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9)

9.

 

“……原来您还有个妹妹。”谢衣迅速恢复常态。

故意采用暧昧的措辞让自己误会……过去怎么没发现这个人竟有如此的恶趣味。

沈夜仿佛看到什么有趣的事物:“是,她叫沈曦。父母去世以后就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谢衣继续喝粥:“做您的妹妹一定很幸福。”

“也很辛苦。”沈夜接口道。

“为什么这么讲?”谢衣问。

沈夜淡淡地说:“因为她是军火商人沈夜的妹妹。”

“小曦那样的小女孩一直都是诱拐绑架暗杀的最好目标。所以她必须从小就学习防身术,还需要随时提高警惕。”

“我刚接手公司的时候,整个企业都濒临破产。那时候见不得光的行为多得数不胜数。”沈夜语气漠然,如同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我跟小曦说,要把她送去国外,换一个身份安安心心地生活。可是她拒绝了,她说她要跟哥哥在一起。”

谢衣安静地听着。

“当时,我没有太多精力顾虑她。虽然小曦总是说没事,但我也知道她不止一次遭遇过那些事。几年后,我让公司重新回到了过去的位置,乱七八糟的事情才少了许多。但即便如此……”沈夜的眼中闪过一丝歉疚,“我依旧无法让她过上一个普通的女孩该有的幸福生活。”

“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没办法真正知道有一位哥哥是什么样的感觉。”谢衣温和地说,“但我想,对于令妹来说,只有和哥哥在一起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吧。”

“或许那才是属于她的‘普通’。”

沈夜低声道:“谢你宽慰。”

“其实我还挺羡慕她的。”谢衣浅浅一笑,“能有您这样一位哥哥陪伴在身边,肯定很快乐。”

“如果这是恭维的话,我收下了。”沈夜拿过对方手中的空碗。

“您可是为了她去学习制作甜品的……”

“你很在意这个?”沈夜打断他的话,“其实你也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

谢衣一怔,笑意自唇畔缓缓漫溢到眼角眉梢。

“我会好好想想。”他躺了回去。

“嗯。”沈夜将被子又往上拉了拉,“你刚退烧,多休息休息。”

谢衣问:“您呢?打算走了么?”

“怎么,舍不得我?”沈夜半开玩笑地说。

谢衣看着他,一字一顿:“如果我说是的话,您会留下来么。”

 

“所以他在你家过夜了?”叶海的眼里写满了“八卦”两个字。

谢衣觉得好笑:“你这么关心他?”

叶海立刻装出正经脸:“我是关心我朋友未来的幸福。”

谢衣还不及再说些什么,门铃就响了。

叶海走过去打开门,一个年轻的声音喊道:“师父!您好点了吗?”

谢衣抬头就看到提着几袋子东西的乐无异焦急地冲了进来。

“无异,你来了。”他有点诧异,“怎么还拿了这么多东西……”

乐无异看到谢衣无恙,松了一口气:“叶伯伯跟我说师父得了重感冒,很严重,还发高烧来着……”

谢衣瞥了眼叶海,后者正作无辜状。

“就是一般的感冒,劳你费心了。”谢衣微笑道。

“那就好……”乐无异放下手中的袋子,坐在椅子上,“最近部里忙得一塌糊涂,我都没时间跟您联络了。”

“你们师徒先聊,我去洗洗无异带来的水果。”叶海拿起袋子去了厨房。

“看你的样子也不太好,这黑眼圈……是熬了几夜?”谢衣问。

乐无异嘿嘿笑起来:“师父明察秋毫!不过现在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一个小地方没搞定。”

“需要我帮你看看么?”

乐无异眼睛一亮,然后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总是让师父帮忙,我是不是太不长进了。”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你有疑问的地方当然应该来问我。”谢衣微笑。

乐无异点点头:“那等您彻底好了,我就把问题发过来。”

“不过……您真的没事了吗?”他又道,“听说昨天还烧得很厉害。”

“放心,昨天夜里就退烧了。”谢衣说,“好得很快。”

“有人照顾当然好得快了。”叶海端着洗好的水果走进来。

“照顾?叶伯伯吗?”乐无异问。

“怎么会是我,昨天我在看店。”叶海也坐了下来,“有个人照顾了你师父一晚上。”

“叶海!”谢衣微蹙眉头。

乐无异却好像被挑起了兴致:“一晚上啊……”

他偷瞄了谢衣一眼,压低声音说:“叶伯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快有师娘了?”

“谁知道……”叶海也学着他压低声音,“或许不是师娘哦。”

“……啊?”

“你们两个……”谢衣又好气又好笑,“说够了没。”

“之前我妈还提起您呢,说师父这么好的人,到现在都没个伴儿。”乐无异眨眨眼,“如今看来倒是不用担心了。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师娘吧!”

谢衣故意板起脸:“小小年纪,八卦这些做什么。”

“无异说得没错。”叶海接口道,“我看那个人挺不错的,你对他不也蛮上心的么。”

“人生苦短,不如随心所欲,玩个尽兴——这可是师父你告诉我的。”乐无异搭腔道。

“一唱一和的……你倒像是他的徒弟了。”谢衣淡淡地说。

“呃……不不不!师父你不要误会!”乐无异慌忙解释,“那个,那个……我只是……”

他略低下头:“在部里看了太多的案子……有时候生死真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意,都应该在第一时间让对方知道,那样才可以不留遗憾。”

如此直率的话语反倒引得谢衣沉默起来。叶海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

“师父,我去接个电话。”乐无异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屋子里只剩下谢衣跟叶海。

“你何必跟无异说这些……”谢衣轻叹道。

叶海笑了笑:“那孩子虽然还年轻得很,有时候却能说出些挺有道理的话。”

“他个性如此,想到什么便会说什么。”

“那你呢。”叶海问。

谢衣静静看他:“你一向洒脱,为何在我跟沈先生的事上如此执着。”

叶海摆摆手:“人总有八卦的时候,你要理解。”

他与谢衣相识多年,眼看着那人自那次事故后,就变得愈发无欲无求,做了调酒师之后更是将情绪都敛于心底,只为客人排解忧烦。

温文尔雅,处事淡然,这看上去完美的性格却让叶海嗅到了一丝疏离和异常。

而沈夜,是这些年来第一个谢衣会三番五次主动提起的陌生人。

叶海想,或许那个人可以改变些什么。

他只希望自己的朋友能够获得幸福。

 

几天后,谢衣接到了沈夜的电话。

“不知道你周日有没有时间?”沈夜问。

“这周日轮到我去酒吧值班,五点前的话应该没问题。”谢衣答道。

“不过……您有什么事情找我么?”

“一直想要找机会谢谢你之前帮我练习探戈。”

“那天劳烦您照顾我,应该我谢谢您才是。”

“你谢你的,我谢我的,这并不冲突。”沈夜的声音低沉平稳,“那么,周日上午我去你家接你。”

“等等。”谢衣似乎想到了什么,“如果是作为答谢的话……您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么?”

====================

下更摊牌。

如果我没有话唠的话……

13 Sep 2014
 
评论(34)
 
热度(8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