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0)

10.

 

谢衣选择的地方是一家孤儿院。

“我每个月都会来这里做几天义工。”他对沈夜解释道。

沈夜点点头。两个人一起走进去,孩子们正在院里玩耍。

“谢老师!”有个孩子看到他们,一边挥手一边喊道。

“谢老师来了!”

“谢衣哥哥!”

其他小孩也纷纷叫了起来。

谢衣冲着那些纯真的面孔笑了笑,也挥挥手。

有几个小孩偷偷瞟了瞟沈夜,却又在沈夜看向他们的时候迅速移走了目光。

“谢先生,您来了。”一位和蔼的老人走到他们身边。

“院长。”谢衣向她打招呼,“今天带了一位朋友过来。”

“这位先生也是来做义工的?”老人看了看沈夜,笑得十分慈祥,“请问您贵姓?”

“我姓沈。”沈夜客气地说,“头一次来这里,希望不会给您添麻烦。”

“您愿意来帮助这些孩子,我已经非常感激了。”院长的语气中充满欣慰,“现在愿意来这里做义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真是太好了。”

“那么沈先生是和谢先生一样来给孩子们讲故事,陪他们玩儿的?还是做些其他的事情,比如打扫或是修剪草坪?”老人问。

沈夜思索片刻:“还是做些其他的事吧。”

“好。我去安排一下。”院长重新看向谢衣,“谢先生可以先去教室,一会儿孩子们就回来。”

说罢,她便离开了。

“沈先生不喜欢小孩子?”谢衣问。

“不是不喜欢……”沈夜顿了顿,“只是不太应付得来。”

小孩子也不喜欢他这种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吧。

“因为您有个妹妹,我还以为……”

“正是因为有个妹妹,才知道自己应付不来。”沈夜有点无奈,“从小她就不肯听我的话。”

谢衣轻轻笑了起来:“您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尽快认识这位沈小姐了。”

“她跑去毕业旅行了,等回来以后就介绍给你认识。”

沈夜说着,就看到院长拿着一张表格回来了。

可能因为他是头一次在这里做义工,老人交给沈夜的工作并不多。等他做完手里的事情,回到教室门口,谢衣正在讲一个童话故事。孩子们围坐在他的身边,聚精会神地听着。

“谢先生是位很有善心的人。”院长也走了过来,“从十年前就开始给这里定期捐款,五年前开始做义工。不少孩子因为他的帮助能够有钱完成中学的学业。”

孤儿院这种福利机构靠着平日的捐款虽然可以维持日常运作,却很难给每个孩子都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

沈夜应了一声,转身沿着走廊踱起步来。走廊的两侧挂着许许多多的照片。

“这些照片是过去曾经在我们这里住过的,或是现在住在这里的孩子们。”院长随他的脚步往前走。她很希望新来的这位先生也能像谢衣一样多多帮助这些孩子。

沈夜安静地看着那些照片,最终停驻在其中一张前。

那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眼神澄澈,手里拿着架木质的飞机,胸口还挂着一个奖牌。不知道为什么,那张充满稚气的脸却让沈夜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虽然这里是孤儿院,我们的孩子也是很优秀的。”院长骄傲地说,“这是我们的孩子拿到创新发明奖的时候拍的。”

沈夜看了一下照片的右下角,拍照时间在将近二十年前。

“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他已经离开这里了。”院长说,“在这儿的时候,我们叫他阿偃。”

“阿偃?”沈夜一愣。

“偃武修文的偃。”院长笑起来,“虽然不太常见,但这是他自己选的名字。”

“那他的本名叫什么?”

院长摇摇头:“不知道。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孤儿院,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原来的姓名。”

沈夜默然。

“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也有大志向。那个时候我们的情况比现在还要糟糕,根本拿不出钱来供他去读书。他就自己出去打工……主意大得很。”老人喋喋不休地说起过去的事情,“后来他十六岁的时候申请上了国外的大学,然后就拿着奖学金离开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院长感叹道。

沈夜看着那张照片,忽然想起几天前,他们聊到沈曦,谢衣说羡慕她有自己这样的哥哥。

那个时候谢衣笑得依旧很好看。

胸口一紧,沈夜转头看向教室那边。

谢衣正在和孩子们一起唱着什么歌谣,眼神温柔。

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沈夜看了一眼,没有理会。

“院长。”他缓缓开口,“可以跟我再多说一点,关于阿偃的事情么。”


“今天很谢谢您。”

离开孤儿院,回到酒吧后,谢衣换上了调酒师的衣服。

“只是这样的安排让您觉得乏味了吧……”他微笑着说。

“我虽然也曾经向慈善机构捐款,但这样真的去到孤儿院还是头一回。”沈夜坐了下来。

“很有意义的一天。”他语带双关地说。

谢衣从酒柜里拿出瓶没开过的酒:“那么,现在轮到我来感谢您了。”

“哦?”

