个客人特意点了这种辣酱。”我答道。

“嗯?有人特别点了这种辣酱?”

“对啊。”我点点头,“是位感觉跟您年纪差不多的客人。嘿,还有个分叉眉。”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

“什么时候?”语气急促。

我愣住了:“啊……?好几个小时前了吧……”

“几个小时前……”他的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失望。

“难道说……”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个人就是您的前辈?”

他摇摇头:“我不确定。大概不是吧。”

我提议道:“要不您留个联系方式?等下回他再来的时候我问问他……”

他又笑起来:“谢谢你。”

“但是,不必麻烦了。”

“为什么?”我不解,“您还是很想见他的吧?”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我们都已经不再年少。”他轻轻地说。

这突然的感叹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父亲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这几年我都会在今天来吃你家的麻辣烫?”他忽然发问。

我摇摇头。

他淡淡道:“因为今天是分别的日子。”

“从那天起,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了。”客人说,“我们都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蓦然回首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

“那会儿最爱吃的就是麻辣烫,还要配上你父亲自制的辣酱。可是现在呢?见识过了更大的世界,尝过了更多的美食……人总会改变。”

“可您却坚持来吃。”我盯着他。

客人只是笑笑。

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的笑容会让我看得难过。

“难道时间就这么无敌?”我忍不住问。

“不。”他摇摇头,“只是故事早已结束。”

故事早已结束。

即便再有不舍,即便再有留恋,END便是故事的终结。

那些炽热的、绚烂的过往,经过时间的提炼,会闪耀出琥珀一样的光辉,永远被珍藏起来。

却也只能偶尔拿出来翻阅和回味。

 

 

“是么?”我轻声问,“故事可以单方面结束吗?”

“嗯?”他没听懂。

我露出一个大大笑容,拿出全部的热情。

“您好!请问您要试试我们的秘制辣酱吗?”

就这样对着站在他身后的男人说。

“嗯。”分叉眉客人淡淡应道。

 

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To Be Continued。

 

 

 

****************************

虽然完结,但这次却不想打上END或者FIN。

请原谅我这小小的任性XD

18 Aug 2014
 
评论(15)
 
热度(5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