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8)

8. 


沈夜在酒吧门口等了足足半小时也没见到谢衣。

这并不常见,谢衣是个很守时的人。虽然距离开店的时间还早,但是照以往的习惯,那人应该已经在做开门前的店内打扫才对。

沈夜思忖片刻,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

“您好……?”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沈夜抬头,眼前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和谢衣差不多岁数。

“请问您是来酒吧喝酒的吗?抱歉,这里还没有开业。”男子取出钥匙打开酒吧的门。

“不,我是来找人的。”沈夜答道。这个人应该就是和谢衣合伙开店的朋友了。

“找人?”男子恍然大悟,“您是来找谢衣的吗,永夜先生?”

意外获得真名,沈夜面色如常:“是的。”

男子的表情变得耐人寻味“请进。我叫叶海,谢衣经常跟我提起您。”

“提起我?”沈夜走进酒吧。

叶海没有回答:“对了,您贵姓?”

“免贵姓沈。”

“沈先生还真是定时定点来光顾我们这个小酒吧啊。”叶海做出夸张的表情,“真是太感谢了。”

沈夜不动声色:“客气,谢老师帮我良多。”

“可惜您永远只在谢衣轮班的时候来这里,我都没机会跟您见上一面。”叶海似乎话里有话,笑得暧昧十足。

“今天我是专程来感谢他的,以后不需要再学习探戈了。”

叶海耸了耸肩:“原本今天是应该他来上班的,但是那家伙不小心得了感冒,现在恐怕还躺在床上呢。”

手机在此刻响起了短信的铃声。

“需要我现在帮您调一杯酒吗?”叶海问道。

“不必。”沈夜看着那条信息。

“能拜托你告诉我,他家的地址是什么吗?”

 

看到站在门口的沈夜,谢衣有点茫然。

“永夜先生……”

“我可以进去么?”沈夜问。

谢衣侧过身:“请进……您怎么会来这里?”

他随意披了件外衣,面带红潮,显然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还发着烧。

“不是你要我给你送药过来的么?”沈夜示意自己手中的袋子,“我还特地问了叶海你家的地址。”

“……”

“嗯?”

谢衣笑得有点勉强:“真是麻烦您了。”

刚刚他睡得迷糊,只看到短信上写着“我已到酒吧”,还以为是叶海发过来的,所以就随手回了个“晚上给我带点药过来”。

没想到那竟然是沈夜的短信。

“病人就不要站在门口吹风了,你去躺着吧。”沈夜说。

谢衣应了一声,回到卧室重新躺好。沈夜让他试上体温计,然后走出了房间。从谢衣的床那边恰好可以看到厨房的灶台那里。谢衣看着沈夜走向厨房,开始烧热水。

意料之外的状况让他一时回不过神来。也可能是因为他在生病,所以脑子不够清醒。

不过,看起来对方并不打算把药放下就走人。

“你对什么药过敏么?”不一会儿,沈夜端着杯热水走进卧室,“我多买了几样,都是疗效不错的药,应该有你可以吃的。”

谢衣低声说了几种,都是抗生素类。

沈夜翻出一盒中成药递了过去。谢衣慢慢坐起身,将体温计取出来,接过热水服了药。

“真是麻烦您了……”他再次道谢。

沈夜淡淡地说:“我答应叶海照顾你一会儿。”

“其实我没有很严重……”谢衣的模样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叶海跟您夸大了吧。”

沈夜看了眼体温计:“三十八度三,这可是高烧了。”

谢衣老实地沉默了。

“中药见效会慢一点,你再忍忍,我去给你弄个凉毛巾。”

“真的不用……”

谢衣一句话还没说完,沈夜就离开了卧室。

回来以后,他将手里的毛巾放在了谢衣的额头上。

不得不说,冰冰凉凉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我把水杯就放在床头柜上,你接着睡吧。”沈夜叮嘱道,“我就在客厅,有事喊我。”

“您不觉得还有件事情应该跟我说吗……”谢衣侧头看他。

“什么事?”

“您的真名。”

沈夜挑眉:“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既然您都知道他叫叶海了,他肯定已经把我的名字说出来了。”谢衣淡淡道,“您告诉我您的名字……这样才公平。”

“你真的发烧了?”脑子竟然还是转得那么快。

“体温计作证。”谢衣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我姓沈,沈夜。”

“沈夜……”谢衣缓缓念着这两个字,“沈先生的名字很好听。”

“你也是。”沈夜说,“其实他不止告诉了我这个。”

“他还说了什么?”

沈夜不紧不慢:“他告诉我,你经常会跟他提起我。”

“其实也没……”谢衣否认。

“我很好奇,你究竟跟他说过什么。”

“令人耗费精力的学生当然会经常被老师提起。”

“是么?叶海可不是这么说的。”

谢衣长叹一声,以好友的性格,本来的三分也会被说成十分。

他有些窘迫,却看见了沈夜眼中的笑意。

……此人八成是在套他的话。若是没生病的时候,恐怕早就看出来了。

沈夜笑道:“这下我相信你确实发烧了。”

谢衣闭眼不去看他,然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黑透。

额头上的毛巾依旧是凉凉的,也不知道在自己睡着的时候,那人换过几次。谢衣坐起身,转头看向门口,发现客厅依旧开着灯。

沈夜还在。

谢衣的胸口忽然涌起一阵暖流。

至于欠下的人情,以后总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还。

“醒了?”可能是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沈夜走了过来。

谢衣点点头:“感觉好多了。”

“你先量量体温。”沈夜将体温计递给他,“想吃点什么东西么?”

“冰箱里有我中午吃剩下的粥,帮我热一下就好……”

“好。”

沈夜离开后,谢衣躺了回去。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沈夜把热好的粥端过来。

可能他也不擅长烹饪一类的事情吧。谢衣萌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万幸的是他退烧了。虽然身体还有些乏,但已经不怎么难受。

又过了好一会儿,沈夜拿着一个碗走了过来。

“抱歉,久等了。”

“谢谢。”谢衣接过碗。

他打定主意,不管怎样都要在沈夜面前将碗里的粥吃完。

然而不同于他中午自己爬起来煮的白米粥,碗里是清淡可口的皮蛋瘦肉粥。

“你冰箱里面的粥是在哪里买的?”沈夜问,“都熬糊了。”

“……”

“发着烧可能不觉得。”沈夜关切地说,“以后不要再吃那家的东西了,对身体不好。”

谢衣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决定将真相隐瞒到底。

“看起来……您经常做饭?”他将话题转移到对方身上。

“嗯,偶尔。”

“有机会一定要尝尝您的手艺。”

“我不常做正餐。”沈夜坐了下来,“有时候会做些小甜点。”

谢衣微微惊讶:“您还会做甜点?真是令人意外。”

“你不也是又会调酒又精通探戈么。”

“啧啧,在关键时刻奉上自己亲手制作的小蛋糕,没有女性能拒绝您的告白。”烧退了,谢衣也有精力调侃对方。

“我可不敢。”沈夜摇摇头,“我家里那位会吃醋的。”

谢衣放下勺子:“家里那位?”

“是啊,因为她喜欢,我才去学做甜点。”沈夜的语气极其温柔,“如果知道我拿去给别人吃了,她会伤心的。”

“一个很可爱的姑娘,改天介绍你们认识。”他补充道。

“难怪您这么会照顾人……”谢衣笑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从没见过沈夜如此温情的一面,足以让他知晓那位姑娘的重要性。

沈夜看着他,尔后忽然笑了起来。

“如果你有个妹妹的话,也会这样的。”

他慢条斯理地说。


07 Sep 2014
 
评论(46)
 
热度(110)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