“今天……我想请沈先生喝一杯鸡尾酒。”谢衣轻声道。

“只是一杯鸡尾酒的话,恐怕不够吧。”沈夜玩笑道。

谢衣淡淡一笑,没有接话。他将可可利口酒倒进杯中,然后取出冰柜里的鲜奶油,以搅拌匙作为引导,让奶油完美浮在利口酒的表面,最后放上一枚串在叉子上的红色樱桃。

“Angel’s Tip。”谢衣将酒杯放在沈夜面前。

“请您试一试,用樱桃浸入酒中然后再慢慢地拉起来。”他又道。

沈夜照办。浮在表面的鲜奶油缓缓波动,一个图案模模糊糊显现出来。

“这是……嘴唇的形状?”沈夜问。

“是。”谢衣点头,“这便是这杯酒最有趣的地方。”

“确实很有意思。”沈夜尝了一口,“我向来觉得利口酒偏甜,这样配上鲜奶油,倒是更近似于酒中的甜品了。”

“这是很多女性喜欢的鸡尾酒,度数不高,口感较甜。”谢衣笑着说,“不过我觉得,男性也可以尝试一下。”

沈夜很快将杯中的鸡尾酒喝完。

“谢谢你的招待,只是我该走了。”他说。

谢衣怔住:“什么?”

“公司有点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沈夜答道。

刚刚回酒吧的路上,他又接到了沧溟的短信。

谢衣掩过眼底的失望之色:“您先去忙吧。”

“车就先放在酒吧门口,我打车过去。”沈夜扫了眼空空的酒杯,“这杯酒很有意思,我很喜欢。”

“嗯。”谢衣淡淡地说,“请您注意安全。”

 

今天的路况比往常来得都要糟糕。沈夜被堵在路上已有半个多小时。

“沧溟。”他不得不打电话过去,“这边的交通很差,我还需要一会儿。”

“你是去哪里了?怎么会赶上堵车。”沧溟在电话那端问道。

“一个酒吧。”

“嚯……”沧溟笑起来,“又是那位调酒师么?我听华月讲过了。”

“嗯,是他。”沈夜坦然道,“上午也是和他在一起。”

“我说你怎么都不接我电话。”沧溟半开玩笑地抱怨,“所以你刚刚是喝了什么?”

“Angel’s Tip。”

“阿夜居然会选这款酒啊……”电话那端的人似乎很是惊讶,“我以为你向来不喜欢偏甜的东西。”

“嗯,这不是我选的鸡尾酒,是他请我喝的。”沈夜说,“确实比较甜,我很少会喝这种。”

对面忽然沉默了。

“沧溟?”

“我去把华月还有瞳都叫过来。”沧溟换了一种口吻,“阿夜你今天就不用过来了。”

沈夜蹙起眉头:“怎么了?”

“Angel’s Tip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想他一定没告诉你……或许是没来得及告诉你。”

“叫什么。”

“Angel’s ……”沧溟轻声说,“……Kiss.”

天使之吻。

沈夜想起酒杯里浮现的嘴唇。

他放下手机:“可以掉头回去么?”

“客人啊……您看看外面,两边都很堵,要回去的话不知道会花多久。”司机一脸为难。

“知道了。”沈夜拿出零钱,“我在这里下车。”

 

酒吧厚重的木门被推开时,谢衣正在研磨冰块。

“沈先生?”他惊讶地说,“您怎么回来了。”

沈夜一语不发,径直走到吧台对面。

“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额头上全是汗?”

“路有点远。”沈夜低声说,“对于跑步而言。”

谢衣不明所以:“……您是有东西落在这里了么?”

沈夜单手撑在台面上,一跃而起,跳到吧台里面。

“沈——”谢衣愕然。

话未说完,一股冲力将他压到墙边。

完全来不及反应,沈夜低头吻住了他,直接而霸道。

谢衣僵硬了一瞬,但很快放松下来。他伸手搂住了对方。

沈夜的身上依旧带有酒的味道。那是谢衣亲手调制的一杯酒,甜而甘醇。谢衣的口腔湿润而柔软。他全盘接受着沈夜的攻城略地,时不时用自己的舌头去缠绕对方的舌尖,柔和却不失力道。像是将自己完全在对方面前敞开,又像是一种抚慰。沈夜渐渐放缓了步调。

气息纠缠间感觉着对方的温度,舌尖相互试探、纠缠,有条不紊地加深着力度。

接吻是种温柔的行为,需要配合,但同时也很恣意。

就像一场精巧华丽的探戈。

“沈先生……”间隙中,谢衣轻轻推开了对方,“一会儿这里就要开业了。”

他的眼神柔和而充满爱意。

“关门。”沈夜看着他,“今天我包场。”


====================

果然还是话唠了。

很可能拉灯所以不要期待太多……

下周末见。

14 Sep 2014
 
评论(61)
 
热度(10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