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3)

13. 

 

在公司楼下见到谢衣的时候,沈夜有些惊讶。

“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他问。

谢衣微微一笑:“只是想见你了。”

“这么说来……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你,抱歉。”沈夜低声说。

他是白天上班,且时不时便要出差,而谢衣的酒吧工作跟探戈教室都是夜晚开始。日程的交错让他们难以找到方便的相处时间。

况且自与克洛维正式签订合约以后,学习探戈已经不是必要的事情。其他的生意事项接踵而至,沈夜忙得不可开交。

如此一来,见面的时间反倒没有过去多了。

“有空可以一起吃个午饭么?”谢衣提议道。

这正是他趁着午休时间来到这里的原因。

“当然。”

两人来到沈夜公司周围的一家川菜馆。

“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困扰的事情了?”在餐桌上,谢衣问。

沈夜挑眉:“有这么明显?”

“是。”谢衣颔首,“感觉你沉默了很多。”

“生意上的事情。”沈夜轻描淡写,不愿多提,“快解决了。”

“只是……”他静静地看向对方,“这个周末大概也没什么时间陪你了。”

“不要把我说得像个高中女生一样啊。”谢衣轻笑,“周末我已经跟叶海约好出去了。”

“哦?要去哪里?”

“郊区的那家射击馆。叶海很喜欢玩射击。”谢衣答道。

沈夜想了想:“我记得那家射击馆离得比较远,你们打算在周围住一晚么?”

“不会。”谢衣摇头,“我们一直都是当天来回。”

“那样路上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周末出城的人本来就多。”沈夜顿了顿,“为什么不去城边比较近的那家射击场?”

“因为贵啊。”谢衣直白地说,“叶海办了郊区射击馆的会员卡,算下来能比在城边便宜一半。”

“阿夜应该很清楚子弹的价格吧。”他笑着补充道。

“周末来城里的这家射击场吧。”沈夜忽然提议。

“嗯?”

“实际上,这个周末我就是要去城里的那家射击场。”他缓缓地说,“在我忙完以后,也许我们可以一起玩玩射击。”

谢衣眨眨眼:“你打算买单吗?”

“叶海的射击技术好么?”沈夜问得很跳跃。

“在一般人里算是好的。”

“你呢?”

“跟他差不多……怎么问起这个了?”谢衣半开玩笑地说,“难道是要看看我们有没有让你买单的资格?”

“不……是看看有没有免单的资格。”沈夜不紧不慢地回答,“那家射击场是我开的。”

 

周末那天,射击馆的人不少。谢衣没到多一会儿,沈夜就出现了。

“感觉如何?”他问道。

谢衣放下手里的运动手枪:“挺好的。我还以为你要下午才有空。”

沈夜笑了笑:“叶海呢?”

“他说既然有人免单,自然要试试之前没有尝试过的。”谢衣说,“叶海到这里就直奔猎枪,打飞碟去了。”

他非常理智地没有提及友人表示不愿意做电灯泡这点。

“我可没说一定会免单。”沈夜否认。

“条件是什么?”谢衣笑着问道。

沈夜拿起谢衣刚刚用过的手枪,又看了看远处的靶子。

“在射击场当然要以这里的方式来决定。”他说,“不如我们两个来比赛吧。”

谢衣扬起眉毛:“你是职业的,这不公平。”

“我让你一枪,怎么样?”沈夜看起来饶有兴致,“远近快慢都由你决定。”

谢衣思考片刻:“除了免单之外,我还要你们的会员卡。”

“可以。”沈夜大方应道,“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VIP那边。”

他们的对话被原原本本传到了射击馆周围的隐蔽处。

“还真是悠闲啊……这位大老板。”窃听者中戴着帽子的那个兴趣缺缺地说。

“我看是被困在这里不能动了才对。”另一个人扶了扶眼镜,搭话道,“老板做得那么彻底。”

戴帽子的那位窃笑起来:“呵呵……说起来,我们的老板还真是恶趣味啊。不仅要将对手赶出非洲,还要用钝刀子杀人。”

“要是我的话,可能还是会尽快解决吧……毕竟对手可是那个人。”第三个窃听者接口道,“老板就是老板,这么沉得住气!”

“那是威慑啊威慑。”第二个人忍不住解释起来,“速战速决有什么意思。现在那个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老板一点一点把他好不容易搞到的生意夺走,这样才会彻底醒悟自己的渺小吧。既然主场在欧亚,就该好好待在自己的地方才对。”

“说的就——”戴帽子的男人突然换了个表情,扶住耳麦,“老板!”

“情况如何。”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沈夜还在里面么。”

“是,一直都在他自己的射击馆。”帽子男恭敬地回答,“我们无法直接窃听VIP区的对话,但是那里的积分系统却很好入侵。正在射击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的技术高过另外一个。”

男人看着VIP射击室的成绩:“应该就是沈夜和另一个我们不认识的男的。”

“不认识的男的?”

“是……之前只见到过一次,他去流月公司找沈夜吃饭。对方应该不是流月公司的人。我们有好好监视射击馆的门口,没见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车辆进出。”

“嗯,继续监视。”

“请老板放心!”帽子男用这句话结束了通讯。

 

“阿夜。”瞳的声音从卫星电话里传来。

坐在飞机上,沈夜的表情轻松了许多,“股票收购的事情怎么样了。”

“有克洛维的帮助,进展得很顺利,现在就要收网么?”瞳问道。

沈夜应了一声:“嗯,我希望在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全部都解决好了。”

“那个科兹莫真是少有的傻瓜。”他继续说,“70%?80%?只要没有达到100%便不是真正的成功。”

“‘如果你敢过来,我就立刻将那20%吞掉;如果你不敢过来,就眼睁睁看着我慢慢吞掉吧。’”沈夜嗤笑道,“明明是只老鼠,却以为自己是条龙。”

“嗯。”瞳冷静地说,“我确实从没见过像科兹莫这么蠢的军火商人。”

“不过也多亏有这样的老板,我们才能做得这么干脆。”沈夜调整座椅,向后靠去,“克洛维那边有什么新的要求么?”

“股份。”

沈夜沉默了一下:“那个女人的野心可真不小。”

“卖给她么。”瞳问。

“不是卖,是换。”沈夜果断地说,“问她愿不愿意将东欧KPS公司的股份换给我。”

“我知道了。”

 

“喂喂,你看那边,那个女的……是不是华月?”帽子男对着他同伴说。

“是她。这下有意思了。”眼镜男若有所思,“或许现在开始才是正戏。”

“里面的人告诉我,她也朝着VIP区去了。”第三个男人说。

“啧,可惜听不到她跟沈夜要说些什么,我先去报告老板。”

此时此刻,正被几双眼睛盯着的华月从从容容地走进了VIP射击室。

“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她对里面的两个男人说,“谢谢。”

“哪里哪里。”叶海依旧有些不明所以,“今天玩儿得很开心。”

“阿夜已经离开了么?”谢衣轻声问。

华月点头:“嗯,是。两位开来的那辆车我们已经开回射击馆的停车场了,这是钥匙。”

她将车钥匙交还给谢衣。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离开这里么?”叶海问道。

“不用。”华月浅浅一笑,“沈总的吩咐是让两位随意在VIP区玩,VIP区的射击馆包括多种类型的枪支,不仅限于贝雷塔和TT,另外这里还配有健身房,咖啡厅和专门的休息区。”

“最后,作为我个人……”她顿了顿,抬眼看向谢衣。

“可以请谢先生喝一杯咖啡么?”



27 Sep 2014
 
评论(55)
 
热度(7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